no_011的日记

Pitfall
来自: Pitfall (上海) 2014-11-26创建   2016-01-02更新
1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1人喜欢
阳光照到了一个我平常不太注意的角落。就在沙发的后面,摆吸尘器的位置。我发现以吸尘器和行李箱一角为支点,有一张蛛网正在成形。 河流延伸至远处。当天空翻卷着壮丽的云,这个远处显得成倍地远。云下仿佛是不属于此时的某个远方;仿佛有不可思议的事在那里发生。然而无云时,远方的感觉消失了。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1人喜欢
一妇,主事家政,终日不足为奇。一日散步,见远方乌云密布,突生往意。遂行十数日,及至,见一仙人跏趺坐于垃圾山端,闭目合掌,闻异动而虚睁一目,问妇何人、为何至。妇尽答。仙人复问,沃特堪爱度佛幼。妇曰:余有一子一女,方一岁,余望其速成、自立、身强、幸福。仙人允。妇人归,见家中大变,其女已20有余,问其兄,言兄嫂方赴北极观熊,下月即归。妇喜不自胜。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睁开眼时,东墙上有一片叶影,是光线将窗前香樟树枝叶的形状投射在了墙上。就在我犹豫是否用手机将它拍下时(相机在柜子里,影子或许被惊走,所以首先考虑近处的手机),它突然一闪,消失了。少顷,伴随飞机经过的轰鸣,再度出现,又再度(在一两秒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又等了一会儿,它也没有回来。 那束光线的来源叫人好奇。如果能够瞬时消失,它就不会来自一个固定在一处的反射面。(一定是反射面,这个钟点太阳无法平行...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我一定是采取了一种笨拙的方式在冰上行进,一黑人走来,告我他有快速行进的良方,遂变出一双大冰鞋穿好,摁一扭,从冰鞋内侧相对支出两个踏脚,他让我踏上去,又变出两根滑雪杆,命我抓紧,便滑了起来。 沿途我问他,是否参加过奥运会。答曰参加过。问项目。答曰100米短跑。问名次。答曰保持纪录若许年,最佳成绩9.05秒。我正要翘大拇哥,见其面有哀色,问何故,答曰成绩都是组委会写的。 “你是说9.05这个成绩是组委会写出来的...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棉裤丢了,在一个刮有七级大风的日子。丢棉裤的人在公共汽车上焦急张望被狂风吹出车厢的棉裤。令人惊喜的是,棉裤乘风追来,一直紧紧跟在公共汽车的后面。丢棉裤的人心中燃起希望:棉裤会追上公共汽车的!她等在丢棉裤的窗口,想将追上来的棉裤捉住,重新放回包里,带给家中的孩子。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1人喜欢
刚才接到编辑电话,说以下段落令人费解,有断句,需要理顺,“不像是你的水平”。 其实我自己觉得译得挺好。。。(看不明白、觉得语感有问题的请留言指正): 她走进咖啡厅,迎面一阵香烟浓雾,空气潮湿且黏。屋外落雨,店内某些女人皮草上,雨滴还像露珠颤巍巍地发光。一群白围裙招待手脚飞快,忙着为闲来无事的慕尼黑人服务,满足他们对咖啡、糕点和八卦的需求。 他坐在尽里一张桌边,身边仍围着那几个熟朋友,那几个极尽谄媚...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我的先生在科研所任职,他有一个同事,一直与他不睦。有一次,同事趁他熟睡将他杀死,并用某种方式将他培育成了一种花。 这个同事将这个品种的花种了许多盆,在我门外走廊中摆了整整两溜。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2人喜欢
三人来到杨树浦路音乐学院考点,约好考完一起离开,不知为何其中一人在考场外的红色舌形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时考点被散场学生挤得水泄不通。此人从白棉布手袋里掏出手机,看到三个未接来电,来电者是约好考完一起回家的同学之一。一定是自己睡着时没有听见手机铃音。回拨,对方表示已经走了一段时间。想确认方位,好赶上对方,再一起走;未及确认方位,对方手机断电了。 “喂?听我说!你在哪里!”我大吼。 “……” 完成了这样...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刚完工的小说很有意思,其中有一个固执刻薄的厨子,我很喜欢。 以下节选一段: 布丽奇特送完牛肉清汤,下楼回到厨房,严肃地对格洛弗太太说:“夫人让我告诉厨子——也就是您,格洛弗太太——猫不能再留着了。最好杀掉。” “杀掉?”格洛弗太太感到无比愤怒。重新回到火炉边老位置的猫咪,此时抬起头,恶狠狠地盯住布丽奇特。 “我只是传达她的意思。” “让她先杀了我!”格洛弗太太说。 不知您怎么想,反正我觉得格洛弗太太...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2人喜欢
仅着比基尼就去买衣服。来到一小店,发现一件折扣品(银白闪片连衣裙),试穿。上身发觉前襟破损,然店员坚持说这是我造成的。遂大发雷霆,说:你当我不懂?又说:这是折扣品,当然有瑕疵!还说:我来你这儿买东西哪次不超过5000?店员让我报上名来,我说出名字,他礼貌地说:不认识你。于是我们打。打他不过,我跃出室外(此时已天黑),飞起,来到高楼顶端趴下。很快小店全员出动缉拿我,此时原本很高的楼突然矮了许多,导致...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2人喜欢
着实很糟糕。注意到的时候,手心的文身已经没有了。本来是一只眼形文身,现实中曾经历巨大痛苦得来的文身,此时已经脱落。居然是以脱落(而不是褪色)的方式,作为眼睛边框的粗线条和当中的黑色瞳仁整个掉了,只剩下凹槽,仿佛原先就是先做出了凹槽,然后在里面卡上了形状配套的黑色线条和圆片一样。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两人提出了理发报告,表示由于线人牵头,两人得以交换了创意:一个善剪中长发的理发师,得到善剪寸头发型理发师的帮助,“二人合力,在中长发上剪了一排特别短的头发,相信会得到时下‘羽形’青年的青睐。” 我依然不肯付她们要求的176元。事实是,到这个理发店来理发我从没花过39元去。如今一个理发师给我理了发,而另一个理发师上前剪坏了一刀,却巧舌如簧用一份理发报告来诓骗我,这简直不可思议。 我在前台吵完,分文未付,...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1人喜欢
那是一条很厉害的美人鱼!她的尾鳍是一把锋利的园艺剪刀。当她扭腰令尾巴螺旋桨般旋转时,她用双手撑地奔跑,尾段所到之处,无一物不扫断。她要求成为中科院地下水品尝员。院长不允,院长看她长得美,觉得她只徒有其表,没什么本事。美人鱼怒火中烧,遂从海中跃起,使用上述招数毁坏了中科院院长家客厅里的电风扇和沙发等物什。最后院长无法,只得让她当了品尝员。 后来,厉害的美人鱼因为吃了有毒的地下污物而危在旦夕。 我旁...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我遇见了郑芳,梦中她已出落为一名少妇,胸大,难以直视,是一名光荣的政治犯,写有一本禁书,正在流亡途中。我与她一起流亡,进入一栋大楼,不知为何再也找不到出口,几经周折,楼内执政党发觉我俩形迹可疑,遂分开软禁。党内一女同志找我谈话,居然给了我一本郑芳写的禁书,要求写读后感,且说明将按照读后感对我进行判处。我不知所措,此时郑芳又出现了,她对我说出了她“十几年议政的心得”,她说:“写这个党派的东西,要...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1人喜欢
昨天晚上,我在狂风呼啸的夜晚,站在高中教学楼对面的一栋楼上。在这栋比教学楼更高的楼上我给我巨长无比的绳索寻找了一个正对(但在高度上稍高一些)教学楼数学教研组办公室窗口的结点。我将它的此端固定,并令彼端飞出,抓住了数学教研组的窗户上沿。接着,如前所述,在呼啸的大风中我向风筝一样沿绳索滑去,由于滑行产生的强大动能,以及自身体重,我以身体撞碎了玻璃窗,鲜血淋漓地进入了数学教研组,成功地修改了试卷上做...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与L最后一次见面在美国南部一小镇。在市镇厅礼品商店等L。天降大雨。 去山中工作时,曾裹租来的军大衣看过一场表演。台上唱了“春有百花秋有月”。 有过一张乐队名中有Lamning的呼麦专辑,有益睡眠,不知去向。
来自:豆瓣日记
Pitfall 0人喜欢
昨天问两个小朋友是否懂得上课学的一篇英文课文(因为两人确认说这一篇已经教完了)。 两人都说懂得。 做阅读理解题时,问题要求在文中找出最精彩的段落,解释理由。两人做不出。 我不得不自己读一遍课文。一边读我一边惊叹起来。 我:“哎呀!你们知道Miss Franny以前在弗罗里达有自己的小图书馆吗?” 两人:“不知道。” 我:“哎呀!!!你们知道以前这个图书馆进过熊吗?” 两人:“不知道。熊怎么会进图书馆呢?” 我(指...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Pitfall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