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nce

Joyoungster
来自: Joyoungster (北京) 2019-07-17创建   2019-12-12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La Bayadère 692人喜欢
这几日网上有很多关于上海财经大学前副教授钱逢胜事件的讨论。钱曾经做过我两学期的本科专业课任课老师。读到这桩丑闻标题时,我还跟朋友微笑表示毫不意外,但开始读正文以后,我却越来越震惊、愤怒,甚至在听录音时,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接着,那些我以为早已被我置之脑后的往事点点滴滴回到心头。在这里,我想记录一...
来自:豆瓣广播

风历历的广播: 现在越来越觉得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完全是灌输知识而不是培养思考能力。以至于现在读书、学习也是难逃“学而不思则惘”的惯性,不假思索地把书本上的内容视为真理。在Cornell上一门政治学Seminar的时候感觉完完全全被吊打,就是哪怕看再多文献,总是一种在接受知识而不是思辨的状态,难以进入到讨论之中。有一次我鼓起勇气发言,谈到我对某件时事感到愤怒,大家都一脸期待地等着我说下文,而我惶恐地意识到我除了本能的情绪和别人的看法,并没有形成什么自己的观点。读书也是,读那种收集了各家之言,仿佛一场精彩辩论的书,好像自己是一个参与不进去的讨论者,觉得别人说的都有道理,自己却无法开口。感觉自己的头脑从最初就养废了。现在就是努力多读富含精彩讨论的书,然后在脑内拼命组织观点加入讨论,希望把脑内的禁锢再打开。

来自:豆瓣日记
豆瓣时间 1977人喜欢
本文已获授权,转载自:一席(ID:yixiclub)| 讲述者:麦高登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主任 教授| 工作最终是不适合作为生活的意义的,异化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热爱我们的工作,工作是因为必须,而不是想做。 以家庭作为生活的意义也很脆弱。在婚...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yuiuio 8人喜欢
我尽量用很短的篇幅来写这次4.1生存挑战的回顾,因为我觉得它不值得太多文字。 (生存挑战:是我和5~6个朋友们一直在进行的一个低消费游戏,大家通过每天在微信群里报数字来彼此监督减少消费,这个游戏已经持续3个月了,创立的想法来源于GQ3k在一线城市生活的观察文章) 另一方面,我最后的结论可能有点丧,当然,我想法...
来自:豆瓣日记
姚璐 5029人喜欢
很多人喜欢说,“等我有钱了,我就……”。但你与理想生活的差距,真的只有钱吗? 我当了快7年自由职业者,走的恰巧是被许多人过度美化的旅行+摄影+自由撰稿的路线。 【1】 2016年前,我在国内拍了三年多风光,导致的最大后遗症就是我现在基本不敢在青年旅舍或游客密...
来自:豆瓣广播

Jeco的广播: 你一个一个的认识新朋友,最后又一个一个的送走他们。——这话说起来就感觉自己行将就木了,可我还远没到靠臆想回忆录挨日子的时候。

来自:豆瓣广播

锐利修蕊的广播: 还是想说一下,其实大家没必要在意评分和榜单这些东西,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坚持下去就好了,就算后面自己打脸更改在我看来都非常合理! 不管是粉丝还是路人,还是随便在豆瓣标记一下几星,我们太在意自己的“得分”得不得到别人的认可,也太希望控制别人的审美,但是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累,而且没所谓的事情。 我从来不在乎豆瓣书影音呈现出来的得分,国内外所有媒体给的专业评分和每年评选出来的榜单,我的建议也是参考看看就好,这里面有太多因素掺杂。世上每一个有效评分和名单的呈现,都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 但每个作品依然有一个平台分数的展出,其实是代表了广泛大众审美的集中提现。而榜单更像是总结这段时间能引起大家讨论,又不失自我风格的产物。 给一部你不喜欢的豆瓣250过九分的电影打了两星,在我看来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或是给别人都不喜欢,但真的触动到你的华语音乐专辑满分都值得为自己自豪,有多少曾经经典的书,现在拿来不过是发黄的纸?时间都会给答案。 因为这个世界上求同存异,“不一样”才是那个完美的诞生,不用顾及所谓的评分!打你自己想要的分数吧! 在这个世界活着,请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当你发现你和别人的评分审美都不一样的时候,那最宝贵的“个体意见”就降临在你身上了!请珍惜吧!!

来自:豆瓣广播

人五_的广播: 我朋友每次帮我一个什么我都记着,我也帮她一个什么或者请她吃饭,她总觉得我算得太清楚,生分。 其实我是太清楚什么是坏人,是普通人,是陌生人。 我没去学校的时候,如果没有特地打过招呼,其实没有必要帮我签到,因为我就是没来,而且不签我也不会知道,我知道有一类人,即便是“朋友”但你要是没来,看到你的名字也会绕开,因为她来了你没来,就是不公平。 所以才有人会抢走闺蜜的男朋友,有人会举报朋友的工作失误… 因为爱计较,喜欢比才是人的天性;两面三刀,落井下石才是人的常态。 因此我特别特别珍视每一点额外的善意,这不是理所应当的。 我说过很多不合适的话,有人截图转发嘲我骂我,我不怪他们,是我自己言行失当,但那些即便我做错了也帮我解释,私下提醒我的人,我会记得他们的好,因为这不是理所应当的。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帮我累特说话,会被人说网红抱团,我自己值得骂的也很多,也都还没被骂完,风头浪尖上引火烧身,反正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但是她真的对我很好,我见过真的坏人,就更不忍心让每一份善意落空。

来自:豆瓣广播

lowdive的广播: 电话里听我妈提起舅妈笑我出国十几年,还不如我表妹开培训学校挣得多;然后又听朋友提起同期同学已经拿到终身教职发好文章无数。换到前些年,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会很不爽和愤懑被聊起这些话题。如今真的是笑了笑就过去了。读这么多书、经历这么多事,其实终其一生追求的也不过是这么点修为:明白这复杂的世界上太多各异的人生轨迹,不需要去在单一的维度里做粗暴的比较,心安理得的不为同侪压力所困扰,也不去追求同侪的肯定。而最重要的事情永远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人生。

来自:豆瓣广播

维舟的广播: 我们这个社会,缺乏公共对话的传统。真正的对话通常倒是私下进行的。“公共对话”这个新事物出现之后,也往往带有“公共表演”的色彩;而那些旁观者,也并没有参与感,他们是看客,且由于公共对话的表演性质,而把它下意识看作是一场杂耍。

来自:豆瓣广播

怀空的广播: 台湾高中教科书中的公民的媒体素养。

来自:豆瓣广播

室内滂沱的广播: 一转眼都快半年没提窦唯了,该聊还是得聊一聊。今年从一月到九月就发了十张专辑,虽然不全是新录制的,但肯定是他发片最喷涌的一年,日常却很少见到这个名字,出现频率比往年都少,不知是因为乐队夏天让乐迷和公众有了新宠,还是怎么回事。以下是几个新想法。 · 是平均每年一次的给窦唯写文章这件事,在加速着让我成为一个成熟的写手。连着写了好几年,其实也写惯了,而且本来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音乐人,写自己最熟、最感兴趣的事儿总是相对比较容易的,但每次都觉得是个沉甸甸的大任务,必须要开动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自己。假设我的身体是一座城堡或塔,我必须把它所有的窗户全打开,甚至还要临时多凿出一些新的窗户,这样释放的感官,才能让我胜任“理解窦唯作品”。“写窦唯”给我带来的帮助确实非常重要,而且他总是在我生活倍感沉闷的时候发新专辑,听他的新作和写文章聊他的新作,能让我因为日复一日而渐渐垂下的感受力系统和快乐系统又恢复活力,还有他总是在一些农历节气或节日发片,导致我的感官节律也应和了时节,顺应天时总是件好事,给他写文的这几年,我的整副身心还是非常健康的。 · 说到底,窦唯现在的作品至少用一种很别致的方式告诉我,生活在这个经常被打着革新的名义肆意涂抹的古老城市里,想要自寻一份耳根的清净和内心的平和,不是不能做到。在这个巨瓮城市,瓦罐城市里,噪音,回声,眼花缭乱的视觉污染肯定会折磨人的神经,人如果注定无法从罐子口爬出去逃走(就算逃走也是立马跌进另一个罐子里),那只能在这个罐里修炼自己的平静,然后试着做一个有用之人。窦唯近两三年的作品,其实早已不那么扭结,怡然自得的感觉颇浓,人如果身为一个自然主义者就相当于具有反社会人格,那么也不必追问究竟是哪一方的错,只是双方搁在一起不合适而已。尤其今年这十张专辑,是窦唯五十岁发表的,站在这个年龄上,他开始想告诉你,“不合适”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他这种观世风格告诉我,如果一个人注定只能以自己的感受力作为生产工具和生存工具的话,想要避免“这一切终究无用武之地”当然是很难的事情,但日子还是照样流淌下去的,就像他曲子里面打扑克牌的声音一样,人们争来斗去,最终只是一场聒噪,如果觉得好玩就玩下去,人生就是图个乐儿。我知道窦唯的音乐已经深邃到这种程度,支撑他艺术表达的重要部分,还是北京人骨子里的玩世不恭,“调侃一切”有时就是回避重要问题的唯一手段,所以,“先干活儿,再想,想法全在活儿里了”,也是北京人一种特殊的劳动方式,不管是蒸花卷儿,还是捏糖人儿,北京的传统手艺总有这种感觉。

来自:豆瓣广播

王清欢的广播: 今天早晨起床突然想起李海鹏2018年的一条微博。

来自:豆瓣广播

porkpunk的广播: “不要以为我写给你诗,就是一种浪费和一种造作,我像个孩子,做一件事的时候,是全神贯注的,无心旁想,年轻人的心情,是这样的。也不要以为我的诗现在不是所有人都能懂而产生不安,当我们在屋顶上谈起“绿石子的河流”时,我确信,随着人们审美能力的提高和精确灵敏,这一切都是会被理解的,被爱的,人们不能永远停留在粗疏明白的叫喊和士兵的口令上。读诗的人本来不多,凡读诗的就是让人的精华注入自己心中的人,不能苟且,何况当一个作家可以不写诗,但绝不能不具诗情。——呵,我的爱人,我这是给自己打气呢,并没有说你不懂的意思。我愿意诚恳地改变自己,平静中必须有容量,而这正像在花钱时不能只想着黄金一样。我要把自己变得坚毅深沉些,这比较近乎我的习性,当然也要会玩,会做菜。 我很想对你说:再好好想想,假如真的我不能吸引你,让你生活中要舍弃很多爱好,那你就离开我。可是我也想过到那时会怎么样呢?我会再一次努力,追随着你,想办法得回你的爱,和别的求爱的人挤在一起,被热情和可怕的顽固燃烧着,那也许是一次结果为灰烬的燃烧,结果可能并不是年轻时青春所留下、所产生、所永在的那种银色花箔和泉水的飞升喷射,抖闪和飘扬,但我也要盲目地燃烧下去。”

来自:豆瓣广播

少学汉二回沪上的广播: l n 不分又不是什么大事。大气一点,有如咱们德宏傣语,直接把 l n 不分扶正成标准语,连拼写都改了。你民间分l n 的,自己个儿愿说的说就是了。这种与标准音不合造成的社会应对现象,是一种歧视。这种歧视反应到经济学上,被称为“语言税”。这个东西好像没什么解。你想,你很努力地学标准语,不也时间和人力成本么,母语者却能占到相应经济上的优势。推而广之,国际交往中的“英语税”、“语言税” (François Grin提出的L'Impôt linguistique )一直也没有消除。所以,我们一再说#语言权力是政治权力#

来自:豆瓣广播

无妄的广播: 1.用积极的信息(你是重要人物,你与众不同)来提高自尊,会激发个体做出更大的成就。 2.预测别人的行为比预测自己更准确。因为预测自己是有偏见存在的,高估情绪事件持续性影响。 3.批评而不愤世嫉俗,好奇而不受蒙蔽,开放而不被操控。 4.扮演某种角色通常会使人们内化自己的行为(行动就变成了信念)。 5.人类大部分的冲突和争论都源于人们过于关注自己的意见而并非去寻找问题的正确答案,因为过于紧张而局限在自己的观点上。 6.按大多数人的想法去做,大家都会说你好。(情境力量) 7.说服要素:传达者、信息内容、沟通渠道、听众。较快的语速代表着力量和能力,虽无法给听众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推敲,但也拒绝了一些不利思维的产生。 8.有时我们会错误的认为他人的反应是针对我们的独特性来的。 9.坏事比好事更有影响力,而且影响更持久。 10.亲密关系的增强会创造激情,严重冲突得到和解后,亲密关系可以激发更高的激情。 11.关系是一个建构物,如果没有得到维持和改善,就会随着时间而衰退,我们不能简单地期望爱情关系会像建筑物那样保持自身的稳定,我们有责任区创造最佳状态。 12.帮助行为能够提升我们的自我价值感。 13.化敌为友:接触、合作、沟通、调和。 14.情绪改变记忆,心境影响行为。 15.单个人是不存在的,人只有在关系中才能呈现自己。 16.在我们面临重大丧失的时候,我们不可避免的会哀伤,我们越能充分哀伤,我们就越不会得抑郁症。 17.依赖不管是从来源还是从功效,目地都是为了控制。 18.人无癖不可交,人无痴不可交。 19.过多的选择可能会导致无法适从,满意度、幸福感降低,选择太多带来信息超载,带来更多后悔的机会。 20.关于学习的最大的真理:开启人们的头脑并将它发展成思维的器官——概念思维、分析思维、序列思维。

来自:豆瓣广播

芒狗陈的广播: 社会给我们的容错率太低了 一个朋友小c跨专业考研两年未果 只好憋憋屈屈地从事自己本科相关的商务专业 不过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电商谁也能干 一天到晚加班改些狗东折扣 一不留神还得客串拼夕夕客服 你问她为什么不提升自我然后跳槽 智斗房东挤地铁糊口已经让人精疲力尽 甚至本科时期的外语技能因为生疏也退化了 你问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个好工作 因为好工作都要应届生啊 好 我们还可以说是她没出息她成绩不好她活该 另一个朋友小y 也是两次考研 冲击专业领域top2失败 所幸家底算是过得去 开始转战雅思申请香港 从大三开始没有一天消停地准备考试 久坐 然后发胖 姨妈紊乱 你问她为什么不停下歇歇 她不敢 香港十二月就截止申请了 再不赶上末班车毕业就27了 到时候催婚必然是比升学更重要的待办事项 好 我们还可以说她不够优秀 没有在第一年就高分上岸 我自己没有那么多曲折 一直是个老师不关注的中游学生 晃晃悠悠地升学读到了现在 学校也挺好的 导师也挺好的但 我想学韩语 我想学架子鼓 有时候我仅仅是想放空自己在床上瘫倒一周 但我不能 我要上课看文献 要准备各种各样的考试 要应付学校各种各样的任务诸如提交表格申请教室 我不能停 停下来我就会被甩出这个链条 没有成绩我就申不来奖学金 没有证书我就找不到体面工作 这一切严丝合缝 我不够优秀 所以我不配拥有额外的快乐 我的室友们比我优秀得多 保研上来 跟着长江学者 不到一百斤 也焦虑得紧 因为肉体还是不够紧实 因为论文没有眉目 因为各种各样的对她来说天大的事 她还不够好吗? 不是够不够好的问题 再“不好”的人都值得快乐和休息 但快乐和休息就是gap gap就是被落下 别无选择 有一次和留学生聊天 她说德国的大学生毕业后常常会出去旅行一年 做志愿者 或者酒吧和地铁里的歌手赚钱 看看整个欧洲大陆 问我 中国人也会这样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好说 不会的 年轻人们毕业以后会直接工作 是因为最近这些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需要年轻人的投入 一个完美的对外汉语式回答 其实我想说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ps:也在逐步调整自己 社会期望和自我期望并举 不能把社会对我的规约作为唯一束缚 让自己过得开心充实 是人生至高目的

来自:豆瓣广播

悠悠哉的广播: 建议大家这一生中,最好有一段一年以上独自生活的时间。离开父母,离开舍友,不和情侣同居的独自生活的一段时间。房间不用很大,租个二三十平厨房浴室基本的一应具全就够了。这个建议,不针对性别,不论男女都特别特别重要。因为只有如此,我们才能了解到生活的本质。生活本身其实真的有太多太多不起眼的琐碎的地方。而这些琐碎确是最磨人,提出来又显得矫情的东西。和父母住,住学校宿舍,和室友一起住很多时候都感觉不到。因为可不是属于自己的独处空间,比的就是,谁更能忍,往往很多事情家人或者室友就处理掉了,其实自己完全不知道,原来生活是这样。 从找房子开始 选址、朝向、大小、格局、价格、通勤的时常痛苦等等,风吹日晒的去亲眼看房反复对比。挑选家具电器,对比各种价格。办理网络选择套餐。购买锅碗瓢盆,买几个,多少钱。衣架竟然要买成打,调料备齐竟然要这么重这么多钱。袜子衣服随手扔他不会自己消失,也不会自己变干净。床单被套不经常换,真的会身上长湿疹。洗换全套真的可以花大量的时间和汗水。家里真的要经常打扫,不然灰尘真的会让人呼吸道受不了。真的要穿拖鞋,不然脚底真的会脏,爬上床就会加剧洗床单的频率。吃完饭真的要把碗里的残渣先在垃圾桶里倒干净,不然抠下水道的时候真的很想死。洗澡的时候真的尽量把掉下来的头发及时清理干净,不然下水道真的会堵到哭。马桶真的要洗,不然真的会不干净会不健康。厨房灶台真的要用完就马上清洗,不然真的会粘哒哒还引虫子。衣服真的要整理归纳好,不然家里真的没地方放。 衣服真的要分开来洗,不然真的会衣服上各种毛,身上各种毛就容易长东西。定时要检查沐浴露牙膏纸巾等的库存。水电煤真的要算着花,不然钱真的不够用。一个人生活没人监督生活真的会时差颠倒身体状态真的会差到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一切的一切都会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这些事情还不是一周做一次就能解决的,还真是每天都在不断发生不断处理。不做到,原来真的会让人生病免疫力下降。以上这一切乱七八糟的琐碎还只是保障一个人生活环境的基本健康罢了。 更别提下班或者放学到家,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以前的这一切都是谁在做?每天这些日日夜夜不断发生重复的琐碎的事情,不断千叮咛万嘱咐随手要关灯,东西放放好。 不自己经历这一切,磨练过这一切。永远不知道,原来生活是这样,不知道生活原来这么多的琐碎。以为目前拥有的,只需要操心读书工作人生就一切顺利万事大吉的,就是生活的全部。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想当然着,也不以为然着。不论男女,如果不经历了这个过程,直接进入婚姻,绝对就是一地鸡毛。家庭的琐碎处理,完全取决于谁的容忍度更高。容忍度低的那个人会被动的,去处理这一切,又因为没有经历过,真的是心力交瘁,内心崩溃。另外一方可能完全意识不到还理所当然。日以继夜的,就是不知道为一些什么狗鸡吧的东西吵架。这一切都是好像拿不上台面来讲的事情,看上去就像无理取闹。真的不知道多少情侣和夫妻就是为了为什么你的袜子乱扔。为什么你就不能回 为什么你就不能回家顺手带一瓶酱油呢!为什么你就不知道该做什么呢,为什么不知道该帮帮我呢?(其实人家是真的不知道)是的,没经历过直接跨步到婚姻中的人,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事情是生活中本来就有的什么该做的,更别说等到有孩子的时候的更多琐碎了。没有见过冬天的虫子,怎么知道什么是冰呢?是真的不知道在同样辛苦工作中,还要承担更多生活中的琐碎究竟有多崩溃的。但这不是一句不知者无罪就可以过去的,日子永远在继续的。当然如果觉得已经能力可以的,可以养只猫,提前体验一下带孩子的辛苦换尿布,换着口味营养搭配,哭闹,真的很容易生病也真的很容易死掉…定时跑医院。衣服又贵还换的勤快,还不能乱打骂,考虑心理健康,还要陪着教育读书择校,在老师面前当孙子…等等。不论是出于自己本身也好,找对象也罢都大家最好都有自己独立生活过的一年以上的经历。不会对于真正的生活过于疲惫,也不会对于生活的安逸过于理所当然。 但是现实就是很多人理所当然。不独居过真的不知道,觉得不过就是做做家务吗?然后就上当受骗一辈子独自承受n多人的琐碎。 生活真的就是,琐碎的同时,还要赚钱吃饭,深造提升这一切都已经是最完美情况了,更别说随着年龄环境带来的疾病,职场的撕逼,孩子的矛盾,和长辈的矛盾等等。 哪一项,都是少不了的,都是客观必须存在着的。当你感受不到哪一项时,一定是有别人在帮你做了那一项,到时候就知道为啥我国大多数女性对于一句“不过就是做做家务吗”有多崩溃了。当然独居也是人生中唯一清闲又美好的时光独居的坏处就是你会爽到不想结束独居。 也不大容易被骗进婚姻做免费保姆。每个人都不一样,多去体验多去经历把各有各的处世之道,各有各的解決方法 生活不易,真的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让自己的生活,能够易一点吧。现在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转)

来自:豆瓣广播

porkpunk的广播: 我现在总结了哈,就是这个社会(尤其是父母一代)要求女生在每个年龄段扮演不同的角色。这些角色之间常常有强烈的冲突。相比之下,对男生要求基本是线性的。大体上极端地说,社会主流价值观要求女生在30岁以后逐步放弃那些她在20-30岁之间被要求努力拼命实现的

来自:豆瓣广播

赫恩曼尼的广播: 好好忍耐,不要沮丧。如果春天要来,大地会使它一点一点地完成,我们所做的最少量的工作,不会比大地之于春天更为艰难。——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来自:豆瓣广播

冬惊的广播: 前几天有友邻问我如何应对生活中的男性凝视。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譬如当你的男性朋友或者追求者屡屡问你为何不化妆、穿高跟鞋、戴隐形眼睛的时候,应该如何告诉他这属于一种男性凝视(male gaze)。我的生活中其实这样说的人比较少,但还是有,而且并非无可救药的直男癌,只是他们意识不到自己这种建议其实是男权的。 曾听说日本女性认为化妆出门见人是一种礼貌,韩国的很多父母都会为女儿存一笔整容的钱。这种说法有多少普遍性我没有调查过,但日韩确实是女性地位较低的国家。 我们应当告诉这些喜欢随时随地给女人提建议的男人:女性美是一种选择,不是一种义务。当女性美成为义务的时候,这种“必须精致”的想法就会耗费女性太多时间、金钱和注意力,会不自觉地成为她所追求的一大价值以及评价自己的重要指标,从而影响她在更大的层面追求自我实现。 每当有男性委婉指出我化妆比较好看,或者问我为何不化妆的时候,我就会心想他为何觉得自己有资格提出这种要求和建议呢?我评价他的外表了吗?我问他的建议了吗?是我让他买单了吗?还是因为他对我有好感,所以觉得理当提出这种期待? 在我的常识中,社交礼仪应该有这么一条:不应该主动评判别人的外表,除了赞美,因为你可能冒犯到别人。男人见我之前又不会化妆,甚至也未必会因为要见我而提前一天洗个头。男人的社交(约会)礼仪可能最多就是刮个胡子,着装整洁。女人却好像有做头发、化妆、隐形(美瞳)、高跟鞋、首饰、包的全套。在25-27岁那段经常约会的期间,对外表的重视一度让我感觉非常没有安全感(在此之前我有一段时间几乎是“不修边幅”的),我甚至每次约会都会穿不同的衣服。而且我不会总是让对方买单,也会想办法请回去。但无论怎么投入,都会有比自己更年轻,更美丽的姑娘。一个很容易被外表吸引的男性,总能找到下一个更美的目标。 不如早点告诉他们,我美不美不需要你的定义,我不care你的那一套。男人有不打扮的权利,女人也有。正如不是所有的直男都是直男癌,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把美丽放在舒适之前,有些女人厌倦了这一套,已经懒得时时刻刻都“精致”了。

来自:豆瓣广播

didi_wu的广播: 因为这些年来我陆续会接设计品牌commission的缘故,这周连续见了两个设计师,都约在了纸醉金迷的地方吃饭喝酒。一个是来自西班牙以派对出名的小岛的牛仔服设计师,十多年前从圣马丁毕业在公司里干了几年后自己出来创牌子了,小哥的副业是DJ,夜夜笙歌不亦乐乎。我看了他的设计觉得非常街头,或许是牛仔服的原因所以没啥很独特工艺的地方,忍不住好奇的我迂回地问了他这个品牌到底是怎么做起来、还在汹涌的时尚大潮中屹立起来的呀,一大杯酒下肚我基本听明白了——小哥家里不缺钱,在圣马丁时期经常主持开派对,周周开,有天跟他同届的Christopher Kane光临了,于是小哥在圈里的人际关系从此建立了...小哥感叹地跟我总结人生经验说,“人生就是一场大趴踢啊”... 第二个是我四年前刚来伦敦还在学设计时的同学,韩国妹子在设计学位后又读了个奢侈品管理硕士,现在自己创立设计小众皮包,采用金绣等等复杂刺绣工艺,一个包可以买到上千英镑,现在在泰晤士河畔租了一个三层楼的房子,作为家和工作室,我问她怎么打开市场的,她说她通过Harrods建立了阿拉伯世界顾客群,再加上她自己也是富二代,所以insta上一直是出入各种米其林的美食照片,于是特多那个圈子的关注者,其中不少也成了她顾客... 在众多资本上吸纳更多资本、在本就丰富的人际关系上叠加更多利益往来,果然是这个市场(甚至是现在这个世界)的运转法则吧,无论商业也好,还是设计界,还有艺术圈。对比之下,默默做作品的人可能真是会穷苦一生的,我想起几个月前在彩窗玻璃老师那里遇到的另一个艺术家,她今年也五十多岁了,一边做作品一边在中学教课,她给我看她彩窗作品照片我觉得有点眼熟,后来跟她聊得挺开心于是互相交换了名字联络方式,我再上网一查,原来她的作品是被V&A博物馆收了的,就挂在彩色玻璃那个房间里,和中世纪的一起,我记起原来是在那里见过她的作品。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已被主流认可的艺术家依旧要去一所中学里上班,何况是更多的还没有进入主流视线的... 但我想没有孰优孰劣,这都是自己的人生选择吧。比较痛苦的可能是明明是前一种却想成为后一种,又或者是明明只能做后一种却也想享受前一种。(好吧我可能就在说我自己,依旧没做好一辈子穷困潦倒的准备,但是又想任性地谁都不理只是做自己的作品XD~~~)

来自:豆瓣广播

大生的广播: 看书是休闲轻松的,学习是辛苦费力的。看书可以看过就忘,看什么无所谓,实质是一种消遣,学点东西算是额外捞着…学习目的性就很强,得系统,得吃透一本书、做笔记、背诵、理解、思考。多数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在学习,并由此心安理得或者自视不凡,其实只是一种传统的、小成本的、优雅的消遣。很多人看了其他专业一两本书,就觉得自己学习过某某,然后信口开河——大概也是没分清楚学习和消遣的区别。他以为自己学习了,其实压根是消遣性质翻了一些书,偶尔记住几个词,留下一点大致的印象而已。

来自:豆瓣广播

可可西里在哪里的广播: 书呆子不是书读得太多了,而是读得太少了。 我书读得不多,所以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对自己不熟悉的作品进行点评,即使写了书评也只是记录自己在读那本书时的一种心情。 我生平绝对厌恶的事情不多,但“开书单”算其中一件。 在我看来,开书单与开药方差不多,只不过随便开书单容易造成他人精神上的死亡,而随便开药方容易造成他人生理上的死亡,二者区别不大。 但是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人,包括我的亲朋,总会过来问你,希望你给他们推荐几本书,我不喜欢,一般就是回答我最近在看某某书而已。 读书是为了什么?说句不好听的,有些人纯粹就是为了装逼,这可能是我通篇说得最不负责任的话,但实在是不吐不快。 我最近在看《大地的阶梯》,阿来的文笔自然不需要我再来夸赞,在此之前我还看过一本书《突然就走到了西藏》,是陈坤写的,同样陈坤的演技也无需我再去夸赞,但如果我在文学领域拿陈坤与阿来进行对比,无异于是让特朗普来跟我对彪东北话。 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过这样的言论:这书看到封皮就觉得辣眼睛;看作者就觉得不行;看到这书的腰封就想把它腰斩…… 对于这样的人我不敢跟他们谈读书,我怕他们张嘴闭嘴都是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和茨威格,而一旦提到大冰之辈就像脏了他们的嘴似得,都恨不得啐上几口。正因为如此,我选择缄默不言,我看过大冰的书,也拜读过马尔克斯的名篇,但是我从来不会因为读非名著这件事而感到羞愧,读书是养自己心的,不是养别人眼的。 他们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他们又都喜欢去争辩,好像只有争出个一二三四才能将他们沉甸甸的有趣灵魂彻底呈现。文人相轻,古人诚不欺我也。 最后,我还是得说一句,有些书称之为垃圾并不为过,但是如果一本书里一个优点都寻不出来,那也是件很厉害的事情,我觉得这跟写出千古名篇的难度也差不多了。 如果垃圾真的一无是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拾荒者? 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垃圾也有回收利用的价值。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Joyoungster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