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星星和世间

Hope
来自: Hope (Monterrey) 2021-01-28创建   2021-05-03更新
来自:豆瓣小组
管理員 7504人喜欢
不找老头她可太开心了太爽了😄
来自:豆瓣广播

甜面人的广播: 来看看法国高考作文题

来自:豆瓣广播

TOYSTORY的广播: 在郊外的废品回收站边上,只有一个字的墓碑

来自:豆瓣日记
吃姜不吃葱 4人喜欢
[HeartofGold---Neil Young] “把音乐重新带回给人们,就用能直达他们灵魂的方式,通过他们灵魂的窗口——耳朵。让他们用心感受,让他们的心灵颤动,甚至让他们掉一地的鸡皮疙瘩。我们该珍惜那些鸡皮疙瘩。我们需要它们!”——Neil Young Neil Young,这个身高1米87的大叔1945年11月12日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擅长民谣、摇滚的他,同时也是制作人、导演、编剧。代表作品 《After the Gold Rush》、《Harvest》等,先后获得Order o...
来自:豆瓣广播

Dark matter的广播: 阿兹海默症患者,前首席芭蕾舞者Marta Cinta Gonzalez,视频拍摄于2019年,Marta于2020年3月去世。舞台画面是马林斯基的Uliana Lopatkina《天鹅之死》,剪辑的锅 音乐会唤起情感,情感会唤起记忆,推荐《|book:5416134|脑袋里装了2000出歌剧的人|》,中文译名刮三了点,但书是好书

来自:豆瓣广播

KnowYourself的广播: 人生活在意义的世界中。他听到和看到的东西表示他想要或可以假设的东西。——乔治·米德

来自:豆瓣广播

KnowYourself的广播: 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电影《王牌特工》

来自:豆瓣广播

牯嶺街少男少女的广播: 以为抵制就可以解决一切的年代。

来自:豆瓣广播

安提戈涅的广播: 今年又开始给来自全省各地的中小学幼儿园老师们讲文学作品,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已经常年不再读书,尤其是来自边境和少数民族聚集区的老师,因为条件艰苦、工作繁杂,所以文学本身是离生活很远的。但这一次读小说,很多人都要么“一口气读完”,要么“特别有话要说”,所以文学的魅力恰恰在于,哪怕是平时与其绝缘的人,都有可能被某一个片段一刹那地照亮,个人的生命与文本的生命完成了一种神秘的融合。契诃夫的《大学生》描述的就是这个神秘的瞬间,大学生给村妇讲《圣经》里彼得故事,不识字的村妇居然流下了眼泪——“既然老太婆哭起来,那就不是因为他善于把故事讲得动人,而是因为她觉得彼得是亲切的,因为她全身心关怀彼得的灵魂里发生的事情。”大学生甚至觉得,人与作品间存在一条无形的链子,“只要碰碰这一头,那一头就会颤动。”这种发生在两端的“颤动”,门槛极低,但同时但又没有上限,无论读者处于哪个阶段,都会被激发。所以不存在“读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循序渐进的阅读方法”之类的假设,因为,只要开始读,那么每一个切入点都是最好的切入点、每一个阅读阶段都是最好的阶段、每一部作品都是与个体发生“颤动”的最好的作品,一如朗西埃的描述——“一切在一切之中”。

来自:豆瓣广播

C罗焖鱼日记的广播: “爱开玩笑是为了获得制宰性的快感。”

来自:豆瓣广播

安提戈涅的广播: 虽然把伍德放到印象派批评里不是特别恰当,但他的批评证明了:听起来更随意的“印象式批评”实际上需要更多的强化训练,它没有先例可循、没有现成的公式去套,基本上依靠个人素养对大量文本不断掘进和整理。

来自:豆瓣广播

安提戈涅的广播: 今天下课有同学和我聊,为什么会欣赏、理解乃至认同小说中的行为与性格,比如默尔索或者巴特比的“怪”,或者浪漫小说里的背叛、分离,可是一旦这人怪人真的出现在我们生活中、或者我们真的遭遇了背叛,则是不可接受的。我觉得这还不简单是纳博科夫说的小说逻辑和现实逻辑的区别,这种差异其实是在提示我们认识的有限性,我们的所谓的理解可能永远会超过我们的行动太远,两者之间的鸿沟无法弥合,所以读文学,最后是越读越小,小到清晰地生成了自我的行动的边界,而不是越读越大,大到自以为理念层面的理解与欣赏是无限的。

来自:豆瓣广播

Proton的广播: 银屑病是一种自身风湿免疫系统疾病,是慢性病的一种,不传染,也并不完全就是遗传病(所有慢性病都有一定的遗传效应,比如爹妈糖尿病儿女糖尿病的概率可能比普通人大一点点但也不是就一定会得糖尿病)。风免病可大可小,但所有的免疫疾病都需要长期随访治疗。而且平时哪怕控制得再好,有时候因为各种原因也会忽然加重,所以偶尔需要激素来冲击一下。不少人因此会发胖,然后还会产生其他的问题。在我们这样一个胖等于无自制力无上进心,对不完美没什么包容心的社会,这些人其实面临的压力很大。所以我虽然人微言轻,还是恳请各位在嘲笑那位征婚的兄弟的时候嘴下留情,不要直接拿病出来说事,我们也不知道看的人里面有没有真的确诊了银屑病或者其他的风免疾病的病人,有没有因为病情严重已经各种挣扎心理压力大到崩溃边缘的人,有没有处在敏感的年纪(比如十几岁二十出头)或者对自身容貌有很高期待但不得不用激素的人。我没有办法预料这些人看到某些言论的心情,我想起的是曾经照顾过得红斑狼疮的年轻女孩因为害怕发胖宁愿肾衰到死也不肯用激素,一型糖尿病的少年宁愿回回DKA来住icu也不肯在学校注射胰岛素。还是善意一些吧,语言是刀,扔太多出去,总会伤到无辜人。

评语:“温良的舌是生命树,乖谬的嘴使人心碎。 ”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知道了知道了的广播: 1899年至1986年的可口可乐瓶设计

来自:豆瓣广播

微涼的貓熊⚤🌈的广播: 这种“浪漫”本质上还是一种猎奇,是另一种形式的歧视,如同所谓的“东方主义”一般。作为精神科医生,我拒绝把所有疾病浪漫化,因为这就是在消费病人和家属们的痛苦。人的痛苦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严肃和真诚对待的东西,永远不要轻视和亵渎

来自:豆瓣广播

祝羽捷的广播: 前段时间家里的事情多,每天靠阅读来缓解内心的焦虑和不安。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无论外面的世界天昏地暗还是绚烂多彩,重要的是你关起门来,能过好自己的日子,照顾好家人,实惠一些是真的。但行好事,也要清醒——你对世界没有那么重要。

来自:豆瓣广播

江湖骗子的广播: 德国某小镇,广场上摆满了女性受害者的红鞋子,每一双鞋下面写着她们的名字,年龄,遇害时间以及施暴者的信息。 这其中绝大多数施暴者是女生的丈夫/男友/前任。

来自:豆瓣广播

KnowYourself的广播: 尊重就是实事求是地看待一个人并认识到其独特个性的能力,尊重就是要努力地使对方能成长和发展自己。——岸见一郎《幸福的勇气》

来自:豆瓣相册
Lotus 2人喜欢
来自:豆瓣广播

渍的广播:

来自:豆瓣广播

萝的广播: “普通却自信”话语的流行是不是已经说明新自由主义的情感剥削已经完全内化了?“普通”和“自信”有什么联系吗?不“普通”的“精英”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

来自:豆瓣日记
small 85人喜欢
——前言—— 有这么一群人致力于用生态环保的方式生活,他们生活在城郊或者农村,基本上自给自足,自己种有机的瓜果蔬菜,不打农药,有的人甚至通过的学习,自然分娩,老公在家接生;也有的人带领一大帮人用生土建造了一栋又一栋的土房子,并且自己长期生活在里面。就是这样一群新农人和乡建人,他们践行着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他们是谁?下面让我来和大家介绍一下这次参加三生谷生态人年会有趣的伙伴们。 ——波波 生态建筑师 —— 我的作用是给那些在探索另一种非主流方式生活的一部分人,那些开始意识到这个旧有的世界体系它的运...
来自:豆瓣广播

扎木的广播: 努力,但摒弃执着,勿存妄念~

来自:豆瓣广播

木下惠介 ㍿的广播: 一个人是无法真正了解另一个人的

<前页 1 2 3 4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Hope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