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花信风
来自: 花信风 (深圳) 2020-10-02创建   2021-02-03更新
来自:豆瓣小组
倔植物 1332人喜欢
update: 我贴的大部分是50到80年代的图,这个站上也有民国时代的海报...
来自:豆瓣广播

芊霓的咖啡馆的广播: 奇葩说那个热度很高的辩题: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已经有不少文章批评过了,我也回应过一篇,但总觉得还不太对劲儿。 直到前天看到“女孩儿洛洛意外离世后,父母向公司索赔35万给儿子买房“的新闻,我才如此强烈感受到这个辩题的荒诞。 这道辩题隐含着一个假设,就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做出选择而不被外界环境所干扰,所以收彩礼或是不收彩礼,只是这个即将要结婚的女性的自由选择。 然而,现实是这样吗?在我们当下的社会文化道德系统之下,女性已经可以毫无顾忌自己选择了? 洛洛在意外去世之前,是不是独立女性?作为农村女孩,本科毕业,23岁就在杭州这样的新一线城市领导一个做美工设计设计的小团队,月收入万余元。 直到出事前,公司老板还打算进一步栽培她,她的同事都评价她开朗热情。以社会生活的眼光来看,她无疑是独立的。 在城市立足她靠自己,同时不断给原生家庭供血:她父亲经常向她借钱还信用卡,她母亲要买最好的手机,她还要资助弟弟上大学。现在她死了,抚恤金也被拿来给弟弟买房做首付。 如果这都不叫独立,还要多独立才叫独立? 如果洛洛还活着,有一天她可能也会结婚,她能免于彩礼的纠缠吗?不用她开口,这对父母都会去要,彩礼也不会属于她。她父母在摄影机前表示“养她一年,三万都不够”,怎么会放弃彩礼呢? 这时候如果我们再拿这道辩题放在小蒋(洛洛)身上:你不该要彩礼,你可是独立女性啊。 不荒诞吗?不残忍吗? 独立女性能不能收彩礼这个问题隐含了一个道德判断,好像你标榜了独立这个大好词儿,就必须“独立”得彻彻底底。 不好意思,能不能在她周围那个系统不榨取她的前提下再去要求她独立? 孝道是那个系统,重男轻女也是那个系统...... 有人给她微博留言,说她应该早点报警,和家庭决裂。说得倒是容易啊,她的微博字字泣血,她渴望父母的爱和关心。 一个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的,在情感上还在向父母索求的人,她如何与那个索求的对象决裂?要一个人承认自己不被亲生父母爱,是会崩溃的。 她的微博上记录着,父亲多年来唯一一次给她寄东西,寄了一箱冬枣,她心软了,想想父母可能还可以,要不算了吧,还是继续给他们“供血”吧。 她父亲在调解现场对女儿的评价是“坚强“,自夸“我从三岁就培养她独立”。 ——这是我见过对独立最讽刺的用法。 都说现在社会竞争激烈,人人内卷。内卷还有一个可怕之处,就是它以亲密关系为锁链,将女人拖入漩涡将人工具化。 洛洛她不光要面对自己生活的压力,还被拖入家人的“卷”,无法挣脱。她弟弟的婚恋竞争,她妈妈的炫耀性消费、她家庭参与社会竞争的成本,无一不需要她来买单。 社会不允许她失败,家庭更不允许她失败。因为她是姐姐,她读了大学有钱了,所以她的退出更难,道德负担更重。她几次轻生,她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这么痛苦,她理解不了为什么这么努力了还是不被爱。 洛洛的事情引爆互联网后,绝大部分的人都把矛头对准她的父母,似乎他们就是这一切悲剧的源头。 有人说这就是一个自私的本性恶毒的女人,可这样的母亲少见吗? 她大概率也是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长大。只要环境允许只要不违法,她就可以把女儿的价值榨干,致力于剥削女儿而不自知,因为她除了女儿,也没有别的人可以欺负。 可能她自己受的屈辱也很多,不然怎么会对女儿的痛苦无动于衷,在家里应该是儿子保住了她的地位和面子吧,女性该有的感情,母亲的本能,她没有,看女儿就是工具,看自己可能也是。 她父亲更不用说,洛洛说自己有7000块钱,他就敢全部要走,他们只想集中资源养儿子,作为女儿应该自觉,应该体谅父母养育之恩,回报父母...... 有人定义独立女性是可以不用被迫做任何事,遇到让自己不舒适的环境就可以退出。 这话把因果搞反了,一个女人能活出独立,恰恰先是要有配套的系统去支持她。还有一条最基本的,她的家庭能不能不吸血? 如果重男轻女,何必说什么“妈妈是你最亲的人”,你索性就告诉她,赶紧找个人嫁了,好挣一笔彩礼给弟弟买房。 “你的独立是什么?能换钱吗?” 社会内卷、重男轻女、还有孝道重压,将很多女性困于其中,无法退出。内卷是男性女性都面临的问题,可是男性往往会得到系统性的帮助去独立,女人却要为他人的内卷买单。在这样的系统下,谈什么女性独立呢?

来自:豆瓣广播

blueshadow的广播: 这张图挺形象。涓滴效应,本来指望财富可以向下滴漏渗透,可现在上边的杯子越来越大,还有没画出来的——下边的杯子越来越小。 不仅财富如此,观念和信息也无法向下穿透。扁平化世界,成了一句反讽。

来自:豆瓣广播

张春[阿卡纳]的广播: 我有个模糊的感觉就是,从事艺术事业的家庭(不破碎的话),可能是在孩子教育上最好的那一类。黑柳彻子的父亲是小提琴家。达雷尔的大哥是诗人。郑亚旗、aww,就不用说了。因为首先艺术家的自恋在那里,很少指望孩子能超过自己,光这一点就跑赢了大盘。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是认定孩子应该超过自己,至少要一样的。但实际上这个想法有些荒谬:如果一个人能把别人教育成那样,那自己就不止这样。如果还有余力提高点什么,艺术家会倾向于关注和提高自己,而不是去培养孩子。以及,艺术事业本身不慕强,“不行就算了”,艺术家也比较容易想得开。不过我说的“艺术家”并不只是狭义上的画家音乐家文学家,而是指所有把自己的事业看作手艺,像艺术家一样有审美要求的人。总之用流行的话来说,艺术家比较不容易陷入内卷,陷进去了也比较容易出来。这样对受教育的孩子来说就比较幸运,因为孩子得以自我决定了。(图:cc小朋友)

来自:豆瓣日记
glow 2596人喜欢
全文约1.2w字,可以收藏后阅读。写了那么多干货还不给我点赞转发收藏? 这篇文章是之前给公司做账号运营的提案内容,后来我觉得这些东西也可以发出来给大家看,如果你想自己打造个人IP,或者是想运营社交网站的账号,也可以看看我这”并不算特别成熟的经验“。当然我有做适当的内容调整。这篇日记主要也是针对想做号的个人来说,所以如果想在这几个平台做账号,不妨看看。 当然你要是想做视频账号,这篇文章给不到经验,可以关掉了。 为啥没有微博的经验?因为微博目前想做大,需要砸钱。。不在我考虑范围内。 这年头做账号,大...
来自:豆瓣广播

洛索洛芬先生的广播: 请不要再用“老了怎么办”这个问题绑架年轻人了 前段时间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这样一句话,中国人的一生都在为养老做准备。 想想觉得还真是,我们年轻时做的任何决定都不是为了当下,而是为了“当你老了的那一天“。 我们咬着牙选择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期待能够依靠它来养老; 我们省吃俭用不敢做任何“疯狂的事“,攒钱买房,为了不要让自己老了居无定所; 尽管不想结婚,但大多数人仍然会在“合适的年纪“找个人凑合过,不然“老了一个人多孤单”; 我们也这样稀里糊涂地生了孩子,只是出于以后没人给我们养老的担心。 …… “不然老了怎么办“这个实际上根本无解的问题,却在日复一日、代复一代地束缚着每个年轻人。 那些为了养老而存在的生命,20岁和70岁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养老。 危机感几乎从刚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人生的前60年,不断磨平自己,扭曲自己的意志,忽略自己的需要,否定自己的渴望,把自己锻造成一架永不停歇、没有个性、不会出格的机器,不断运作、不断运作、不断运作,只为了人生最后的20年不要活得像前60年那样辛苦。 很可惜,老去,本身就是一个伴随着无力感的概念。到了特定的年纪,无论我们之前做了多少努力,把自己驯化得多么服服帖帖,在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还是会逐渐失去对自己身体和命运的掌控,失去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如果我们真的有机会认识过这个世界的话。 即使我们遵守这一套迂腐的游戏规则,碾碎自己的个性,按部就班地工作、买房、结婚、生孩子,我们依然不能保证,在老去的那一天,可以如我们所愿有人陪伴,有人养老。 至少,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都不具备给父母养老的能力,我们又怎么去期待下一代有意愿有能力为我们养老? 而那个当初凑合着结了婚的人,能否陪伴我们到最后又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到了今天这个时代,婚姻变得极不稳定又漏洞百出,说不定不仅没能陪你到老,反而让你心碎,还要你给ta还债。 终生为养老做准备的人有一个奇怪的逻辑:前60年当牛做马,敷衍当前的生活,牺牲自己,牺牲父母、伴侣和子女,把他们都当成自己养老的工具。但却期待自己真的老了的那一天,不但有爱人相伴、儿孙绕膝,还能毫不费力地拥有对生活的热情和认真对待眼前生活的能力。 这些人没有认真对待自己的少年、青年和中年,凭什么相信他们会认真对待自己的老年。我觉得我能看得到他们的老年生活:拿出一生积蓄给孩子买房,催孩子结婚生子,然后每天给孩子当保姆带孩子。 如果把自己压抑半个世纪就是为了这个结果的话,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压抑的必要。 更何况,让我们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吧,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因为这个世界的无常,根本没有机会活到“老了“的那一天——也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 既然生命本身不可预测,既然养老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我们不可能为养老做好准备,那么为什么不能放弃对养老的执着,踏实尽兴地活在当下呢? 20岁就去考虑20岁的事情,大胆拥有20岁应该有的烦恼,也许是一场独自的旅行,也许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心碎,也许关乎一只路边的流浪猫。 30岁不要惊慌,不要急着买房,不要急着结婚,属于自我的人生才刚刚看到点雏形,要努力把自己和世界都看个透。 40岁不要油腻,不要早早地就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不做疲惫的中年人,利用自己积攒已久的力量做点什么,成为一束发着光的火苗。 …… 到了70岁、80岁,那个曾经困扰你的老年生活就在眼前,到了这个时候,再开始认真对待老年生活吧,就像你对待前几十年的生活一样认真。 当然一切仍是未知的,不管你的老年生活是幸福的还是糟糕的,至少你没有只为了人生后20年而活,至少你凭着自己的意愿度过了这场人生——这是唯一证明你真的活过的依据。 有人会说,这种想法太天真,没有远见。 却不知道,天真并不一定是坏事,但是世故一定是。 而大多数人口中的远见,只是一条把所有人都印制成一样模型的流水线而已,只有看到你被放置在这条流水线上运送到同一个终点,才能让人心安。 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为了寻找各自不同的去处啊。

来自:豆瓣广播

lowdive的广播: 这两天外出在路上,偶尔有空点开豆瓣,一群人@我,原来是因为拜宣布胜选后来组队群嘲我捐款的事的。我之前就说得很清楚,谁胜选并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结果的公信力经得起诉讼考验。一场election反应所有合法选民的意见,这是DEMOCRACY纠错能力的根本来源。如果是像Ziggy这样的朋友列数据、给出处、就事论事,我错了的我从来不忌讳承认。至于捐款,我一没有钱权交易、花的都是自己清清白白挣的钱;二没有上街打砸抢、用的都是合法的渠道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像这样得意忘形想来群嘲的,对不起,你们没给出任何心智上有价值的东西来动摇我的观点,相反,只会让我更相信自己的选择。因为任何一个只容得下一种声音的社会,我都绝不会屈从。

来自:豆瓣读书评论
番茄爱西红柿 384人喜欢
1940年11月,杰西·里费默在曼哈顿的一家饭店大醉之后,给他的妻子写了一封信,信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 “我的人生是一场失败!” 然后,里费默在饭店的衣帽间里,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说,他身后留下的财产不足10000美元。 一个曾经在股票、期货市场数次大起大落,赚得过几千万美元,也同样亏损过比这更多数量的财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交易神话的传奇人物;一个写过《股票作手回忆录...
来自:豆瓣小组
二小姐 45人喜欢
增加了我自己的excel样表: 其实我是想扣一下11月的主题,存钱哈哈。来...
来自:豆瓣日记
祁十一 1371人喜欢
连绵青山在不远处横卧,山顶上的云漫延铺展,自在舒卷。久雨初晴的大理,碧空如洗,澄澈的阳光照亮了万物山川。 行走在大理的街巷,抬头可见苍山与云,身上披着灿烂甚至炙烤的阳光,你会感到放松自在。阳光,青山,湖水,云,晚霞,似乎有天然的治愈力量,让人坦然。 这是多年前来大理旅行时我被深深吸引的原因。多年后,我从位于上海的大学毕业,离开工作数年的北京,来大理生活了三年,过了三年散漫自在、可称与世无争的日子。当然,与主流的距离越来越远。 好像没什么不好。算不上富有,但也饿不死。有很多时间看书、旅行,依然以写...
来自:豆瓣广播

若锦的广播: 无产阶级妇女中,因为生育,无法负担全职保姆的工资而被迫辞工自己在家带娃,亦或者因为生育,休假+不能加班引起资本家不满,直接/变相排挤出职场而待在家里带娃的家庭主妇,表面上是家庭主妇,实际上是失业工人。我们替这一部分妇女发声,争取权益,就是为失业工人争取权益。作为无产阶级,无论我们是不是女性,结不结婚,有没有孩子,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沦为失业工人,成为被资本主义舍弃的人肉电池。 女性和男性之间阶级不对等,嫁人后跨越阶级成为家庭主妇而获得优渥生活的,不管是合法婚姻还是二奶,这实际上是一门职业,说她们是职业妇女也不为过。这一部分人里讲职业道德的特别多。会主动维护这个体系,因为她们的劳动获得了应有甚至超出的报酬,实际上等于员工护着好饭碗,是逻辑自洽的。当然有人会说这是真爱,说楼主不尊重人,我想说职业和真爱冲突吗?不冲突。育儿,照顾其他家庭成员,打理一部分资产,替丈夫社交-----这些本来就是有社会价值的,是应当有报酬的,用真爱洗脑不愿意讨论上述劳动市场价值的,才是不尊重人。 中产和中产以上的,和男方同一个阶级的妇女,即使不当家庭妇女,也过着和男方同等水平的生活,这纯属自由选择,确实不需要外人来置喙。 无论大家自己属于哪一种,我们都必须正视一个事实,如今女性劳动力的职场环境越来越恶劣了,尤其年轻毕业生。 一些坚持读书,学习技术的女性年轻人,二十出头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法靠知识,学历获得应有的职场机会,要么干脆找不到工作,要么待遇远远低于同水平男性,要么升职机会几近于无,不偷不抢靠劳动赚钱,都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更别说将来要赡养父母。 人要吃饭,要生存。逼到一定份上,发现靠职场劳动混不下去,只能靠男人的时候,原本很多并没有此念的女性也会走上这条路。环境越恶劣,争抢的姿态越难看,道德水平越低,要的彩礼越高。 什么样的男人能负担另外一个大活人甚至加上一个孩子的生活费用呢? 不太可能是和这些女孩子差不多年纪的年轻男孩子,这些男孩自己也刚毕业,一穷二白,踏入社会头几年可能房租还要靠父母救济,他们能负担的起家庭妇女吗?不能。 那哪些男人能有这样的能力呢?除了富二代,这样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奋斗了一段时间的人,要么是上述第二第三类家庭主妇的丈夫,要么就是上述第三类家庭主妇的老爸。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每一年都会有成百上千万的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姑娘清醒地知道自己没法儿靠劳动获得应有的生活。读书无法改变命运。 每一年都会有成百上千万的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清醒地知道不啃老不出“彩礼”没办法组建家庭。读书无法改变命运。靠自己呢?他们的职场竞争力或许又比不上那些有全职太太做后盾,可以996的男人。 这个社会就彻底进入了非常难堪的恶性循环。 所以我们无论是男是女,身处哪个阶级,就算不出力,也别在无产阶级讨论吃饭问题的时候演绎凡学吧? 让不偷不抢努力读书,努力学技术的人能有饭碗。大家吃饱饭,有能力有意愿组建家庭,治安才能稳定,社会才能稳定,呃,吃相才能更好看。and,仇富的人才会更少,有钱人才会更安全,更有钱。。。。。狗头。。。。

来自:豆瓣广播

桃花岛有腿弟子的广播: 看大家为家庭妇女吵架看得头痛。目前情况下做家庭妇女的人大部分是自愿的吗?不是吧。生了孩子无人照看或者干脆一怀孕就被公司以各种理由清除。那么他们的丈夫为什么不看孩子呢?有一部分是废物,另一部分作为打工人被压榨天天996自己都喘不上气来,废物请直接扔垃圾桶,打工人如果分心看孩子会不会双双失业在家等死?这种情况下如果女的想上班要么双方收入极高能负担保姆费用,这个对大多数人不现实,即使有钱也不放心,要么就压榨双方老人更多是妈妈婆婆,但是也总有人父母不便,那么社会育儿机构呢?我们的社会福利哪里去了?不能说,不能问,还是骂家庭主妇安全。社会福利的缺失导致家庭内部的压榨,那么为什么受压榨的总是女性?可能很多男士会说了,因为男的挣钱多,那么为什么男性更容易有更好的收入呢?是因为女人废物吗?还不是因为社会默认你是女的你总要回家看孩子,制度性地压缩了女性的生存空间。完全是个结构性的死循环,菜鸡互啄骂受害者有个屁用呀。至于张贵梅校长,她免费办学的目的是让女性自强,培养更多职业女性,那么你受了她的教育,却选择做家庭主妇,这就不跟免费师范生毕业拒绝当老师一样吗?是违背契约的,她生气当然可以理解,至于捐款,她爱收谁的钱收谁的钱,是人家自由。

来自:豆瓣广播

十块好运大王的广播: 说一点个人由热点发散的想法。 有太多女性无法用女权视角审视自己的生活,因为一旦审视,就会发现生活中有太多对自己的不公平和自己太多的牺牲。 无论是单身妇女,还是有伴侣的家庭妇女、职场妇女,这种不公平和牺牲并不以女性的社会角色而改变。 审视,却未必能够彻底的改变。 伴侣似乎没有差到必须分手的程度(没有特别好,但比起其他男性,似乎还要好一些),也并不想在育儿的压榨下解放自己(因为知道解放了自己就牺牲了孩子的利益),职场虽然艰难但也还做得下去(天花板什么的习惯了就好了),舆论对女性不友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这些东西,不会因为你成为了女权主义者就立刻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与早早被启蒙的女权主义者相比,后觉醒的女权意识会让女性在现有的生活里挣扎、痛苦、煎熬。 不用女权视角审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活似乎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也许还有许多被男权“赞扬”的部分。 然而只有更多的女性觉醒,大家一起去呼喊去争取,才能叫醒更多忍受着不公平和牺牲或被牺牲的女性。 才能让社会正视女性的付出与牺牲,去尊重女性,给予女性应有的权利。 无论是职场妇女还是家庭妇女,都该获得这些。 环境吞食女性的时候,并不会给女性分类。

来自:豆瓣日记
倾心蓝田 56人喜欢
这篇是公众号读者点播的话题,沉淀了好久来分享,希望对你们有用。 我从以下4个方面展开:第一,普通人如何开启副业?第二,如何深挖?第三,如何拓展?第四,如何将收益最大化? 第一部分:如何开启?提到斜杠青年,副业,兼职,很多人都觉得得是三头六臂的人才能除了工作还能做好副业,或者认为一定得是有多项技能的人,但其实是一个思维方式问题,再说白一些,就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怎么想都对,但对我们来说,倒推这个方法更好用。 举个例子。我是一个做公众号的自媒体人,快节奏生活方式,除了写字,我既不会构图也不会摄...
来自:豆瓣日记
哎哟喂 471人喜欢
想写这篇文章的起源就不说了,懂的都懂,最开始是想写个广播: “行吧,作为前职业女性(自认还算挺优秀的那种)现家庭主妇且前后在国内香港美国都生活了较长时间,lets talk real。我们来掰扯掰扯到底当代女性处在什么样的悖论里。“ 没想到一写就超标了,但是发文这种事总感觉比起广播一下子正经太多了,那么先说好,我分享的全部经历都并且只能都是我个人的经历,捎带的几个案例都是关系身边非常亲近的朋友,考虑到我及我的朋友圈本身是一个很小的范围很局限的一个群体,我只能分享经历,我个人从中得到的教训,自己的心得,无意,也无法代表任何地区任何人任何群体。每一句话前请默认加上了“我觉得”。全篇都是。 ============================================================================= 之前发广播说过,人生处处不囚徒是我最近半年领会到最好...
来自:豆瓣相册
穿堂风 25人喜欢
来自:豆瓣日记
dasisttroy 46人喜欢
下午三点,我站在树荫下躲避以色列强烈的紫外线,等着朋友和我一起去他家附近新开的咖啡店。和他的关系,说来有趣,他曾是我的直属上司,比我年长10岁左右,不过他待人平和,相处起来十分轻松愉快,在工作中自然而然成为了很好的工作伙伴。在我离职后,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渐渐地,我们的关系从过去单一的上下属同事变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点了一杯冰美式和一杯浓缩咖啡后,我们坐在一个比较舒适的沙发座上。和往常一样,我们开始了日常交流,“我今天六点起床去了健身房,回来洗了澡,然后帮我男朋友做了蛋糕。”健身似乎成为了我们每次对话的主要内容之一,不是我找他取经,就是他主动开始说他今天练了什么。不过,我的朋友并不是特拉维夫健身俱乐部里的唯一会员,特拉维夫的年轻人里,十分之六,甚至十分之七的人都视健身为他们的新宗教,仿佛先知亚伯拉罕或者莫西都已无法拯救他们这一代犹太年轻人的命运,但通过努力健身、运动,他们的命运则会得以...
来自:豆瓣广播

Le Flaneur的广播: 很多人意识不到自己有幸存者偏差 我自己婚姻很幸福 但我很清楚这就是运气 我能够考出小镇 摆脱恶臭的熟人社会 很大程度上也是运气 你不能要求别人也和你一样幸运 对方也许每一步都走得和你一样 但运气不好可能就跌下深渊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花信风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