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肉的日记

红烧肉
来自: 红烧肉 (哈尔滨) 2014-11-26创建   2012-08-07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1人喜欢
昨夜梦醒,怅然若失。 念奴娇 昨夜梦里,忽见你,眉宇浅笑如常。千回百转,迟疑间,已得软玉温香。良辰有时,美景如期,情深枉断肠。此身方知,人间多少惆怅。 回想当年相见,初冬夜已长。言笑晏晏,素手经霜,相顾间,不觉已到天光。故地重游,想你早断了,昨日情伤。夏尽秋来,又见月过厅堂。 西江月 忽来春梦一场,梦...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在一切的起始,在记忆的源头,他们本是在一起的,好像命中注定,又好像被命运捉弄。 他和他,你会觉得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一个爱笑爱闹,一个严肃认真,一个嬉戏人生,一个却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但他们就是那么在一起了,而且偏偏让你觉得理所应...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师父说他能捡到我,完全是一个巧合。因为他只有右边的眼睛能勉强看到东西,而我顺着河水漂过的那天,他正巧在河边撒尿,而我又恰巧是从他的右边漂过来,所以他才能看到我,才能捡到我。小时候,我对他的这番话一直深信不疑。 我们居住的小镇紧挨着王城,师父是镇上私塾里唯一的老师。虽然镇子很小,但每年来找师父求学的...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三年,是一个多长的时间概念呢?仅以数据来说,这是一千零九十五天,但相对于我们动不动就六七十年的人生来说,三年的时间又似乎短到你眨眨眼,它就已经消失不见,连着这三年的一切,物是人非。 如果相对于短暂的职业球员的球员生命来说,三年是否已足够让你体味白云苍狗沧海桑田的滋味呢? 三年前在斯坦福桥,欧冠半决...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鹧鸪天 又是人间二月天,风霜依旧苦花寒。 杯中新茶犹未冷,茶尽杯凉意阑珊。 今朝酒,昨日欢。世事浮沉人懒残。 怨愤苦乐悲愁喜,抬手欲拭泪已干。 西江月 长恨此身拖累,难得酣醉滋味。席间客满意兴豪,我自悄然假寐。 青史几番更迭,多少饮者留名。来日重拾旧时幻,惟有梦中留存。 少时意气紧,老大忘豪言。 自古人间...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把你的一切都献给我吧,就如我们最初的约定一样。 已过去的二十九个年头中,他有一件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事,即使是在大醉之后人人倾吐内心的私隐之时他也牢牢保守着这个秘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那件事里有一些无法坦露的东西,一旦讲出口,就会灰飞烟灭。 每个人都无法仔细地追忆起孩童时的记忆,但他偏偏牢记着一件...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1人喜欢
自七岁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被同一个噩梦纠缠,梦里面,我那个因为承受不住自己失败人生而在浴缸里把自己泡成一堆面包似的父亲总是会向我蠕动过来,他用自己的身体缠住我,用正好会让人无法忘记的音量在我耳边呢喃,“儿子,不要输,不要丢下你老爸。” 年少的我总是会因此醒来,这时往往是夜半时分,独立养家还债的母亲...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你知道么,如果将无数只猩猩放在无数台打字机前随意敲击键盘,总会有一只能完整地敲出莎士比亚呢。” “你想说明什么?” “这就是说在理论上,我也有机会赢你啊。” “傻瓜。”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在复盘时絮絮叨叨的他,虽然我俩已经认识了足足有二十年,但我依然无法抑制地讨厌他,甚至恨他,因为我虽然可以在棋盘上一...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你是杨戬吧?”我的舅舅回过头,眼神中一片清明。 刚刚那个疯狂咆哮的神不见了,我面前站着的,重新变成了那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玉帝大人。 “你好了。”我尽量让我的声音保持平静。 他摇了摇头,“你既然回来了,就应该知道我出什么事了,但事情并非全如你所知的一般。我不是因凡人不敬神明而错乱,是有人下咒,我现...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2. “二郎,怎么样,你可有决心担此大任?” “我还没有见到玉帝,所有关于他的状况不过是听你们所说,”脑中有什么声音,响的我心烦,我不禁摇了摇头,声音却变得更响了,既像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又好像是那晚父亲流泪的声音,我的头痛的我几乎要忍受不住,“再说,我对这个天庭没什么兴趣。” 老君似乎早已料到了我...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0. “你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么?”女人躺在我的怀中,微闭着眼睛问道。我看着她幸福的样子,额头不禁一阵刺痛,我微微一笑,说,“我没告诉过你么,我就是神了。” 1. 很久没来了,天庭还是一样地令人烦闷,空空荡荡的,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气。那只是因为你不守仙道,住惯了下界罢了。脑中忽然想起了这句熟悉的教训,我微微摇...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3人喜欢
二零零六年,NBA总决赛第六场,热火对小牛,韦德与德克,达拉斯,德克的地盘。之前的五场,小牛先拿下两个主场,随即被连下三城,热火拿到了赛点。 特里错失了最后一记投篮,四比二,小牛最后输掉了冠军。 “我想,他并不是一个足够硬朗的球员。”韦德如是说,他评价的男人,就是他的对手,德克-诺维茨基。 然后,第二年...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2人喜欢
我们辜负了这个世界,所以世界也不会对我们微笑。 他总在做一个梦,梦里面有一个看不清相貌的姑娘,那个女孩的脸隐藏在暗影之中,朦朦胧胧让他全然无法看清,然而那个女孩却是最了解他心意的人。在梦中,他们言谈无忌,与对方分享着最初和最近的记忆,经历,爱好乃至于私隐。 每当自梦中醒来,他都怅然若失,慢慢地,他...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1人喜欢
男人眼望面前江水滔滔,回首身后遍地残尸,心生苍凉,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然后男人不再回首,他最后看了看自己的马,纵身跃入了乌江之中。 冥冥之中,他好似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对他说,说你天生霸王,万夫不当,胯下天下第一骏马,身边是此生最爱你的美人,你的对手...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北方冰的国度里,出生了一个不会笑的王子,他出生在炎热的夏季,但脸上却常年保持着这个国度冬天的表情,冰冷而僵硬,从他出生那天起就是如此。没有人见过他的笑容。 国民说他们的王子被诅咒了,被他哪个不满一岁就夭折的姐姐诅咒了,那个女孩出生时正是秋天,她只见过落叶的衰败和冬日里的萧索,...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0人喜欢
向北,向北,向北,极北苦寒之地,一年里可见的只有冰雪和那几乎没有什么温度的阳光,以及时常刮起的能把人割碎的风。 老人看着趴在自己眼前的年轻人,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但是这一路的跋涉已经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活力,他唯一露在外面的脸上早已布满了细细的伤口,血一渗出来就凝成了冰。他看上去也像是一个老人,任何...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2人喜欢
他没能记住自己母亲的脸。 母亲很早就抛弃了他和他那在好莱坞做小龙套的父亲,也是自那天开始,他的世界只有父亲的背影,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颠沛流离,一个日以继夜不停地找各种可以从事的工作来养活自己的儿子,另一个每天在仅剩的房车上等着父亲工作回来买的廉价汉堡。 这是一九八五年,他三岁。 我们把时间拨快,二零...
来自:豆瓣日记
红烧肉 2人喜欢
我前些日子在家翻看相册,无意中发现了一张照片,上面一个青年二十几岁,面目清秀,一头长发翻卷,身材笔挺,乍看上去颇有几分玉树临风卓然不群,且慢误会,我并非自吹自擂,世上除了我上有无数的玉树临风未婚男青年。 照片上的男人是二十几岁时的我老爹,时光荏苒,岁月拿走了他的清眉秀目健拔笔挺乃至于乌黑长发,徒留...
<前页 1 2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红烧肉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