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頭記的日记

木頭記
来自: 木頭記 (深圳) 2014-11-26创建   2016-02-21更新

5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46人喜欢
刊于《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6-02-21 http://www.dfdaily.com/html/1170/2016/2/21/1334694.shtml 一部《小团圆》,约等于《海上花》拼合《孽海花》,以穿插藏闪笔法,编织虚实相生的旧人旧事。在这记忆之宫里,我们熟悉那些高台广厦,像是张爱玲不厌其烦反复书写...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人喜欢
主體性 主體性必然與現代性聯結?現代文學研究(中國/海外)何時開始討論主體性?(兩者關係如何?) 古文文學的研究是否討論主體性? 情 情與文學 情與神思imagination 情與法門 李澤厚 materiality historicity 英雄 theme icon 英雄/豪傑/聖賢 文類(傳記/小説/詩詞/語錄)與文化(文人士大夫/民間) mentally strong...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Unsatisfied with the new critics and the deconstructionists' "theological exercises" on texts, Moretti proposes a systematic study of the global flow of devices, themes, tropes, and genres, termed as "distant reading". It seems that the significance of literary research, for Moretti, lies less in...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2人喜欢
把这里抛荒,已经不少日子。也不是全无话说,但是无可无不可的内容,记录下来也没有动力。大概日子过得太细水长流,过去的一年里,写不出论文的时候写论文,写得出论文的时候写论文,备课的时候就备课,教书的时候也备课,缺乏回环往复的反省时间。 昨天论文答辩完成,按理还是要记下一笔。迂回曲折的工程,虽然不能满意...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42人喜欢
年轻的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千年不红女明星潘虹主演的《股疯》,点染上海股市开张时代小市民的迷狂,大概不少人都有印象。套用这个题目,不过是借以吐槽,但是也有相通之处——股疯并非为股票风魔,乃是为了钱。学术疯,大概也不是为了学术。 导火索是袈裟师弟的一段经历。C老师的古典文学课上突然来了一个妹子,表示是慕...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人喜欢
帮老师打印课程材料,其中选了勒内·夏尔《雨燕》一诗,是徐知免先生的译本,找到原文和英译对读,觉得不理想,节奏稍拖沓且有误译。又找到叶汝琏、秦海鹰的译本,叶有炫耀文采的嫌疑,秦的翻译稍好,但也不完美。当然哪里会有完美的翻译!这里试着以秦译为本,加以修改,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应该能有进步。 Le Martinet ...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9人喜欢
说说王道乾先生的译文 http://www.douban.com/note/223600597/ 说说艾洛的《说说王道乾先生的译文》 http://www.douban.com/note/223784714/ 现在终于明白,豆瓣终究还是文学青年把持的世界,一部王道乾译《情人》,就能够引发一场论战。纵观历史,关于翻译的论战,最后往往简化为直译和意译的对决。而讨论进入这一领域...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28人喜欢
旧评论一篇,存档。主要是当年看到对王道乾译《情人》的劣评,颇愤愤,以为对王先生太不公平,提出的理由也不能说服我。评者每每批评译者的理解,但是我总觉得评者误解频出,怀疑他是否看了原文。评者对中文美感的要求,我也不能赞同。总的看法就是,人的文字感觉还真是千差万别。敝人珍之如蕙兰,他人弃之若鄙履。还有...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0人喜欢
大概没有小孩子不喜欢甜食,也就没有小孩子可以拒绝巧克力的诱惑。古时候的小朋友自然没有这份口福,民国时代是万恶的旧社会,品尝巧克力的无非资本家儿女,八零之前的新中国处于艰苦奋斗中,祖国花朵的零食最多大概也就是个奶糖。巧克力进入小孩子的普遍生活经验,...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2人喜欢
上一次上課,請教胡老師得到的三個答案,此時越發覺得受用,錄此存照。 研究晚清小説,關注的作家的理論和創作有什麽樣的落差。 小説裏的思想史内容和一般的思想史文本還是不同,各種觀念在小説裏都必須具體化,落實到情節、敍事、修辭。 要注意敍事的方式,修辭方式。不同的方式效果還是不同。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2人喜欢
第一次看到《文学评论》的时候,满心满眼的三流刊物感觉,封面无味,文章参差,版面凌乱。现在看到这样的新面貌,不禁深觉可爱起来。原来和《外国文学评论》合流了。每每看到这样的后记,总觉得今日所谓的学术,还是有意思的。 编后记 江勇振的《舍我其谁:胡适》(第一部)不久前在大陆出版了,读者终于有机会看到,胡...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The rise of the gentry Neo-Confucianism--masculinization, rationalization, paternalization Daotong vs Zhengtong Jiangjing reform of ritual: 宗祠,族谱 里甲--gentry, popularity of 朱子家礼 (cultural and economic reason), the approval of the state--second nature: through ritual, differentiation--eg...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主要是張隆溪先生的説法。 Vico思想的歷史語境: 十八世紀Vico的孤軍作戰,對於Descartes的數學、科學方法得批評,唯理主義。(十九世紀見證的不是科學的勝利,是科學方法的勝利。New science中的science指的是knowledge。對於Vico而言,真理等於創造,人類的歷史是人創造的,這一理念可以追溯到Petrarch的思想。人能夠...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0人喜欢
按:其实我一直都挺喜欢《外国文学评论》的编后记,无论是此前的盛宁,还是如今的陆建德,言语中都体现一种追求。哪怕立场不一致,道理是一样的。 2011年第3期 应作者之请而为其论文加注“某某科研项目阶段性成果”,已成国内学术刊物的惯例。这原本是为方便论文作者成果申报,并防止科研项目成果申报中出现偷梁换柱的现...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30人喜欢
忙完了论文、助教、监考,自己嚷嚷着要看小说,拿起来一本《田园交响曲》,借助卡西欧字典,磕磕绊绊大致还能看懂,只是不知道猴年马月可以终篇。单词印象模糊,但是没把法语忘个精光,颇有悲欣交集之感。 回头看,想起来那些学外文的日子,四年本科两年硕。读外文系...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人喜欢
下午2:30-4:00 莫言 大陆似乎特别多乡土文学。乡土文学,先从乡土谈起。政权是从农村起家,新政权建立前后也特别多农村题材的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暴风骤雨》……很多以土改为背景,然而很快进入集体化,公社制。制度的设计很理想,但难敌人性的自私,当时家乡的农民宁愿共同挨饿,也不愿意自己多干一点农活...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三人行,有女下车。 我于是感慨一句: “唉,她都不回头看我们一眼”。 “是呀,我觉得她哪怕翻过站台,翻过铁轨,翻上去,翻下来,也应该看我们一眼”。 当时的感受是,在这个问题上终于,终于有人和我达成一致。可惜不是资深汉服党,否则一定要当场表演泪洒青衫的特技。 奇怪。所谓蓦然回首,好多人都没这习惯,好多人...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14人喜欢
《书城》2011年06期 叶晓青生前是澳大利亚麦克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的高级讲师,她是那种见过一面就让你很难忘记、而且可以谈得很深的人。细数起来,我和她的直接交往其实并不多,可感觉上却是平生知交。 第一次见面大概在 1995 年,晓青应邀来我所在的北大中文系讲演,主持人为陈平原。那时晓青正关注晚清上...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2人喜欢
2011年 10月 21日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人文學科排名榜 - 香港大學名列亞洲第一 《泰晤士高等教育》昨天(十月二十日)公布世界大學人文學科排名榜,香港大學名列亞洲第一,全球排名第36位。在世界前五十所大學中,只有兩間亞洲大學被列入榜內。 不同的大學排名榜在採納參考資料數據及評分方法上均各有差異。然而,...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今年纠结几次,立此存照,以为前车之鉴。 六月里办理申根签证。五月底收到预通知,可以去德国,一周之后六月初收到正式通知,很快是端午节,过完节才着手办签证,看了申请材料就郁闷了,在德期间通行证的HK签证必须还有三个月有效期。延期那得多少天,下旬就必须出发。。。一遍遍电话问能不能豁免,或者打听旅行社有无方...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2人喜欢
最近和离岛亲近起来,不经意实现了去年(或者是前年?)的计划。 当时在HKU的二楼,看到一本大概叫做香港自然胜景之类的画册,介绍许多离岛景致,一时间心向往之。还记得其说到某岛上除了山水,还有一只狗,孤单寂寞,经常在码头守候来客云云,大概著者如《挪威的森林》里绿子一般善于为旅游手册编造细节,然而一切夸饰...
来自:豆瓣日记
木頭記 0人喜欢
落叶完成了最后的颤抖 荻花在湖沼的蓝睛里消失 七月的砧声远了 暖暖 雁子们也不在辽琼的秋空 写它们美丽的十四行了 暖暖 马蹄留下踏残的落花 在南国小小的山径 歌人留下破碎的琴韵 在北方幽幽的寺院 秋天,秋天什么也没留下 只留下一个暖暖 只留下一个暖暖 一切都留下了
<前页 1 2 3 4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木頭記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