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哑的日记

小哑
来自: 小哑 (北京) 2014-11-26创建   2014-05-12更新

  1人收藏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1人喜欢
很困难的事 一个15岁的男孩,在村子里随地小便,被两个6岁的小女孩看见。“羞羞”,她们这样嘲笑他。而后发生的事,令人心骨寒彻。男孩把两个小女孩骗上山,先殴打其中一个致死,又把另一个打死后推入不远处的水塘。在他杀第一个女孩时,另一个女孩在旁边求饶,他说,等会儿送你回家,最终却也把她杀了。女孩们也曾高声...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1人喜欢
北京下雪的时候,我们正从火车站出来,拖着行李,抱着小女到路边去打车。地上的雪化成糊状,千万只脚踏过,都是匆匆的旅人。雪落在头上脸上,全无一冬无雪终于如愿的喜悦,想的只是注意脚下,不要让行李箱掉到水坑里,以及如何在人群里腾挪辗转。出租车很久才有一辆,队伍却排了好长,目测能打上车至少要两个小时,于是...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粗略估计 世上爱温暖的人 多于爱清寒的人 爱鲜花的人 多于爱早霜的人 但爱星星的人 不会多于星星的个数 爱同一颗星星的人 多于看不见星星的人 一场雨,将大于等于 一次国王的加冕 一次日出,绝对大于 所有的国家荣誉 所有的城市相加 不能抵消一个村庄的存在 一切复杂的语言 皆远远小于沙漠的寂静 和大海的低吟 而在所有...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在电视上偶然看见这样一件事。 在自然保护区,一头黑猩猩不小心掉到了河里,很快被河水吞没。 众人都觉得要救黑猩猩实在危险,当然危险的不是河水,而是黑猩猩本身。它们的领地意识很强,此时到达岸边有可能遭到其他黑猩猩的攻击,而落水的黑猩猩在救援过程中也可能会伤害救它的人。 总之顾虑重重。 但也许此时人们心底...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1人喜欢
葬礼蓝调 奥登 停止所有的时钟,切断电话 给狗一块浓汁的骨头,让他别叫 黯哑了钢琴,随着低沉的鼓 抬出灵怄,让哀悼者前来。 让直升机在头顶悲旋 在天空狂草着信息他已逝去, 把黑纱系在信鸽的白颈, 让交通员戴上黑色的手套。 他曾经是我的东,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天,我的休息日,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注意每粒微尘的移动。 注意每个刚抵达的旅人。 注意他们每人都想点不同的菜。 注意星怎样沈、日怎样升,所有河溪怎样 共奔大海。 看厨师怎样,按每个客人的不同需要, 准备不同的菜肴。 看这个能容下大海的杯子。 看那些朝你的脸直视的人。 透过夏姆斯*的眼睛,看布满珍珠的河水。 ------------------------------------...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1人喜欢
我们都还记得那个小故事: 有一个人去偷人门前的铃铛 他捂上自己的耳朵 以为别人因此就也听不到那铃铛的响声 我们都笑了, 那时我们还是小孩子 一眼就看穿了那人的愚蠢荒谬 然而现在我们接受了更为荒谬的事实: 这是一个掩耳盗铃的国度, 偷铃的人掩上耳朵, 一切聪明的人假装没有听见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火苗在燃气灶里伸着懒腰,吃饭的人举着筷子, 梦见这一次终于吃饱了。 客厅的钟摆当当响着说着梦话,没有人嘲笑它; 因为鹦鹉的头埋在翅膀下面,它在梦中正飞往南美的雨林。 风扇摇着头睡着了,门大张着嘴睡着了,电视机睁着眼睡着了。 屏幕里晃动的小人儿运动员们趁机溜出去,他们一路上哈欠连天,泪水涟涟。 发表重要...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在全民都在看北京奥运转播时,我在读保罗•奥斯特的《月宫》。我这么说并不是想显摆自己有多么与众不同,而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只要瞄一眼闹哄哄的电视屏幕,我立刻就能明白手上这本书有多么可爱。就像掌握了某间密室的钥匙一样,我欣欣然遁身于它虚构的世界,感受着它比周围世界更真实的真实。 这样我几乎一口气读完...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猫头鹰把水壶从碗橱里拿出来,说:“今晚我要做泪水茶。” 他把水壶放在膝上,静静地坐着,开始想令人伤心的事情。 “断了腿儿的椅子。”猫头鹰说着,眼睛开始潮湿。 “不能唱的歌,”猫头鹰说,“因为歌词忘了。”一大滴眼泪*下来,落入壶里。 “掉到了火炉后边,很难找到的汤匙。”猫头鹰说着,更多的眼泪落入水壶。 ...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我的博客大概一周上不去了。 感觉像是去敲一个门,然后发现咋没有门了呢。大概所有的事情最后都会变成这样吧。 那当然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我被这个问题迷惑:对我自己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这个问题现在消散于我的生活。即使这是一个真正值得一问的问题,那它的答案也不仅仅是对它的思考吧。这是一个像一颗盐一样的问题...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昨天学会了游泳。这是继大二学会骑自行车以来最大的长进。自从学会骑车,它就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尤其是晚上骑着车子在大街飞奔,觉着自己什么困难都能克服,真真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感觉。这种体验会转化为一种自我鼓励。我知道我一直在鼓励自己,也批评自己。 然而开始学的时候,却很难,我几乎认为我根本不可能掌握这种...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早晨我在花园的紫藤下坐着,和我一起的是帮我做了《第三桩》全部排版设计以及印刷工作的朋友。不远处有一个拉小提琴的人,正在他的琴弦上找他的那几个音。 不出意外,《第三桩》今天下午就能送到了。最晚是明天。这样,这项拖着很长尾巴的工作总算完成了。我不知道怎么谢她。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肯定现在还在学习那个排...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39人喜欢
这部小说有个如《百年孤独》一样漂亮的开头, “我成为今天的我,是在1975年某个阴云密布的寒冷冬日,那年我十二岁”。 最后,阿米尔从阿富汗救回哈桑的儿子,带他放风筝。终于说出了那句山盟 海誓一般的结局: For you,a thousand times over(为你,千千万万遍)。 昨天合同法的课上,请学生讨论,婚姻是合同吗?桃园...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或许你已经觉察,北京今年的风很多,很大。柳树茂密的树冠,总在空中起伏摇荡,令人失神。骑车或走路在风中,那一种通体透凉的感觉,仿佛是行走在水底。再往高走,苍穹的深处,有另外一个世界。更加令人迷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的感觉更为敏锐。像独行的兽,既警觉又好奇,全神贯注。这是我喜欢的。 早晨,脱口而出:我...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不要去做这样的试验,就是,把南瓜籽种在窗台的小花盆里。它当然会长出来的,长出来以后怎么办呢?又不能在窗台上扯秧,只能再变小,枯萎,死掉。开始我还挺高兴,绿绿的南瓜苗,摊着两只胖乎乎的小绿手,可真好。第二天就发现有虫子在咬它们。这个世界真神奇哪。没有南瓜秧时,也没有见到哪里有虫子。 虫子很小很小,但...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3人喜欢
我的工作就是,到各种各样的书上去寻找好的文章。然后辑录成册。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本源上是这样。但操作起来却绝非如此。你喜爱的仅仅是你喜爱的,别人爱不爱呢?这是我常常被人“教育”的一个问题。但我的逻辑却是,这儿不应该是进行换位思考的地方。换言之,我自己都恶心的,怎么能相信正是别人喜欢的呢?就算...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杨恒均先生的《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是一篇在网络有影响的文章。作者有信念,有激情,文字犀利,说理化繁为简。更重要的是,他有强烈的问题意识,那就是中国太需要民主了。他批评龙应台所说的“好总统”其实是个托,针对的既不是龙应台,也不是她期盼的民主“好总统”,而是杨恒均和龙应台都厌恶痛恨的不民主,也...
来自:豆瓣日记
小哑 0人喜欢
早晨点开崔卫平老师的博客,看到她上面的一个链接:你一定要读徐贲。想起自己曾经是见过徐老师一面的。那是在课堂上,导师请他过来给我们讲课。也看看过他的一本书,最有名的那一本。当时自己的心情还依稀可辨:很崇敬。 然而我们专业的学习仿佛总是这样,一出校门,那些从前思索的阅读的都如过眼云烟了。不是很难吗,和...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收藏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小哑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