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

白宇极
来自: 白宇极 (重庆) 2019-07-27 21:05:26创建   2022-01-02 08:42:46更新
7 人关注
来自:豆瓣广播

老袁的广播: 我想买一个通勤包,要求是可以装下15寸电脑、防水但能水洗、耐脏耐划、自重轻、不丑。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始祖鸟,一款连拉链都压胶的包。翻译一下,就是天上落硫酸,包都没事;结实到背去北极和熊搏斗,人死了包都没事。唯一的缺点,真的是太太太丑了。很像外星反派来地球执行任务背的包,随时从里面掏出绿了吧唧的粘液喷剂,所到之处无一生还。所以,到底有没有,没那么丑还实用的通勤包呢?????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钓鱼达人卡特慢的广播: 反纳粹的父母很难对孩子施加影响。他们有两种选择:一是让孩子不要在学校谈家里面说的事情。这样的话,孩子们就会觉得,啊哈,原来家长还得掩藏他们所思所想。相反,老师可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看来,老师肯定是正确的。二是告诉孩子自己的观点,不提醒他不要出去跟别人说,这样的话要不了多久孩子就会被抓走,或者至少会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老师会朝他们大声嚷嚷,威胁要举报他们——“去,叫你爸到学校来一趟!”这是孩子们问了可疑问题之后一般会得到的回答。如果父亲在去学校之后就不说话了,那他就会让孩子觉得父亲被老师说服了,这个结果比什么都没跟孩子说更糟糕。 还有更令人忧心的报告:一些父母不同意自己的孩子参加希特勒青年团,于是孩子威胁父母,说如果他们阻止就去举报他们。对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想要让身为前社民当员的父母不爽实在太容易了:只要用“希特勒万岁”而非“早上好”来问候他们就可以了。“所以每个家庭都爆发了战争。”一个上了年纪的工人运动激进分子的妻子评论道。“最糟糕的是,”她忧心地加了一句,“即使在自己的孩子面前,父母都得小心翼翼、谨言慎行。”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LostAbaddon的广播: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家禽腿部保健 4306人喜欢
每次打开小红书,启动那两三秒钟总是很焦虑,因为不知道又会看到些什么美好的生活方式 这次选题是这几年我做得最煎熬的一次,扎心啊那是!;不知道我是不是被大数据锁定了,每次一打开小红书,满屏人生赢家打击我;据说小红书使用者年龄集中在20-29岁,让我每次都觉得人活到四十,我就是个废人 如果你在小红书里从”20岁”一直搜到”30岁”,”20岁拥有”一直到”30岁拥有”,你会发现一个新世界。于是我在这10个年龄段,我大概刷了4000名用户,粗略地统计下,这些年轻的人生赢家,他们在各自的年龄,都做了些什么事...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车尔尼没有雪夫的广播: 时间线上有人在讨论乌合麒麟,我去微博翻了翻,看到乌合麒麟的转发,震惊了!

回复
来自:豆瓣小组
麦芽糖夹心饼干 387人喜欢
[文化输出] 我会在文化输出的这个豆列里持续整理一些文化输出的资料,...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沙砾于飞的广播: 十几个大男人,站在岸上,看着一个站在浅水中的小女生慢慢自沉,没有比这荒诞的事了。更荒诞的是,前者还是在公门从事某种职业前来救援的人员,却是如此的无所作为;而对他们的不作为,却仍有许多的网民热心地为他们辩护。 什么时候,公德、公义、公门居然都没有了最低的底线了呢? 如果公共部门的职员连社会对普通人的道德期待都达不到,公众还能对他们提出最基本的职业要求吗?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Pork Belly的广播: 昨天正好在重庆,就去了吊水洞煤矿那儿。 昨深夜通报显示,共有23人在井下遇难。 08年以来,国家着力关闭中小煤矿,矿难数量大幅下降,事故原因也有偶发性。但无论多么偶发性的事故原因,都是23个家庭的悲剧。 在矿井一公里外,有位老矿工望着矿山说道:“矿难啊,就是男人用命换了一百多万,女人伤心两三年,就改嫁了。“ 我没接话,他又说,”这很正常。“ 重庆三个月里出现两起一氧化碳超限的重大安全事故。上次是9月27日,松藻煤矿16人遇难、38人中毒受伤。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一席 200人喜欢
岳毅桦,公益机构“新公民计划”副总干事。一席第801位讲者。 [视频] 流动儿童图书馆 2020.09.26广州 大家好,我叫岳毅桦,来自北京一个专注于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的民间公益机构——新公民计划。 留守儿童的问题我们谈过很多了,来之前我特意去数了一下,最近三年,光是一席就有超过五位老师分享过与留守儿童有关的内容。这么多年过去,留守儿童的境况有改变吗?确实,更多、更好的校舍被建起来了,很多孩子的住宿、餐饮条件也得到了改善。 那留守儿童的数量下降了吗?从教育部、从政府的数据来看,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დ的广播: 刚才接到电话,上来就报我的姓名和地址,问「现在在家吗?」我问「你是哪位?👮还是快递?」对方说「你不要管那么多,我在你门口。」一看是中国邮政。……越来越懂四大zy里的「免于恐惧的zy」,我需要心理疏导。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媛媛媛媛媛媛媛的广播: 分享网址 山东被顶替上大学者首发声:就想知道她怎么拿到我的录取通知书 小时候听我爹讲过一个比我们大很多的堂哥的事,那个堂哥就是被人顶替去上了大学,而且不是这样16年后才知情,是当时全村的人都知道,但都没办法。那个堂哥疯掉了,从他妈妈的骄傲变成在猪圈里打滚的精神病,被熊孩子们在脸上撒尿还哈哈大笑。最后有熊孩子抓了土公蛇整他玩,他把蛇放进嘴里被咬了舌头中毒而亡,si状可怖。 他的弟弟成年后出去打工,攒了几年的积蓄被人坑了后自鲨了。他们的母亲是一个独自带2儿1女的寡妇,守寡多年受尽欺凌,老年是女儿照料的,前几年去世的。因为她做寡妇地都被丈夫的弟兄占了,只能靠做豆腐干子为生养育几个孩子,所以我们都叫她“豆腐婆婆”,至于她真名连姓什么娘家哪里我们都不知道。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盘子 618人喜欢
第一件事我憋了有几天了,因为说不好就有点像站着说话不腰疼。干脆从头说起好了。 我父母住在武汉三环外一个小区,十年前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开发得不错有地铁了。算是个中低档小区吧,反正我觉得居住环境很一般我早就想给他们换房。这个小区几年前环境越来越糟糕的原因之一是业委会和物业勾搭到一块儿,业主们在群里每天要求罢免业委会。 我爹妈算是其间中坚,有一次我忘了是他们中的谁,因为一五一十把问题都说了一遍,被群主踢出去了。这不还有一个人在群里么,又拉回来了,于是这一对暴脾气一起骂了一通,外加邻居们声援,这事不了了之。 所以这个小区现在是这么个状况:物业还是那个垃圾物业,业委会的几个人每年从物业分点牛奶偶尔还出去玩玩,等于一群傀儡名存实亡;但因为业主们早就有群,在长期斗争中也都熟悉和团结了起来,所以等于又形成了一个业主松散自治的机制。前面不是说这个小区其实是个多年前鸟不拉屎的小区么,所以距离几个大型商超都有...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不能·喵大妍儿 480人喜欢
今年家属买菜回来和我说,小区门口已经层层把守,开始一个个人量体温了。我问如果高了怎么办,家属皱着眉头说量体温的爷叔表示高了立即送去发热诊所,不能放进小区,然后家里另外的人就要在家隔离,如果一旦发热也送过去。 小胖胖坐在我旁边,摸起来手感滑得像貂儿。我下意识问,猫怎么办?然后意识到,能怎么办,综合目前发生过的情况来看,好的结局是在家饿着、能够找到人偶尔来帮忙看看,情况不好就是就地扑杀,或者没人管,饿死。 “真出了事情别说别的了我可能连我的小猫咪都保护不了” 的这个念头,一度让我的心沉入了冰窖。 想起9岁那年我们兵荒马乱地匆忙搬家,我爸先把我送到了我姥姥那里让我等着。我有一个鱼缸,大概有个大鞋盒大小,里面都是自己野采的小鱼虾,幼儿园开始就养着,已经养了四五年了。从大人手把手教怎么做,到自己亲历亲为,定期换水,喂食,检测温度和水质,尽心尽力地把那些小田螺、鳑鲏、小虾和水草照顾好,作为一个小朋友可...
回复
来自:豆瓣小组
辣椒炒小鱼 17人喜欢
https://m.weibo.cn/1740006833/4466572028740453
回复
<前页 1 2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白宇极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