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SC以及相關評論

Alas
来自: Alas (广州) 2018-12-23创建   2019-06-26更新

3 人关注
来自:豆瓣广播

.的广播: 以前读人文社科的时候,总会觉着自己的idea很好,自己的理论视角很好,自己能看到别人没看到的地方,quant方法没有什么是学不懂的,所以在top school读博以后工作也是应该的(不管现实中能不能实现)。现在转了方向,开始上硬核些的理工课程,很容易就发现自己的智商上限就摆在那里,所以心态开始变成该划水划水该摸鱼摸鱼,在自己能胜任有优势的小领域玩一玩就好了,至于以后干嘛能有啥成就,听天命就好了(连人事都不想尽)。至于人文社科层面的争吵(从嘲讽发在顶刊的文章水,诧异某些人能在top school找到教职,到一些社会议题、意识形态的争论),都越来越缺乏兴趣。也不是说人文社科完全没意义,自身修养也好,视野扩展也好,甚至社会介入层面也罢,多多少少总是有些的。只是在很多领域,技术层面的标准线就是不高,至少有很大一部分人都能达到,以至于热点与风向、立场、理论视角、个人经历等等都能成为很多人良好自我感觉的组成部分,毕竟没有更加硬核的标准线消除这种自己比别人(至少比大部分人)厉害的错觉。至于最后能不能找到top school教职,却又在前面那些东西的基础上,讽刺地取决于光鲜履历、圈内的各个层面的academic taste,社交能力与人脉、sell自己的能力,以及运气。当然也不是说理工科做的科研都有意义(大部分也在灌水,包括CS领域),但技术层面的下限以及区分度就放在那里,更容易消除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大家很容易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上限,然后该干嘛干嘛。以及,就在我接触到的圈子来说(毕竟从人文转社科又转理工),(就内部相比,不做圈子间的比较),人文圈子自我感觉最为良好(自我感觉良好的定义是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之后是社科纯理论>社科定性>=社科定量>>>理工应用(或实验导向)>>理工理论(或数学导向),其实这么一路下来,技术层面的硬性标准线也成正比。

来自:豆瓣读书
(7人评价)
作者: Alexander Wendt
出版社: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2015-4-30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Catherine Adams, Terrie Lynn Thompson
出版社: Palgrave Pivot
出版年: 2016-11-16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David Chandler
出版社: Routledge
出版年: 2018-1-29
来自:豆瓣读书
(7人评价)
作者: Andrew Kipnis (Editor)
出版社: Palgrave Macmillan
出版年: 2012-12-24
来自:豆瓣读书
8.5 (25人评价)
作者: Luigi Tomba
出版社: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2014-8-12
来自:豆瓣读书
(4人评价)
作者: Goncalo Santos / ‎Stevan Harrell
出版社: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出版年: 2016-11-11
来自:豆瓣广播

Lutetium的广播: 转发看客inSight的日记 不化妆,是韩国女生的一场越狱 对外貌的苛求和消费主义是互相促进的。

来自:豆瓣广播

Asherah的广播: 这是我当时用来解释质量的比喻。@126329669 “你看,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充满各种各样的场。你见识过磁场对吗?”Eobard说的很肯定,那个孩子果然点头。 “引力也有它自己的场,我们看不到它们,但我们能够观察到。在所有的粒子之中,存在着一种最为特别的粒子,它对其他粒子的影响让其他的粒子产生了质量。” 那个孩子一脸茫然,他皱着眉仍然在仔细地思考Eobard的话。“它对其他粒子的影响让其他的粒子产生了质量。”这个孩子重复着Eobard的话,咀嚼着每个单词的意义“产生了质量?” Eobard突然有了讲诉欲望:“孩子,你最喜欢的科学家是谁?” “噢,我会选尼古拉特斯拉。”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选择。”Eobard赞叹,“我希望你为我想象特斯拉去参加一个科学展览,房间里面有非常多的服务员,人与人之间的空隙就是场。一个无名小卒可以在人群中随意穿行。然而当特斯拉进入房间的时候,一定会吸引很多粉丝。他的粉丝,工作人员会围在特斯拉周围,减慢他的穿行速度。在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空隙被大大缩短,那代表场被扭曲了,特斯拉也因为这种扭曲的力场产生了质量。” 那个孩子低着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来兴奋地说:“他的粉丝一直都离他很近,力场一直都被扭曲,所以他的速度永远也无法恢复,而那就是质量对吗?” Eobard用赞赏的目光看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理解了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的希格斯场。“他的粉丝自从宇宙形成那一刻就一直存在,所以是的,那就是质量。”

来自:豆瓣日记
爱肯德基的小春 68人喜欢
Contemporary Social Theory Week 1: What is Theory? Hans Joas and Wolfgang Knöbl. 2009. Social Theory: Twenty Introductory Lectur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hapter 1: “What is Theory?” John Levi Martin. 2015. Thinking Through Theory. W. W. Norton. Chapter 1: “On Theory in Sociology.” P...
来自:豆瓣广播

淚奔の鹤同学的广播: Darren Byler 在 Logic Magazine 写的这篇 “Ghost World”,在他过去接个月的论述之上还有了提升,比以前的讲述更 incisive 了呢。Technological dystopia 这条论述的逻辑从 Megha Rajagopalan 在 BuzzFeed 上的那篇报道开始,把地球上一个角落的人权、压迫的问题,提升到了时代性的高度。这篇 “Ghost World” 又把它跟广泛的人口管控和国家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网址请自行 Google。)

来自:豆瓣广播

[已注销]的广播: 转发新京报书评周刊的日记 在技术统治的世界,人文学科正面临衰亡吗? 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生,我曾经很愚蠢地以为只要生产力先进到一定程度、经济发达到一定阶段,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所以愚蠢的认为人文研究没什么价值。可后来发现“技术发展”和“人文进步”一定是相辅相成的,人文环境恶劣的社会里,技术也不可能真的自由发展

来自:豆瓣读书
8.5 (59人评价)
作者: [美] 大卫·S.亚伯拉罕
出版社: 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18-9
来自:豆瓣读书
(3人评价)
作者: Jeffrey C. Goldfarb
出版社: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出版年: 2007-11-1
来自:豆瓣读书
8.5 (160人评价)
作者: [美]尼尔•波斯曼(Neil Postman)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2019-4-1
来自:豆瓣广播

人五_的广播: 我剥夺不了任何人的任何权利,那些想要靠身体改变生活的人,那些拿着钱想要去支配他人的人,我都改变不了,我只是一个画画的。 想要代孕的同性恋依然可以拿着催卵针下女性像机器一样分泌出的卵泡做试管,然后接种在那些比中国还要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少女的身上,等她们十月怀胎,再拿走那个孩子回家跟父母交代,跟社会交代,跟自己交代。然后发微博发朋友圈炫耀自己的天伦之乐。 这些事情要做的人还是会去做,他们反驳我,说我道德婊装圣母,觉得自己理性睿智聪明,觉得自己是社会价值分配的既得利益者。 他们才是真正的道德婊装圣母,他们都不敢承认自己的自私与恶,那些辩词根本不是为了说服我,是他们作恶前的自我催眠和心理功课。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Nicole Redvers N.D.
出版社: North Atlantic Books
出版年: 2019-3-26
来自:豆瓣读书
8.5 (58人评价)
作者: Anna Lowenhaupt Tsing
出版社: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2015-9-29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Nicholas Agar
出版社: The MIT Press
出版年: 2019-3-12
来自:豆瓣读书
(7人评价)
作者: Jack Goody
出版社: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1996-6-24
来自:豆瓣读书
9.1 (40人评价)
作者: Elizabeth Kolbert 伊麗莎白‧寇伯特
出版社: 天下文化
出版年: 2014-11-27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劉斐玟 / 朱瑞玲主編
出版社: 中研院民族所
出版年: 2014-9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Lynda Mugglestone
出版社: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2003-4-10
<前页 1 2 3 4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Alas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