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简里里
来自: 简里里 (北京) 2013-03-15创建   2014-05-03更新

50人
962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64人喜欢
文/ @简里里 (微信公众账号:简里里) 原载《科学Fans》2013 住学校的宿舍,就像旧社会的婚姻。你们素昧平生,千差万别,却有一日忽然便要在同个屋檐下,吃喝拉撒睡在一起。无论你情愿与否,你和这些陌生人,不得不相互影响,一起建立规则,彼此讨厌或彼此喜欢,度过几年时光。和来自不同背景、彼此陌生的人朝夕相处,...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00人喜欢
文/@简里里 公众微信账号:janelee1231 人特别愿意寻找确定性。比如说我姥姥特爱算命,但凡家里有个把不顺心,她都跑去家附近的桥头,问个卦象,然后回来拍胸脯说,这就是一灾,过去就好了。多半算命老先生还会给个时间限定,比如,过了立秋,气就顺了。 上次我姥姥去给我算了一卦,彼时我正饱受煎熬,我姥姥打电话给我...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208人喜欢
文/@简里里 很多年前听过一个老师讲书上一个案例。 大意是说,一个女人来求助,说自己的丈夫可靠,自己也非常信任他,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自己不可控制地去跟踪翻查丈夫的各种记录,好像自己非要去查出个他跟别人相好的蛛丝马迹,疑心重重。 咨询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故事慢慢浮现出来。原来是她前段时间办公室新来了一个男...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500人喜欢
文/ @简里里 (一) 我妈看到我要在网易公开课分享抑郁症,一如既往地打电话给我,说,你能不能讲些更积极的东西啊……比如说,我是怎样更高兴更积极之类的。 我妈总觉得,如果我看起来更积极一些,或者表现得更积极一些,或者跟什么最好是“积极心理学”有点关系,比整天跟“病人”打交道,更让她觉得踏实。 我身边的家...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01人喜欢
文/@简里里 从前有个叫孔融的4岁小孩子,在跟兄弟们分梨的时候,主动拿了最小的那一个。他说哥哥比他大,所以应当让哥哥吃大的,弟弟比他小,他理应让着弟弟。 呃,多么懂事的小盆友啊,被传诵千古。 前段时间我在单向街讲抑郁症,讲到如何是好的陪伴,好的共情。讲到陪老爷爷哭的小男孩的故事。大意是当朋友抑郁的时候...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173人喜欢
我记得我在伦敦读书时候,在一家马来西亚的餐厅打工。同事问我在读什么专业,我说心理学,他们于是特别惊讶地问我说,那你会算命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说,算命差点儿,看手相还行。 做心理咨询这几年,有好几次朋友认真地给我建议:一是能不能生活地现实一点儿,二是能不能多说人话。这是两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我...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402人喜欢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抑郁。因为生活里面所面临的各种冲突,还因为我内心充满了改变和成长的愿望(哇哈哈)。有天中午我和几个咨询师一起吃饭,席间我吐槽不断,然后有个年长一些的咨询师跟我说,恭喜你哦,一个人没有经历过抑郁,是无法成为一个好的咨询师的。 这句话当然是句玩笑话,可是我觉得是真的。一个好的咨询...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78人喜欢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朋友推荐朋友来找我,说是有人需要心理咨询。我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没有信心独立接待社会上的来访者,往往都打电话转介给我自己信任的咨询师。 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将来访者转去X大夫那里。称呼X为大夫,是因为他确实在医院的精神科工作,是手里面有处方权的大夫,而非常难得的是,他同时也是个很好的心理...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400人喜欢
有一年的年末,我所在的机构邀请一个美国老师Frank Cardelle给咨询师们带一个个人成长的工作坊,我被指定做翻译。 工作坊开始的几天前,我背着双肩包儿,提前去和Frank打个招呼,商定时间、地点,顺便听听有没有会让我抓狂的口音。那时候我刚刚毕业一年多,开始接待来访者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我在Frank的办公室里面见...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33人喜欢
总是有人问我,心理咨询师是不是能够看穿人们的脑袋和内心?我很难回答能,因为我们并不通灵,我不知道你内心是小九九还是小九八:)。但我也很难回答不能,因为你的举手投足说话姿态其实都在不加掩饰地传递你身体的信息。就像lie to me里面的lightman一样,咨询师更容易读懂一个人的情绪,可是你的情绪本身究竟在说什么...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470人喜欢
人人都会抑郁。这跟你着凉了会发烧,冻久了得肺炎,有时候莫名其妙走路摔了一跤疼一个星期,一个道理。 有次跟一个女朋友聊天,谈到死亡,然后她忽然问我,你知道那种、绝望的感受么?我眼皮没眨,说知道,特别是大姨妈将近的那两天,我的绝望感能生生从骨头里面冒出来。生活会陡然毫无道理地,在我眼睛里面变得毫无意义...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21人喜欢
研究生时我的一个香港同学,毕业后回香港参加了一个临床咨询的项目。事隔两年,他打电话来说,想来内地走一走。 那时候是个冬天,流感肆虐。我刚刚高烧痊愈,跑去见他。他住在东单附近的一个青年旅社,旅社的一层大厅有咖啡色的灯光,人来人往,却有种奇异的安静感觉。墙面上有彩色的印迹,挂着些小的照片,和调侃的文字...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222人喜欢
我有一个简短的答案: 你要去参加一个系统的、长程的、正规的心理学培训课程。 你要学习更全面的理论(从普通心理学,到神经科学;从心理治疗理论,到精神病学)。 你要接受个人体验 (成为一个来访者,来探索自己)。 你要在有督导陪伴的情况下(切忌裸奔),开始和来访者工作。 你要一直保持学习、自我探索、和开放的态...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232人喜欢
我记得我去做个人体验 [1] 的时候,咨询师问我,是什么让我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寻求帮助?这是个我在之前、之后都无数次询问过我的来访者的问题:是什么,让你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寻求帮助?[2] 来访者经常会给我一些答案,比如,我恰好看到了咨询室的宣传公告,或者,我这段时间的情绪都不太好,所以想试试咨询是否有效。 ...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470人喜欢
几年前,Frank Cardelle [1] 推荐我读《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我当时正在帮他在工作室的墙上,挂他那张大大的、老鹰张开翅膀的彩布。他说,你应该看看那本书。我在世界各处,跟女孩子们推荐这本书。它帮你了解你自己,找到你内在的力量。 我说好的。于是去北京的书虫,订了一本。 时隔三个月,Frank回来北京...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11人喜欢
很多朋友们发豆邮问我,如何才能接受“系统的、长程”的心理学培训。我当初说“系统的、长程”的[1],很多人误会为只有非要科班培训才成(选词失误,自作孽,不可活哇)。 好的科班培训,我自己认为是理想的、好的方式。 但是Given to 国内的现状,很多人无法再重新经受四年本科,三年硕士的训练(美国、英国成为一个咨...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3275人喜欢
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形。我不愿意做一件事情,却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扭扭捏捏,七零八扯,呜哩哇啦,最后对方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反正没有听懂。 于是我做的时候,华丽丽变成一个小怨妇,埋怨对方不解我的风情,强人所难。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说不。最后,事情做得拖沓...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21人喜欢
今天花了很长时间,看了《爸爸爱喜禾》<1>。喜禾是个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孩子,爸爸是喜禾的爸爸。 我想起来读研时候,机缘巧合,去参加一个几天的自闭症治疗的培训。培训举办的地方在城市的另一端。依稀记得我一个人坐在特别大的教室里面的最后一排,啃着三明治看一本关于自闭症的书。 书的第一页是写给父母的,大意是说,...
来自:豆瓣日记
简里里 153人喜欢
不断地收到豆友询问如何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有一些必要的常识,我觉得灰常重要。在你想要寻求心理咨询之前,你要知道找谁、干嘛、你能做啥: 1)你不是要找一个心理学工作者,你要找的,是一个临床的心理咨询师。 因为大多数心理学家在做的事情,其实和我们老百姓们的日常生活隔了千山万水。他们折腾猴子,研究数字,他...
<前页 1 2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简里里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