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有一天》

花椰菜
来自: 花椰菜 (北京) 2018-11-24创建   2021-05-18更新
16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40人喜欢
有一天晚上,遇到的出租车司机步步紧逼隐私的架势几乎可以去刑侦科了,于是我虚构了另一个我的人生供他殷殷关切,忿忿不平斥责“前男友”的那段非常之激昂,以至于我忍不住用手机录了下来,因为说得太投入,他不时回头看,走错到右转道,又硬扳回来,还被拍了照⋯⋯下车后也是久久不能理解如此自来熟没有边界感的人。 然而又有一天,初次见面的女孩对我好信任,十多分钟的路程几乎就讲清她的人生,我却心怀善意,认真倾听,换位体会她的感受。对陌生人不设防的倾诉,可能也是一种情不由己的冲动吧。 一个来自上海的手机号,电话里的外国...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15人喜欢
每次去完国营超市,没有一次不边往家走边生一会儿闷气的。 但我又没办法不去。在现如今的北京,小区附近能有一个几分钟路程、体量小巧、种类颇全、肉菜新鲜、时常又有一些时令生鲜蔬果的超市,可以说相当珍贵了。猪牛肉价格虽然随行入市涨幅很大,但也一直保持在平稳的峰值,并且像是弥补高涨的肉价,海产品时不时变幻着花样,海带、海米、小银鱼、鱿鱼、鳕鱼、秋刀鱼、海鲈鱼,就算只是看着也觉喜悦。所以没骨气就没骨气吧。 昨天去完超市,我基本就更不生气了。 是这样的。生鲜冷柜前,【一如既往吊着脸子的】卖肉师傅正从俩个女人的...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242人喜欢
▽ 有一天,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里,我一上去,就迎面看到一个女孩手持大约介于16开与32开书本之间那么大的镜子,在人的缝隙中化妆。两站后贴好了透明双眼贴,一站涂好了眼影,再一站刷好了腮红口红,化妆品从挂在手肘弯的帆布袋里交替进进出出,画好后确实面容神采熠熠,此时刚刚好到了上车人特别多的那站,人流蜂拥而入(其实也只能入得下几个),时间卡得真准。完全被她如在无人之境的稳定状态吸引了。 ▽ 实在是太爱探究地铁里人们都在看什么书了。最近有一次是看到旁边的人在读萧伯纳的《芭芭拉少校》,kindle 的字号几...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7人喜欢
▽ 我有时候带着大家去看植物。把自己喜欢的地方和植物分享给别人也很高兴。再也没有比我们这个“农林天地”群更美好的群了,经常是四个人从四面八方随手分享正在吃的一盘菜、长芽的土豆、开花的大葱,或者早上窗台上开着的一朵月季花,有时切磋切磋园艺或者共同吸吸猫什么的,触角间或还伸到莫斯科的树或者新英格兰的秋景。有一天,陆老师在群里忽然说,“我翻了翻《怎样观察一棵树》,就像大表姐(他们都这样叫年纪忝列第一的我)被压扁了变成了一本书。”真是很妙的一个句子。 ▽ 我们从天坛的西路横穿走到东路,经过中轴线时,陆老...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46人喜欢
▽ 有一天,我在地铁上,右边坐着一个奶奶抱着小孙女,左边坐着一个男孩,对面他的女孩站着,过了一会女孩就坐在男孩的腿上,俩人一起听手机里的音乐。我左边男孩抱着女孩的姿势,跟我右边老奶奶抱着小孙女几乎一模一样,如果在我十二点方向有个摄影师拍照,想必抓拍的这一幕很有意思。 ▽ 我和老爸一起看了个少儿节目。主持人问:“你在幼儿园哪个班呀?”小女孩答:“我老是在小2班。”“那你喜不喜欢去幼儿园呀?”“喜欢!就是睡觉的时候不喜欢!”“为什么吖?”“因为幼儿园的床太小了,每次乐乐的脚都碰到我的头了!”“乐乐都...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15人喜欢
▽ 有一天,我在机场等待托运的行李。身旁有个焦虑的女人,以极度烦燥的语气一直在怨天尤人行李怎么还不到。我像是站在一团饱含毒素的黑暗浓雾旁边。传送带终于转起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是在沙漠中饥渴难耐时看到了水源。第一个出来的——竟然是个高畑勋《再见萤火虫》的铁皮糖果盒!谁会专门托运这么小的一个小东西呢?还是原本被谁丢掉的、搬运工又好心把它送上了传送带?就在小铁盒渐行渐远的时候,人群中钻出来一个小女孩,清清爽爽的,像小鹿一样,小跑了几步,在众目睽睽之下领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忽然觉得很开心,身旁有毒的浓雾...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0人喜欢
▽ “毕竟是个在新年假期里接连两次吃到双黄蛋的人”,以后可以给别人这么介绍自己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想,(新年+双黄蛋)*2,这样轻度偶然性的事情还是蛮奇妙的。 ▽ 一对父子上了地铁,大概是刚刚购物完。儿子一坐在我旁边就拿出书来看,《海底小纵队》,高大的爸爸站在他面前,也怡然自得地打开了自己的书,《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车一进站,爸爸用目光示意儿子别看了暂时先停下来(城铁,进站时并没有体恤地打开车厢内的灯),车一出站,俩人心照不宣,又继续埋头看书。儿子很快地翻完一本,放回脚边袋子里,又挑一本,就像...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5人喜欢
▽ 有一天,我旁边坐了一个抖腿抖得天崩地裂的男人,我几乎就在振幅中心,感觉自己像是缝纫机在跟着他欢快地走线。有一刻我烦燥得几乎要拍他肩膀让他停下来了,可这磅礴而出的冲动还是消解在欠了欠身重新调整了下坐姿的动作中。无法忍受到快要发狂,我再度重新调整坐姿,假装肢体幅度很大撞到了他的胳膊膀子,企图像惊扰一个正在打鼾的人那样让他止歇。一切都是徒劳的,他看着手机自成一统,而我像个默剧演员。 ▽ 对面是一对母女。 妈妈:“你脱口就说你作业写完了,说明你想都没想就撒谎了。” 女儿:“我是不小心说的……” 妈妈...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0人喜欢
▽ 很多年前的有一天,我在上海人民公园,正要拐进里面的MOCA当代艺术馆,被一个姑娘叫住了,问我能不能帮她一个忙。她在附近的美发造型机构学习,要找一个人来完成作业。很奇怪,看着她坦诚的眼神,和那种完全友好的说话态度,一向冷漠的我竟然跟着她去了。。这之后有很长一阵,我变成了棕黄色的卷毛,为了等待卷毛重新变长,有时在脑后抓一小揪挽着。那个阶段夏天还爱穿吊带背心,配着工装裤呀大摆裤呀大项链呀,去看艺术节呀在白白的空间里认识艺术家看个边缘题材纪录片儿呀⋯⋯啊~摇滚姐姐的时代,那些晃膀子露后背的夏日(和勇...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0人喜欢
▽ 有一天,我准备进地铁,两个安检员在聊天,一个对另一个说:我那个朋友啊,可是亮马河扛把子…… ▽ 以为自己不带钱包也能走天下。同样是在这站,有一天地铁卡没钱了。。周围没有路人甲,只好求助工作人员,卖票窗口的姑娘竟然用自己钱给我买了。她上班不能拿手机,我不能微信转账给她,她摆摆手说不用给了就一张票嘛。我抄下她的工号牌,过几天专门去还钱,发现还把工号抄错了。不过终究她的同事在记事簿上找到了她的名字,并帮我转交了钱。 ▽ 有一天,我们午饭后去对面的公园里走了一圈。这个公园小得,称之为“公园”就像有些...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6人喜欢
▽ 有一天,也算是胡作非为吧,我把半条鲈鱼和一条鲫鱼炖在了一起。。 ▽ 有一天,在下班高峰期的地铁换乘站,我听到身后的男孩对女孩说,“来感受一下地铁的恶意”~~而我想给那些走路老踩别人、总爱保持零间距的人施以“解除武器”咒。 ▽ 我看到一个妈妈出了地铁车厢,儿子从另一个门跑下来,欢脱地跑到她跟前。孰料妈妈扬起手就朝小儿甩了个巴掌,真正是“劈头盖脸”,她情急之中还带着慌急的余味。孩子和我和旁边目睹到的人都呆住了。。我竟然一时无法判断此种教育方式对不对,面对有可能走失的这么后怕的行为。 ▽ 过年在家...
来自:豆瓣日记
花椰菜 5人喜欢
人在路上走,很容易就能窃听到他人的生活。 以下基本都是我在地铁上听来的。实在不怪我耳朵长,而是他们讲话太大声。从只言片语里揣测他人的人生,也着实是行路的乐趣,星星点点的语言和扫描到的外貌、穿着、肢体细节,似乎比手中的书还要生动好看。 1、面对面的这位中年女人,微胖,不过还算未完全发福,穿着普通,白上衣,米色中裤,提着超市袋子,刚买的一兜杂货放脚下。然后电话响,她一直在讲,有点文化人的雅腔,内容则吓我一跳。“美国那边的任命下来了,两个副主席——我刚刚被任命美国国家艺术品交易所副主席,还有一个美国国家证劵交易所副主席。只有我立足了,才能把大家都搞好。现在有些东西可以置换一下……大老板批了个艺术品银行,法人是我姑妈的儿子,我弟弟,搞了几十年金融了。他不懂艺术,给个馒头都觉得比艺术品值钱。亚洲艺术家协会在国际上都非常出名。你把简历弄好了,我给你在网上换一下。你将来的福报一定是很好的……” 2、 “...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花椰菜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