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小艾的日记

馬小艾
来自: 馬小艾 (成都) 2014-11-26创建   2015-12-30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A “你们快点吃哈,一会儿城管就要来喽。”旁边掌着大勺炒着河粉的大妈善意地提醒正把脸埋在碗里的赶路人,其他摊摊的老板儿也跟着嘻嘻哈哈地附和开着玩笑,但这零散的欢乐气氛很快便消融在周围的黑暗中。 冬天的清晨和黑夜似乎没什么分别,除了这条通向取票大厅的狭窄过道要比夜晚热闹。卖馄饨的,卖煎饼的,卖油炸土豆...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一 一场夜雨不期而至,夹着风,街道两旁梧桐树上的叶子已坠了一地。两个没打伞的年轻男女跑到了台阶上避雨,看那样子,应该是对恋人。 “要不我们晚上就吃冒菜吧,雨好像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女孩子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牵着手走进了面前的冒菜馆。古旧小区的底层,彼此相挨的店铺都显得落魄,雨夜中更添这样的色彩。 ...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对面坐着的,是来自Sinforia国某科技公司的主管和他的几个助手,对方此行,是特地来和我社签订合同的——我社将成为该科技公司产品Mensura Sinfori的国内首席代理引进商。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我在那一页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再与对方主管握手,此时早已等候多时的摄影师赶紧找准角度,迅速地按动快门,我们两...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如果说神的出现是因为人的信仰所至,那会议之神肯定是存在的。在如今那些越建越高的神殿里,还真住着这样一位“会神”,因为实在是不出名,且其他众神又太有名,无法将他编录进什么希腊罗马北欧神话,名字根本排不上号。这位会神,我们暂且就叫他“M”吧。要问M平时忙点啥,那就是研究人类开会,拿着笔记本全世界各地溜...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 罗三是被冻醒的,背脊之下的皮肤感到坚硬而冰冷,家里的破烂木床可比这舒服多了。听到耳边哗哗的水流声,他挣扎着用双手撑起上半身,才发现自己正躺在河堤上,不远处的上方还有座石桥。河风袭来,罗三脑袋一激灵,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正要起身,突然感到脑后一阵剧痛,手碰处摸起来有...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收件人:曾经的你<yesterdayever@freeworld.com> 主题:回复:我已抵京 正文:邮件已收到,得知你去了北京,可惜我早一步离开了那里,否则你我颇可如昔年求学时那样整日厮混,消解在异乡的寂寞。现在我身在蜀地,要探你只能等难得的长假。周作人写过这样一句话,意思是生活过的地方他都看作是故乡。这是种好心态,但又不...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三年前为驴肉火烧写过一篇,不甚满意,稍微修改出个2014版) 城市的边缘都那么相似,往车窗外望去,零零散散的修车铺、超市、旅店、饭馆隔几百米就会出现。百无聊赖时,却瞥见某家饭馆的玻璃贴着如此八个红字:漕河正宗,驴肉火烧。风尘仆仆之中你终于可以确定,到保定了。 “传说把持漕河镇航运的漕帮与贩运私盐的盐...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我是一个肉生肉长的北方人,但入川之前,并不喜食面条。在我的家乡保定,面条类的产品还有待开发,大概是因为周围的邻居都把它琢磨透了:省内的石家庄有灵寿腌肉面,衡水有饶阳杂面,邯郸有武安调面,张家口有坝上莜面;稍远一些的像山西有刀削面,陕西有油泼面,河...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亚马逊的快递总是由那位风风火火的师傅送到我手中,这不难明白,每位快递员负责指定的区域。他是一个挺健谈的人,笑起来给人一种豁达之感,签收的时候,也总要说几句闲话,例如今天太球热喽、客户一直不接电话不晓得在搞啥子、哈哈儿还有楞多东西要送,当然,任他有一副能参加我是歌手的嗓门,这些事仍然显得琐碎。最后...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忽然之间,我们能看的电视剧又少了几部。这“忽然”不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曼妙,而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落寞,如果说,我们曾经因非法下载英美电视剧而承受侵权的负罪感,如今,大型网站购买了这些国外电视剧的版权,我们通过点击几下鼠标便可观看,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进步。然而,因为“未公开”或含糊不清的原因,...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为什么老写台湾的缺点?难道你看不出这里有任何一点美好的东西?为什么不说说台湾的好? 朋友这样指责我。 于是我带点罪恶感,走到人头攒动的淡水街头,再深深看一眼。 还有比阿华更好的肉贩吗?他的肉摊子在市场入口第一家。从清晨六点开始剁肉切肉,应该是血肉模糊的木台子却干干净净;他每切一次肉,就清洗一次台面。...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转眼,又一个夏天……”戴佩妮在歌里唱着,时间过得真快,真是转眼又到了夏天,人们的生活习惯也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改变,虽然女人们似乎春夏秋冬都套着一层黑色的丝袜。说起饮食,川蜀这一带四季都讲究吃得安逸巴适,只是夏天显然更闹热,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在每个夜晚,你还要去抵挡肚皮对于宵夜的渴望。在街头巷尾,...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起床穿衣,刷牙洗脸,锁门上路。 电梯来了,里面站着一位阿姨拽着一只小狗,我刚想踏进去,一眼看到地上一滩浅黄色的液体,好像小时候喝的感冒冲剂,满满的都是回忆,我只好侧身而立,电梯门关闭后,那黄色液体随着电梯下降大有流动扩大范围之势。 出了电梯,我来到车库取车,那是一辆蓝色的永久,购于本地一家二手车4S...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因特奈特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它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与福利,让我们不再活在井底之中,还能看到天上的星星。虽然现在我国网民还是无法登陆世界上在各自类别中最成功的网站,但在我们生活的这片井底之中,还是有很多事情挺有意思,只要你上网,你应该就能看到它们。 煽情 现在,我们除了拥有春节联欢晚会和感动中...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那天傍晚,我在村子里碰到了则卷千兵卫博士,“你好吗?”我向他问好。“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博士礼貌礼貌地回答让我应接不暇。 “博士最近在忙些什么发明啊?有木有啥新奇的货色?” “最近一直在研究这个迅速锁定IP地址的软件,很不好搞的咧。” “这个APP是干啥子用的嗦?” “就是快速锁定网络发帖人的IP...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2010年4月,我尚未大学毕业,得到了一份很喜欢的工作,于是我来到上海,开始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同时,也开始在大都市必经的合租生活。 三人一床 第一次合租的经历是和同公司不同部门的两位同事。那是第一天我来公司报道,在办入职手续的同时,心里还惆怅于住处的问题...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盼望着,盼望着,高考的脚步近了。每到此时,空气中都飘着伤感的颗粒,连雾霾中的人们都纷纷撇下口罩大口呼吸这迷人的气息。为什么?因为有人怀春不遇,也有人在祭奠高考。我常看到听到一些和我同年龄段的人回忆高考、追忆高中的学习生活多么美好,给我的感觉,就像老三届在回忆文革中浪漫的上山下乡运动,在谱写感天动...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1人喜欢
上一次因非职业原因写艾弗森,居然是在2007年的时候,回看那时的文字,比现在还不成气候,却也有些真挚的情感。当时,他从兄弟之城费城交易去了丹佛高原,鲜明的黑白球衣换成了有点晃眼的亮蓝色,后续的篮球生涯却变得模糊起来。之后便是所有他的球迷不愿看到的一幕...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上)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上一集中,少女蕾和A-Duck相见恨晚,她们揸着潜艇终于找到了菠萝的海,菠萝的海,有菠萝,一踢踢到百货大楼……话说菠萝的海菠萝...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墙上白板贴着的老师光荣榜,大概是前一次重要考试之后的数据统计,所教班级成绩更好的几名老师的照片呈三足鼎立之势,他们放大的笑容刺激着同僚们不断为教育理想而奋斗努力。我对奈斯莱老师说声谢谢配合之类的官话,就离开了这所向社会终端...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1人喜欢
南方的冬天,气温很少有到零度以下的情况,冷感没有多么明显,不过确是感受到了一些寒意,尤其是清晨和黄昏伴随着湿气,手脚容易变得冰凉。然而相较于北方的冬天,成都的冬天真算得上暖冬,如果不下雪,路边常绿的树木会让你觉得是初春的时节,只有银杏散落的黄叶和居民楼窗外挂起的腊肉香肠显示着季节的变化。 人在冷的...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当时代陷入竞速的狂飙,自行车,这两个轮子上的金属架子,实在难以媲美同样两轮但速度更快的电瓶车,逐渐失去了人们的宠幸。现在,自行车若想取悦大众,必须浓妆艳抹,就像一个进城的打工女,几年不见,已由干净单纯出落得花枝招展了。 我对于自行车最初的记忆,始于...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如果我没有猜中故事的开头,就无所谓结局。 ——题记 月黑风高,高速公路不时有车辆疾驰而过,间或有狼啸狐鸣,还有青蛙在路边田地咕咕地歌唱。不对,时值初冬,哪里来的青蛙蛤蟆。看官莫急,原来这动静发自路上一名正呼哧呼哧小跑的男子,这咕咕声就从他肚子而来,...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曼妙的飞雪过后,蒂莫克罗市显得毫无生气,被雪渗透的土地干涩僵硬,一块白一块黑的样子就像是患了癞头病。吃早餐吧,马喜如太太的手艺自然不俗,但在早餐方面的造诣仍落后与我的母亲。至今我仍怀念母亲的早餐,简单的小菜和粥食,清新不腻的口味,在无数个寒冬中给...
来自:豆瓣日记
馬小艾 0人喜欢
一 再过两天才是立春,此际的台北已经和风煦然了。宋朝词人周邦彦形容的——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仿佛正是眼前我的况味。确确乎是一袭青衫,我竟然就闯到了基隆河畔的忠烈祠。 出发时还很晴好的天空,忽然间暮雨飘潇起来。我拄着一柄民国式样的弯把黑布长伞,穆然伫立于沾衣欲湿的细雨中;当我仰望大书“成...
<前页 1 2 3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馬小艾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