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歌

joe

来自: joe(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09 10:38:28

2人 喜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09 12:23:22

    生如夏花
    有没有人在光明中沉睡一生一世,终于在暗夜降临之时醒来?能够听清的歌词前后,那些似乎不得要领的叹词,好像在说什么,其实也在说什么,但自己却明明白白地不懂。但并不由此感到难过。歌如夏花。回眸如夏花。醒如夏花。睡如夏花。生如夏花。死如夏花。沉默如夏花。歌唱如夏花。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09 13:21:12

    和兰花在一起
    曲子好听,题目也好,好得出乎意料。而且雅。而且大雅。在一起久了,会不会人淡如兰?会不会在松风月光中,站如兰,坐如兰,举止如兰,谈吐如兰?与伊在一起,这样的题目好,却没有好到出乎意料。与joe 在一起,这个题目听起来就落俗。与蛇在一起,看起来毛骨悚然。与鬼在一起,有没有魂魄出窍?想起来,也曾与兰花在一起。不过,与其说在一起,倒不如说是路过更为恰当。在山里行走时,见过野地里的兰花。在一起多久才算是在一起?聚散离合,长久短暂,我不知道。见过在山谷山坡松林中的兰花,但不记得曾见过山谷山坡幽然绽开的兰花。不过,音乐一旦响起,这些想法就都不重要了。和兰花在一起。且听风吟,且听兰花,且听5分9秒的旋律描述与兰花在一起。禁止如此回答“你昨天却哪儿了”的问题:少罗嗦,我MD和兰花在一起!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10 16:14:45

    久石让-疯狂的夏
    记得好像是冰冰啤在这里推荐的。整首曲子都是弹拨敲打的声音。有趣。不知为什么将那些跳动颗粒似的音符与夏天那些各种颜色昆虫联系在一起。昆虫飞来飞去,爬来爬去。神出鬼没。声音积极,态度积极,形状积极。蚂蚱精力旺盛,一飞一跃,就从菩萨蛮的这边到了另一个边。还有,久石让和我共同拥有一个名字:joe。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10 16:27:38

    忘记是谁的作品。现在也无从查找。曲名叫做曲目1,曲目2直到曲目11。

    弦乐四重奏。是现代作品。最最喜欢。甚至超过贝多芬的第五交响乐。超过那忘记名字的钢琴协奏曲。贝多芬和那位忘记名字的作曲家,都只是将最为独特最为精华的旋律谱写了一个开头。特别伟大的一个龙头。一两分钟之后,就显得平常了。其余部分似乎都不能让我静心听完,而且要惊诧地想,为什么不能始终伟大。两部弦乐四重奏,所有的乐章都很好,可以听很多遍,从头到尾全都很伟大,很amazing。听一遍赞一遍。对这样两部直入我心的声音,如此喜欢,对那些伟大的名字,应该没有构成不敬和亵渎吧。没有记住作品的名称,作曲家的名字,演奏者的名字,想必也是可以原谅的。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10 17:52:58

    alex murdoch -home
    这是让我听着狂喜想着狂喜的歌。狂喜,不是因为听到有人问什么时候回家,不是因为因此想到有人想要回家,不是因为问究竟是不是已经在家里。不是因为这些很难回答的问题,也不是去想是谁,会想怎么困难的问题。不是因为一首简单的歌能够问出爱因斯坦级别的难题。让我狂喜的,是因为它的重复。一个问题可以连着问八遍。然后试着回答,还是八遍。然后一句唱词,唱了十一遍。不仅唱词重复,旋律也重复。没有见过这么有才的。美在于重复。重复应该不是罗嗦。不仅重复,还故意弄得很嘈杂。让重复显得美的,一部分功劳要归于伴奏配器。有变化。这样的歌,连着听十遍八遍,不算暴殄天物。几句歌词,若只唱一两遍,还有什么魅力?让言简意赅去该去的地方。重复万岁!!!!!!!!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6-22 11:29:40

    天亮了

    斯琴格日乐的歌。第一次听她的歌,是与臧天朔唱山歌。记得当时到读沙不久,上了一个帖子写听到那首歌的情景。写那个帖子时,只知道她的声音,却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在电视上看到的她的样子,摇摇晃晃,唱出响亮透明的高音。很被她的声音和样子蛊惑。后来看到她被包装了。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那些那些歌,感觉她被用来包装那些歌的,而不是相反。天亮了,以及同时的其他一些歌曲,是她自己的作品,很可以一听。大约有三五首。很为她感到遗憾,好像她应该唱一些更好的歌。不像王菲,因为王菲已经唱出自己最好的歌,从此不唱也无所谓。而她却好像始终没唱出自己最好的歌,还没有在歌中找到她的美丽和不朽,已经渐渐抵挡不住老去。现在看她电视上的容貌,可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她的高音,也没有原来那么透亮自如,显得有些吃力。天渐渐黑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7-08 13:40:23

    十二楼

    李宗盛的曲子中,这一首相当另类。莫文蔚的歌,最喜欢这一首。什么可以入歌,什么样的旋律可以从容将心情一一道出?这首是典范。不知道用什么专业词汇来描述这样的音乐风格。这并不重要。好听就好了。旋律可以这样一句一句来,自成整体,洋洋洒洒,随意,不可预料,不可梳理。一时的心情,一时的灵感,这样的歌,像极了纷纷扰扰的日子,一去不回,竟然不可重复。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7-08 14:18:07

    michael jackson 去世,让我明白一件事情。这世界上的歌,至少有两种人听。一种人看着歌手唱来听,感觉最好。一种人只要听就够了。我是后一种人。不知道后一种人有多少。希望不是只有我一个。不记得曾经去看过什么歌手唱歌。觉得大场面下的唱歌,很不真实。也不太理解那种大场面下的歌迷,激动,挥手,跳跃,流泪,献花,欢呼,尖叫。觉得很没有必要。歌,是用来听的。我属于的这一类人,大概是就是吃了鸡蛋就感觉满意了,不想见那母鸡。当然,歌手并不是母鸡,歌也不是鸡蛋。绝对不一样。这我能理解。可是听歌,自己听就好了。听歌人的分类,还有其他种类。我属于听不懂歌词也无所谓的那种。曲子好,就好了一大半。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7-08 15:06:29

    月圆花好

    http://www.xiami.com/album/334950/huiwei

    莫文蔚。爵士风格。一首老歌光芒四射。中国画中的大写意,是不是类似于这样?纵情挥洒,收放自如。

    http://music.sina.com.cn/yueku/search/s.php?t=all&key=%D4%C2%D4%B2%BB%A8%BA%C3&x=0&y=0&=%CB%D1%CB%F7

    还是月圆花好。梦之旅合唱团有特色。一个人的事情,似乎变成了群体事件。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还是不要管这个。听音乐,还是别有风韵。

    伊能静。中规中矩。可是,哪里有十八九岁的青春气息?满是风尘。记得周旋唱起来,有一种美,一尘不染。青青河边草。

  • 悟空与吉诃德

    悟空与吉诃德 (红酒街道文化干事) 2009-07-08 17:56:35

    昨天刚听莫文蔚唱的12楼,那么展转的曲调,听了一下子也有了很多心事.

  • 悟空与吉诃德

    悟空与吉诃德 (红酒街道文化干事) 2009-07-14 09:00:32

    错字搁这儿这么多天,真是难受.
    应该是"辗转"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7-21 10:50:14

    取名:you are so beautiful
    歌手:joe cocker

    还有什么比这句唱词更能够说出一个男人的心声?最好的颂歌。最美的心情,最久最好的心情,只需要短短几个字就可以写完整。对一些人来说,一切的美学,一切的主义,一切的真知,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几个字里开始和结束。

    you are so beautiful to me


    曲名:hero
    歌手:chad kroeger

    这是一首来自水版的歌。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不看歌词,还真不知道在唱什么。不过很喜欢粗犷豪放的气势,大有生的伟大死的伟大的英雄气概。看了歌词,还真不知所云。英雄不能拯救人类,世界被爱残杀。不过不知所云也没有太大关系。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如传说中的佛那样有传说中的清醒?所以,即使是不知所云地活,不知所云地死,也要将一首不知所云的歌听得自己将吴钩看了拍遍栏杆。

  • 窝头小鱼

    窝头小鱼 (和小西) 2009-07-21 11:34:55

    to be by your side
    歌手:nick cave
    电影:《迁徙的鸟》

    《迁徙的鸟》是我经常温习的一部记录片。也是每次暑假,我和两个小外甥女必看的一部。我想她们还看不懂。我偶尔小声提醒她们,你看多美啊或者多可爱啊。我希望有一天她们能看的懂这个片子在讲什么。我曾经指着飞过高山峻岭的大鸟问小妹妹:qq,你看它们在干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在飞。迁徙,用片子里的话讲,迁徙就是一场关于生命的约定;对我来说就是回家,就是在回家的路上;用nick cave的声音来诠释,就是荡气回肠一场相逢;如果你问我的青蛙之子,qq你知道迁徙是什么么?她会果断地展开双臂,说:飞。
    across the oceans across the seas, over forests of blackened trees.
    through valleys so still we dare not breathe, to be by your side.
    over the shifting desert plains, across mountains all in flames.
    through howling winds and driving rains, to be by your side.
    every mile and every year for every one a little tear.
    i cannot explain this, dear, i will not even try.
    into the night as the stars collide,
    across the borders that divide forests of stone standing petrified,
    to be by your side.
    every mile and every year, for every one a single tear.
    i cannot explain this, dear, i will not even try.
    for i know one thing, love comes on a wing.
    for tonight i will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
    from the deepest ocean to the highest peak,
    through the frontiers of your sleep.
    into the valley where we dare not speak, to be by your side.
    across the endless wilderness where all the beasts bow down their heads.
    darling i will never rest till i am by your side.
    every mile and every year, time and distance disappear i cannot explain this.
    dear no, i will not even try.
    and i know just one thing, love comes on a wing and tonight i will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 away, love rises with the day and tonight i may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 tomorrow i will fly, tomorrow i will fly.

  • 窝头小鱼

    窝头小鱼 (和小西) 2009-07-21 12:30:46

    i finally found someone
    歌手:布莱恩亚当斯 芭芭拉史翠珊
    电影:《越爱越美丽》

    电影没看过。现在它已经取代窦唯的《雨吁》成为我的手机铃声。第一次听还是很久以前在龙卷风里听到。我正在阳台晾晒衣服。那一刻甚至身边的蛛网和尘埃都在发出声音来,要叫醒自己心灵深处那些美好的期许。忽然就安下了心来。尽管当时我还不知道这首歌在唱什么,但是我知道,它一定是在告诉自己,要相信有爱这样一回事。如果我这样爱着一个人,那么,我也在这样爱着自己。this is it,i finally found someone。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1:23:37

    在水一方

    轮回乐队

    早先听邓丽君唱,觉得特别舒缓悠远,怀念之情跃然歌中。但美中不足是,一个女人唱另一个女人,总让我感觉怪异。听到轮回乐队的在水一方,才释然。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念想,一切显得很自然,很美。早就知道是琼瑶根据诗经中的一首改写的歌词。大约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情歌之一。

    水在哪里, 她在哪里,蒹葭如何苍苍,很重要。但都不能说出来。从看见她到歌唱她,隔了多久,也不能说出来。之间发生多少事情,也不能说出来。只有歌还是自己的,只有怀念还是自己的。这样的感觉大约是几千年来不曾改变的。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2:43:44

    摇篮曲,福瑞作曲
    小提琴独奏,钢琴伴奏

    不知道这样的旋律会叫做摇篮曲。曲式短小,只有三分多种。也许是小提琴曲式中最为短小的一种。篇幅相当于中国古典词牌中的如梦令南歌子那种。这样的旋律,初一听,不会感觉是摇篮曲,好像与婴儿无关,与睡眠无关,与梦想无关,与摇篮的母亲无关。旋律充满变化,节奏并不是很舒缓。我一向喜欢旋律优美,有出乎意料变化的那种,尤其是在半音中不断变化,寻求五声之外的另类旋律。也许这首曲子并不是名副其实的摇篮曲。只是一个即兴作品。

    不过,我必须承认,我对摇篮曲这种曲式一无所知,对福瑞一无所知,对这首摇篮曲的来龙去没一无所知。只是喜欢。想想这首曲子从别人的电脑中跑到我的电脑里,如果溯源而上,从一个人的喜欢而放到自己的电脑里,然后又被另外一个人喜欢,这个过程重复不知多少回,中间有很多偶然,然后才到我的电脑。每一次喜欢都会是一个故事。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3:20:26

    新房客
    王菲作曲并演唱,林夕写词,张亚东编曲

    我一直以为,王菲不是一个人在歌唱。在她最红的时候,林夕几乎是她的御用歌词写手,张亚东几乎是她的御用编曲。不过,王菲作曲的功力用非凡两个字来形容,一点不过分。这样的曲子都写得出来。很另类,完全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突发奇想,可以从任意一点入手,从任意一点出现。美妙旋律简直是她信手拈来的。不用白首穷经般的努力。记得以前也推荐过这首,对其中那句念白尤其推荐。现在听歌结束之后,咿咿呀呀又唱了半晌,更觉得若是她不想结束,完全可能再变出什么花样来。张亚东的编曲也很好。起头那简单的一句,已是大师风范。林夕的词,藏头露尾,意犹未尽:要不是那个清早,要不是我的花草,开得正好。特别喜欢这句。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4:47:23

    如风

    王菲用粤语唱

    基本听不懂王菲在唱什么,也不懂自己为什么百听不厌。能大致听懂开头一句和中间一句宣布什么什么“统统不过是一场梦”。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5:10:05

    东风
    罗大佑写词并唱
    作曲:花比傲 (Fabio)

    歌词写得莫名其妙。不能解释,不能连在一起听。只听其中一两句就可以了。主要还是听唱歌的气势。男人心声,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感情充沛且有如此热烈的态度,有如此狂放的姿态,有如此纵情的表示,歌词写得前言不搭后语溜也是可以原谅的。花比傲同志据说是一个意大利文艺青年。有一段时间在香港。给罗大佑等人编写了不少曲子。化腐朽为神奇,大约说的他这首曲子吧。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5:31:24

    似是故人来
    林夕写词,罗大佑写曲,梅艳芳唱

    有一年梅艳芳在CCTV春节晚会上唱歌受冷遇下台大哭,不知道是不是唱这首歌。记得当时她一个人在台上舞着唱着,好像是一身黑衣,满是妖娆。不知道读到她因为遭遇冷场而大哭,是晚会几天以后,还是在她死了之后别人回忆时说起此事。一个成名歌手败走麦城以至于痛哭,可以理解。对很多节目可以导演出虚假的掌声笑声,对她的那一次却那么吝啬给予掌声,颇为可恨。

    中间一段低音笛,很动听。听了几次甚至觉得人声不如笛声。不过后来想,若没有梅艳芳的歌唱,笛声单独,不知出处,也许就没那么好听。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那八九不如意之事中,有些事情,有比没有好。即使不如意,还可歌可泣,可默想,可吟诵。

    从来没听罗大佑自己唱过这首歌。大概可以算作他为数不多的几首不是写给自己唱的歌。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5:56:47

    梅艳芳的嗓子,独特,成熟。这样的嗓子,很少了。徐小凤的嗓子比她更低沉圆润些。在歌中,是她的沧桑,是歌的沧桑,是人世的沧桑,还是写词写曲却不能唱的人的沧桑,还是听歌者的自己沧桑?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6:30:42

    吴蛮,琵琶手
    新晴山月

    国内可以找到的唯一一盘吴蛮弹奏的曲子中的一首。旅居美国。据说曾经和马友友到白宫一起演出过。大提琴和琵琶,是一个极富想象力的组合。可惜不知道他们演奏了什么曲目。琵琶是很富有表现力的乐器。可悲,可喜,可快,可慢,可铁骑突出,可大珠小珠落玉盘,可艳丽。这一首说:可中西合璧。叮叮咚咚的颗粒声音与背景中的几乎不间断的长声,形成有趣对比。可惜听不到这一专辑之外的其他曲目。不知道是她后来没有创作,还是国内搞不到。

    记得有一次看演出。是在很偏远的山里。发现乐队里居然有一个女子弹琵琶。灯光下,她的手在一把破旧的琵琶上翻滚。她气定神闲。不知道是她赋予琵琶一种飘逸 ,还是琵琶衬出她的气质。没怎么看清。长发遮住她的脸。关于那次演出,其他一点都不记得了。

  • Europa

    Europa (这是一个奇迹) 2009-08-06 16:32:03

    跟JOE贴两首。


    给电影人的情书
    蔡琴
    作词:罗启锐 作曲:李宗盛

    多少人爱你遗留银幕的风采
    多少人爱你遗世独立的姿态
    你永远的童真 赤子的心态
    孤芳自赏的无奈
    谁明白你细心隐藏的悲哀
    谁了解你褪色脸上的缅怀
    你天衣无缝的潇洒
    心底的害怕 慢慢渗出了苍白
    你苦苦地追求永恒
    生活却颠簸 无常 遗憾
    你傻傻地追求完美
    却一直给误会 给伤害 给放弃 给责备
    何悲 何爱 何必去愁与苦
    何必笑骂恨与爱
    人间不过是你寄身之处
    银河里才是你灵魂的徜徉地
    人间不过是你无形的梦
    偶然留下的梦 尘世梦
    以身外身 做银亮色的梦
    以身外身 做梦中梦

    ×××××××××××××××××××××××××××××
    不能免俗地想,这是唱给杨德昌的么?
    除了蔡琴,谁能把这首歌唱的这么好?

  • Europa

    Europa (这是一个奇迹) 2009-08-06 16:34:53

    张悬

    关于我爱你


    你眷恋的 都已离去
    你问过自己无数次、想放弃的
    眼前全在这里
    超脱和追求时常是混在一起

    你拥抱的 并不总是也拥抱你
    而我想说的; 谁也不可惜
    去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荣幸

    在必须发现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说
    我懂 活着的最寂寞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
    我爱你

    你眷恋的 都已离去
    你问过自己无数次、想放弃的
    眼前全在这里
    超脱和追求时常是混在一起

    你拥抱的 并不总是也拥抱你
    而我想说的; 谁也不可惜
    去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荣幸

    在必须发现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说
    我懂 活着的最寂寞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
    我爱你

    在必须感觉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
    你做的 让你可以说
    是的 我有见过我的梦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因为你担心的是你自已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6 17:19:54

    独上西楼

    唐朝乐队

    李后主的词。

    唐朝以后的乐队唱唐朝以后的人的词。以别人的歌词唱自己的心事,这首歌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好的诗,大概就是最终能在最广大的人群中找到共鸣的诗。猛烈的架子鼓中,无言独上西楼的惨痛悲凉,还能听得到一些些吗?可是话说回来,有多少人要体会去国千里的帝王的心情?无言独上西楼,已经是曾经年轻过人的心情了,还将是正在年轻的人的心情。对一些人来说,架子鼓是无言独上西楼的一部分,键盘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一部分。

    已经忘记过去有没有听过唐朝乐队。也许听过。可是现在只剩下这首了。那群人有没有真正回到过唐朝。他们若是唱桃花源,会怎样?他们若是唱车粼粼马啸啸,会怎样?他们若是唱且放白鹿山崖间,会怎样?没听见他们唱。回唐朝的路上,他们走失在何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8-06 18:29:03

    强贴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09:30:43

    假行僧
    崔健 词/曲/唱

    崔健的歌,第一个专辑最好。几乎每首歌都是经典。虽然还不够激烈。好像是两个专辑之后(像一把尖刀,最后一颗子弹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普通。是因为他在寻找自己的路上越走越远?是因为原来他拥有自己。后来迷失了,才要寻找?他找到的,是不是他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我肯定是没法知道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一个歌手的激情,终将被自己的日日夜夜消磨,如果不先被别人的目光和口舌消磨殆尽。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09:47:11

    彼岸花
    王菲作曲,唱
    林夕写词,张亚东编曲

    依然是三人黄金组合。王菲作曲。不知道这一回,是先有歌词还是先有曲然后填词。不管如何,最后的成果用天衣无缝来描述,很合适。喜欢最后一句:他来,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我很爱他。内心些许忐忑不安,跃然歌声中。还有一点:不渴望去彼岸,而是等待彼岸有人过来。歌词写出的画面是这样的:一女子,站在岸边,夜黑如漆,高举火把,神情坚毅动人。风来,吹斜火焰,她的脸在明暗的火光中。

    喜欢的三五百首歌中,这首可以排在前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0:19:41

    歌词写出的画面是这样的:一女子,站在岸边,夜黑如漆,高举火把,神情坚毅动人。风来,吹斜火焰,她的脸在明暗的火光中。在他穿越黑夜的跋涉中,她是他的终点。手持火把的两个人,终会在黑夜里彼此远远看见。想彼此看见的刹那间。不要告诉我,他们注定找不到彼此。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0:58:54

    the girl from ipanema

    记不太清了。似乎是中尉在水版推荐的。在冰冰啤推荐的那个电台上有一次听到过。

    ipanema 好像是巴西里约的一个海滩。一个年轻女子每天从街上走过去海滩。街旁很多人都看到她。看到她的人,都觉得她是阳光。都爱她,对她微笑。她没看到,径直走过。她代表人生可望不可即的一切。听到这首歌,她还会去海滩吗?如果还去的话,她会对路边的什么人回眸一笑吗?ain't all the women in the world like this girl from ipanema?

    如果以前没听过萨克斯,如果以前没有喜欢过萨克斯,听了这首,应该有理由喜欢萨克斯。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1:08:35

    wiki 对这首歌有专题介绍。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1:16:51

    像一把刀子
    崔健 词曲唱

    我狂喜欢这首的节奏和气势。曾经读到过,我们天生就不是为了作对,被某个乐评人认为是和平的橄榄枝。即使是的话,不过是一厢情愿。一个歌手可以不把别人当敌人,自有人在某件事情上与天下为敌。总有一天,总会有人会唱一首惊天动地的摇滚,歌词最精彩的那句是:去你妈的。像一把刀子,是一个路标,指向那首歌的节奏和气势。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1:35:19

    想来现在应该已经有人把“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谱成摇滚高唱了吧。如果没有,太遗憾了。也不知道那些摇滚歌手对文艺为人民服务究竟有多少理解。长叹。

  • Europa

    Europa (这是一个奇迹) 2009-08-07 11:40:22

    关于崔健那个部分,讨论一下。

    老崔的前两个专辑(《新长征》和《解决》,其实《新长征》不是第一个,那之前还有一个《浪子归》),当然是大家最琅琅上口的,每次在现场,台下应和最多的往往是那几首。象我这样的死忠粉丝,对《红旗下的蛋》还能哼几句,到了《无能的力量》就已经跟不上了,《给你一点颜色》更不用说了,完全不能唱。我个人对他的这个改变无比景仰,因为这一路走下来,可唱度降低的同时,老崔作品里的音乐层次越来越丰富,尝试的音乐元素越来越多,用我一个死忠派的眼光来看,已经达到了远远超过同时代其他歌手的水平。试想一下,我们去听一个交响音乐会,在台下大概只有打开耳朵的份。老崔现在的歌,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拿交响乐来比喻摇滚乐大概不太确切,另一个例子是Roger Waters当年的柏林墙演唱会,那种伟大的演出,歌迷在台下是没办法卡拉OK的,除了癫狂和享受,没有别的事可做。我最近看的一次老崔现场,老崔演出了两首未发表的新歌,跟我同去的一位本地资深发烧友听完后几乎黯然泪下,只说得出两个字:NB。他现在的作品的复杂程度,真的令我们十分惊艳。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他在现场经常批评歌迷的那一句“你们都老了“是没错的。我们顽固地守住那些对我们刺激深刻的歌曲,坚信那才是更有战斗力的武器,不过是因为那是更加容易借助的工具吧。这些年来老崔一直在跟我们这些歌迷对着干,没有一次妥协过,究竟是他的激情退却了,还是我们自己真的老了?当然,我对老崔有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拜,所以我的说法一定作不得准。不过不管怎样,我想他不太可能迷失他自己,即使把我们所有人都得罪个遍,他也总要对得起他自己的。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2:23:04

    关于崔健

    也来讨论一下。我相信我不是一个固守老歌的人。对歌,我几乎是泛爱主义者,什么类型什么风格什么人的歌可以加入我的mp3单子,只要符合我的音乐尺度。我说不清我的音乐尺度究竟是怎样的。旋律好(这个词肯定是过于宽泛),肯定是首选。固守崔健的老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固守我的音乐尺度。只要他的歌符合我的尺度,不管新歌老歌,一定会入选的。这是从我这个角度来说。我记得去年年底还是今年年初试听了崔健的几首新歌。觉得他已经离开他原来的高地。用王安石描述仲永的话来说,泯然众人矣。我觉得,写深刻的歌词,应该不能算是一个歌手的首要任务。写出打动人心的旋律,是首要任务。没有旋律这个翅膀,即使歌词振聋发聩,从音乐角度上也是失败。那么小的翅膀,那么庞大的身躯,恰如恐龙,除了在动画片中飞翔,在现实中绝对飞不起来。当然,我这些话只是泛泛而谈。并没有听到过崔健偶尔露峥嵘的曲子。只要音乐好,不管新旧,即使崔健不想让它红,也一定会红的。鸟类飞翔的基本要求是,翅膀与身体的比例基本合适,才能飞起来。他飞不起来,与众人对着干,也没有用。试想,我的音乐尺度,大约与众人相差不多。有些歌能一夜走红,旋律是决定因素,而不是歌词。世界上有太多好听的歌,歌词我一句都不懂,我依然认为是好歌,百听不厌。有很多时候,很多人误认为自己喜欢某首歌,是因为歌词,其实还是旋律。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个音乐尺度,不以歌词衡量音乐,而以旋律衡量音乐。

    至于迷失,我不知道他是否迷失。他是否迷失,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一个人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并以此为准则,这话一定没错。但具体到音乐探索上上,他一定要一条道走到黑,这是别人没法说的。即使是失败,即使前面一片黑暗。有太多的艺术家或者学者后来探索失败,他也不是第一个。他的探索,应该是寻找某种节奏,某种旋律,而不是寻找深刻的歌词。可是,在我看来,旋律正如诗,往往是年轻时一时的事情。不是每个人一辈子都能不断找到伟大的旋律。让李白不朽的诗,不过几十首,其他成千上百首,也是泯然众人。一个作曲家,一辈子能写一首旋律流传,就已经很了不起。比茉莉花好的中国民歌歌词,也许遍地都是。最终胜出的,是旋律。而不是歌词。歌词不过是兔子跟着月亮沾光而已。

    这个大概是我的音乐尺度的主要部分。天王老子的歌不符合这个尺度的,也不能进门。我坚守这个尺度,因此坚守崔健的老歌,并随时欢迎符合这个尺度的他的新歌。他坚持他的路,他的探索,是他个人的事情,或许很可尊敬,也许可歌可泣。不过这是另外一回事。他的喜欢与我的喜欢,最好是一回事。如果是两回事,也没办法。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3:33:27

    崔健这件事情上,我觉得,不是坚持崔健的老歌而反对崔健的新歌,不是喜欢崔健的老歌而不喜欢他的新歌,不是喜欢过去的他而不喜欢现在的他,不是固守他的过去而反对他探索新歌,而是作为听者之一的我坚持自己的音乐尺度而反对一切不符合这个尺度的歌。这个层面,不知道崔健自己有没有想清楚。爱屋及乌,崔健是房上的那只乌,他的歌是屋。而不是相反。

  • Europa

    Europa (这是一个奇迹) 2009-08-07 13:35:07

    阿JOE,我放弃跟你说理,你都进入天王老子都不怕的私人领域了,我又能奈你何。入侵私人领域那种法西斯才干的事情,我是不干的。一定要抱怨的话,就是你私人对老崔的若干批评,已经流入公共领域,严重干涉了一个老崔粉丝的私人感情,受害者情绪很不稳定。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07 15:58:36

    中尉(没有办法写阿中,或者阿尉),我假惺惺的说我要是伤害了你铁杆粉丝的感情我很难过。说实话,看到“受害者情绪很不稳定”,我其实很坏地而且忍不住笑了半天。不过,平静下来说,我的用词的确可能欠妥。不过意思基本是那个意思。还是求同存异吧。不用因为我的若干批评流入公共领域,就惩罚我,不再推荐好歌。也就是在这个小圈子里面说说。幸好我不是当面大放厥词,否则头上吃几个笃栗子是肯定的。呵呵。

  • 窝头小鱼

    窝头小鱼 (和小西) 2009-08-08 10:32:07

    楼上38贴~不是我说的,豆瓣说的~~

  • 金兵乙

    金兵乙 (志在云水) 2009-08-08 12:18:51

    为什么我咋看不到楼数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0 10:38:40

    蓝口琴 第十一首

    这是我众多口琴收藏中的一首。因为是从别人那里拷贝过来的,只有专辑名字,而没有没一首的名字。一首曲子可以无名无姓,不知出处,但这都不妨碍它的旋律美。推想一下,应该是一首有名的曲子,应该是由口琴家根据名曲改编和演奏。有一个乐队伴奏。鼓声沉重笨拙,不知道是什么鼓,但肯定不是架子鼓。在沉重的鼓点上,口琴声显得纤细飘摇。背景中的提琴和长笛等描绘出烂漫的气氛。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0 10:42:27

    说起口琴曲,就想起那个时候与黄海月明的争论。在读沙参与过很多次类似的争论,但这次争论的内容印象最深,至今难以忘记。大概是因为话题是音乐的缘故。在争论时我推荐了一首口琴曲,应该与上一首类似,也是一首有乐队伴奏的名曲改编过来的口琴曲。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0 11:18:30

    海上花

    罗大佑词曲

    是一首合唱曲。大概这也是罗大佑为数不多写给别人唱的歌。我从来就没听到过其他版本。我听到的就是这一首合唱版本。这显得有些奇怪。歌词唱:仿佛是水面泡沫短暂的光亮,是我的一生。是很个人的感觉和描述。网上查了一下,86年为电影海上花写的歌,甄妮首唱。后来罗大佑自己出专辑时,就成了合唱曲。不知道独唱会是什么样子。从未听过罗大佑自己唱过。大约是出了合唱版之后,发现合唱最好。水面泡沫这一句,让我想起电影鱼美人。鱼美人的样子早已经记不清了。但还记得那些泡沫如花开放。至今想起来触目惊心。罗大佑的歌曲中,对这一首有些偏爱,虽然觉得歌词略略前言不搭后语。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0 11:52:36

    新鸳鸯蝴蝶
    黄安(记得是他一手写词写曲并唱)

    后来在电视剧中看到他时,完全无法想象这位还曾经写过这么脍炙人口的歌。现在听起来,也还不错。只是唱得比较一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照理说,罗大佑的唱功并不好,但可以听下去。但黄安的演唱却基本不能听。黄安还有一首叫做样样红。以前听到时感觉还好。现在听起来,感觉很一般。唱得极差。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0 13:16:23

    六世




    情歌

    这样写题目总应该可以通过了吧。这首歌是我极为喜欢的一首。合唱部分极好。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男声。朱哲琴唱歌咿咿呀呀加好多助词。不知道去掉那些助词听着会怎样。何训田是我极为佩服的作曲家。据说有自己的一套作曲理论。他的这几个专辑,绝对是百听不厌的经典。朱哲琴和他的绝配,应该可以不朽。

    乐曲开始是狗在叫,不是我。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1 12:19:22

    G弦上的咏叹。巴赫曲

    后来才改编程在小提琴的G弦上演奏。听到过至少三个版本。现在这个是小提琴。比较喜欢的那个是弦乐:大提琴小提琴中提琴都参与的那个。还有一个版本是电子音乐,沉静,与世无争,似乎充满禅机。没有小提琴咏叹时的激情和缠绵。也没有弦乐的透明和奔放。看过一个电影,现在忘记名字了。以前在水版推荐时还记得名字的。一个出租车司机为一个杀手在纽约城里开车奔赴不同目标。有一个镜头是从高空俯瞰城市夜景。高楼林立,灯火明亮,街道纵横,镜头缓缓移动,车水马龙,车如小点点移动。背景音乐就是这首咏叹。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17 12:20:05

    原乡人
    写词:庄奴,作曲:汤尼
    邓丽君唱

    喜欢这首歌,主要是因为感觉这首歌意象开阔奔放。在邓丽君诸多歌曲中,这一首比较特殊。不是那些卿卿我我歌唱爱情的歌曲。行吟歌手的形象。圆号与民乐乐器的配合很有意境。除了作曲本身有意给出诸多长音之外,圆号听起来也颇为豪放,恰到好处地抑制了民乐乐器的小家碧玉气质。庄奴和汤尼似乎是邓丽君的御用作词作曲者。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8-17 16:38:08

    一个出租车司机为一个杀手在纽约城里开车奔赴不同目标。

    嗯,是关于一个有着文艺青年气质的杀手的故事,好像是皮尔斯布鲁斯南?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8-17 19:08:41

    想起来了,是借刀杀人collateral,汤姆克鲁斯,洛杉矶

  • mengxr

    mengxr 2009-08-18 02:35:42

    2009-08-06 16:32:03 Europa (grass-mud horse vs. river crab)
    这是唱给杨德昌的吗?

    我也推一首
    陈升 不再让你孤单

    现在在听夜太黑
    其中一句 ”......如果谁看了颓废,那只是累......”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8-27 10:00:52

    狼,齐秦词曲唱

    这个版本是97新版。最后结束时有一个1分30多秒的吉他和乐队的华彩乐段。听起来畅快淋漓。就像 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 的超长结尾一样。有一点排山倒海之势。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7:35:55

    歌手:小娟
    歌名:山谷里的居民

    (一月曾经推荐过这首。把原来写的帖子这里。加了一些内容)

    这个大概完全是原创。声音是天籁。这个应该是写桃花源吧。有创意。最后长声吟唱将歌发挥到极致,背景里的吉他是神来之笔。那管笛子吹得清淡飘渺,若有若无。笛声通常很响亮。配器很见功力。听过她的现场演唱录音,音色和演唱的技巧都没有这样的效果。录音室的技巧,就是可以创造出这样空灵的背景,让这样的声音飘荡,让笛子,吉他,水声,在背景前后随意而过,如风,如雨,如月光,如静默的夜。

    有了这一首,她应该可以与那些最好歌手比肩而立。

    不要理解这首歌是对现实的描述,而应该理解为对梦想的描述。在无可逃遁的现实中,就让这首歌领着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丧家犬的人找到回家的路。这个世界,应该有这样的温馨,这样的宁静,这样的山谷。只要有山谷,风,雨,树,河,蓝天,这个世界就还在,一个人还可以活得安心,死得安心。

    我想,写歌,可能和画画、写诗一样,都是在苍茫混沌世界中寻找一个小的裂缝,将那条缝隙尽量撬大一些,将隐藏在另外一边的那个广阔世界的阳光风景漏一点出来,照亮在这个世界中灰头土脸的人群。这样一条裂缝,让人看到从小洞里奔涌出来阳光,窥视到另一边风景,发现自己的心,原来并没会冰冷如铁,不会永远孤独。没有这样一点阳光,没有这样一些感觉时时从心底涌起,漫长的人生会很灰暗很痛。

  • 快樂

    快樂 (流畅感。) 2009-09-03 17:52:03

      “这样一条裂缝,让人看到从小洞里奔涌出来阳光,窥视到另一边风景,发现自己的心,原来并没会冰冷如铁,不会永远孤独。”

      joe,你看你,说得越来越有灵性了。

      瑜伽把这种“人把自己大脑中的各种欲望和自己内心的真正需要连接起来”的努力,叫做:连接。而这个“连接”的印度语的写法,就是:yoga。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8:03:50

    宽恕

    王菲唱,林夕词,记得是赵季平作曲

    印象中赵季平是为张艺谋多个电影作曲的作曲家。不知道大红灯笼高高挂中那段明亮笛子的曲子,是不是他的作品。抑或是张维良演奏自己的曲子。印象中赵的作品乡土气息极重。这首似乎是一个例外。旋律极好。这让我想起谭盾的作品。其他大型作品神出鬼没。可是给藏龙卧虎写的短小插曲极好。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这不禁让我想,若是这些大师级水平的作曲家专门给某个明星定做写几首歌曲,那该多好。不过,这个纯属我乱想。好歌也许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概不是想有就有的,也不是写了第一首,就自然而然会有第二首。

    这是给天龙八部电视剧写的题头曲。好像这是王菲退隐后遥遥无期复出之前的一首歌,如果今年还是去年给张亚东专辑唱得那首不算。歌词写得残酷。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8:38:14

    雪天
    窦唯作曲,他的乐队演奏。

    记得是坑儿推荐的。谢谢坑儿。

    天籁。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吗?好像没有那么枯寂,没有那么孤独。应该不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吧。这个旋律不够华丽,不是写梨花满天满地。

    很多乐队都将自己淹没在狂放的节奏响亮的声音之中时,窦唯选择宁静,选择简单,选择轻装远行,选择向天迤逦而去,那条路鲜有行人。他的背影显得诗意,隐隐有仙气。也许他的生活在某个时期失去节奏,失去重心,失去协调。可是他的充满声响的内心,却一直那么平静。旋律气质那么好,让我无法免俗,一定要想想作曲的人是什么样的人。谁写的并不重要,在这里,这句话我还真说不出口。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8:54:21

    东风破

    刘芳唱,周杰伦曲,方文山词

    是我喜欢的周杰伦几首曲子中的一首。歌词写得很有特色,我很喜欢。我的等候,你没听过。接二连三的比喻,如迷魂阵。一个人的回忆,也许真的能在如烟岁月中幻化出如此的词语。没有逗号的句子意象密集。这是用另一种方式说,剪不断,理还乱。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9:21:14

    恩雅
    orinoco flow

    我很喜欢的一首。从歌词看,似乎是从一切可以离开的地方离开。重要的不是去哪里,而是从哪里离开。恩雅似乎把适合在一首曲子出现的押韵的地名都写了进去。奥里诺科河,南美的一条大河。以前学地理时曾经在地图上仔细看过。记得是在南美北部,自西向东流入大西洋。sail away,sail away。英语发音,听起来好像是中文的赛芦苇,赛芦苇,不知道什么意思,呵呵。提琴拨弦的伴奏,听起来别有风韵。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3 19:50:01

    出塞曲

    记得是白菜虫推荐的。很久都没见过白菜虫的踪影了。

    记得第一次听时,听不清楚歌词。就在水版说了这个意思。结果被白菜虫笑。“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这段第一次出现时,背后是女声闭嘴鼻声伴唱,很动听。很喜欢这一段。张清芳的声音很清亮。这样明亮的嗓子,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女声标志。现在好像已经不时新了。好可惜啊。

  • vivida

    vivida 2009-09-03 21:25:26

    好久没看这贴呀,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关于老崔的辩论!!

    我要在这里谢谢城儿,有年有天她在水版给了个链接,小柯的“油画里的情人节”,那一个温柔忧伤,我连着听了好几天。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04 11:38:26

    记得那个链接在新华社网站下的一个页面里。新华社现在大概已经不做这种浪漫事情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22 10:53:22

    尘鼓

    何训田作品

    是何训田为雷峰塔建成演出的组曲,照例是朱哲琴演唱。不过这组曲子中,何训田有更多的尝试。有唱经的,有合唱的,也有尘鼓这样的曲子。记得当时是双鱼贴在水版的。我听了之后,又听了全部的曲子。现在这部组曲是常听的。

    说句题外话。记得双鱼那个时候多才多艺。写故事,画画。现在好像渐渐淡出了,好像不再才情奔放。记得在水版的那几年里我是什么都能写成诗的。记得那个时候曾经夸口说那种现代诗风格的诗,我一天能写十首八首根本没问题,只是不对我的路,不想写那样的文字。如此灿烂的才气,如今眼见得它似乎渐渐淡去。那个才气如汪洋恣肆的中尉呢?那个下笔如大师的金兵呢?那个从容淡定从不在自己的文字中突兀而出的冰冰啤呢?那个观察细致入微言语犀利脾气犀利的水月呢?那个毛毛躁躁青春焕发不停追求有时愤怒有时伤感洋洋洒洒喜欢买书的阿啃呢?好多人好多人,似乎都忙于做别的事情。好像我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不是他们和我一样渐渐远去,而是他们和我一样渐渐老去,似乎已经不再是原来才情横溢的人了。也许我们之中的一些人还没意识到,老去,不是面孔不再青春焕发,而是开始失去了写字表达的欲望,而是才思不再敏捷,懒于动笔。难道真的因为是忙吗?这让我无奈和恐惧。

    今早做梦在逛书店。栩栩如生。在一个柜台上看到一本装订很厚的书,是一个合订本。拿过来放在柜台上翻看,真的是很厚,全英文,都是来自报刊的各种艺术戏剧书籍评论,洋洋洒洒,还有黑色插图。心中大喜。不过又想这怎么买得起。就翻到最前面看多少价位。在扉页的右下角赫然有手写体,标明1375元,德文版。我心想刚才看全是英文,历历在目,怎么会是德文版。不相信。于是翻开再看,果然是德文。只好忍痛放下。又拿起一本翻译字典看。里面排版果然是华丽,色彩斑斓。整页上是一个一个颜色不同的方块,英文和中文分别写在方块里,相关的文字放在一页里,检索起来甚是方便。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书店另一角冰冰啤在说话,整个一京片子,声音响亮。我心里一惊,心想怎么会碰到冰冰啤。然后不知道怎么一来,知道原来水月也在。心里又是一惊。不过没看到她们。然后就醒了。

    原来听尘鼓时,觉得尘土飞扬纷乱,心头颇有些震撼。现在听起来,觉得想法是一个天才的想法,但演绎失败。节奏始终如一。鼓声的厚度不够,音色变化不够。鼓声肯定没变。一定是我变了。幸好没把以尘鼓为标题的诗翻出来重读。这就避免了可能会不喜欢的结局。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22 12:21:43

    二泉映月

    那个大名叫做华彦均的瞎子,也许不会想到二泉映月会是我现在听到的这个样子。按我的理解,二泉映月根本与风花雪月无关,根本不是泉声泉影不是月色,不是从月色泉水中理解永恒短暂。二泉映月,只是关于那个名字叫华彦均的瞎子,那个阿炳,或者说,只是关于命运,关于看不见,关于看不见之后的内心痛楚。不应该有那样的高昂激动。古拙和平静,与泉水无关,与月无关。二胡的琴弦从羊肠线改为钢丝之后,那种声音完全是另外一种境界。技巧和作曲的发展已经走上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向另一种未来而去。原来那种古拙和简单呢?原来那种天然呢?那种无言独上西楼的孤寂呢?那种枯坐在泉边,什么都看不见,知道月明人稀,泉水清冽,却知道自己一生不清不楚就这样过去,很想说什么却只能无言呢?二泉映月,是寂静,是面对自己内心,是沉默,是无言,而不是二泉映月。二泉映月结束后的静默,是心情的自然延续,与音乐浑然一体,而不是音乐的终结。在这样的时候,不应该有掌声响起。可是当二泉映月成为一个乐队的事情,当众多的手因为要配合而形成一个节奏,这已经是关于另外什么了。已经与大名叫做华彦均的瞎子无关,与一个人的命运无关。一首曲子出世,就有了自己的命。其他人拿它做什么,自有道理,很多还很响亮。阿炳不能够说什么。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9-22 12:44:43

    我梦到过窝头,梦境很荒唐,哈哈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09-22 14:31:49

    G弦上的咏叹

    巴赫

    以前写过这个曲目,但是是小提琴独奏的。这次听的是弦乐。听这段音乐渐次展开,突然想起来刚才在评论二泉映月时说的一个乐队将节奏搞得整齐划一,显得机械。这个问题在这里不存在。听不出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一切都搞得整齐划一。轻重缓急,是一种没有秩序的秩序,是一种恰到好处的节奏,丝毫不现实它的存在和作用,流畅,和谐,层次清楚如春夏秋冬,一点都不滞重。说到这里,我突然有些明白老子。一部道德经咏叹的,不就是无所不在却玄而又玄的道吗。喜欢这个演绎方式,还因为整个乐曲不拘泥在G弦。一把小提琴,最粗的那根弦,演绎的是深沉,是与深沉相关的情绪。而在弦乐演绎中,小提琴担任高音部分,绚丽明亮,层次分明,很有厚度,而且可以单独追踪每个层次每个厚度。另外,速度比较和缓,很舒展。

  • vivida

    vivida 2009-09-23 18:20:50

    是啊,Joe,我也跟你一样很惦记大家的字,鱼儿的,油灯的,中尉的,当初是这些字把我拴在毒砂的。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3 10:29:30

    恋曲1990
    词曲唱:罗大佑

    我听恋曲1990,有时会和恋曲1980和恋曲2000相比较。恋曲1980,混不吝的样子。大大咧咧说哪里有永远,看穿红尘的样子显得青涩,朝气蓬勃。每个人大约都有一个年龄阶段,虽入世不久,却已经可以妄称看破红尘。这首大约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等到1990时已经有忧伤。当他终于唱恋曲2000时,终于在祈祷永远,知道自己永别了什么。跨越两个十年。记得第一次听到恋曲2000。不知道歌词唱什么,但隐含在旋律中的悲声让我动容。记得当初一连听了一两个月,被歌声蛊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恋曲1990,是名副其实的恋曲。乌溜溜的黑眼睛,黑漆漆的孤枕,苍茫茫的天涯路。歌词写得极好。我将它看成罗大佑歌曲中的极品。要听5分16秒的纯正版。配器很出色,与唱的部分浑然一体。唱得哀而不伤,依然有大气。演出现场版,演唱速度太快了一些,伴奏显得简陋。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0-13 10:43:38

    什么是永远?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3 11:37:17

    永远,一定是相对而言。不一定是名副其实的永远。但,很多事情之所以能做成,做成的人大约都是相信永远的人。就像时间那样,时间的存在大约是不争的,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说清时间究竟是什么,各种解说犹如盲人摸象之后的现场报告。永远,大约也是那样。对某些当事人来说,某些事情早就灰飞烟灭。可是,诗经中描述的那些,也许能称为永远。而这种永远,一代一代流传下来,成为挥之不去的日常感觉。对一些人来说,永远是一个过程。一生一世,大约就是永远。

  • 金兵乙

    金兵乙 (志在云水) 2009-10-13 13:15:37

    永远,相对而言,就是比结束多一秒。
    日瓦戈医生在后面就差一步追上那个女子的时候,心脏病发作,倒了下去。他永远也追不上她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5 10:34:22

    夜莺
    雅尼和他的乐队

    不知道是不是与那个著名童话有关。感觉是一首中国风格浓郁的曲子。比很多中国作曲家的曲子更中国。听起来应该与夜莺无关。如此波澜壮阔,如此舒展而神奇,如此缠绵婉转起伏。有些句子让我拍案惊奇。难道,一只夜莺在夜里独自婉转,应该与波澜壮阔的山海云层地平线相关吗?很多奇迹,往往从微不足道的事情开始,比如一片树叶,一句话,一只夜莺,一缕月光,一块石碑。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5 15:57:02


    波西米亚狂想曲
    queen乐队

    当初在水版有人匿名推荐。当时听了热血澎湃。现在还是。还专门写了一首不短的诗来写感想。很美好的经历。这首歌,与其他很多好歌一样,成为我身体和思想的一部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5 16:36:02

    大烟山

    与前面提到的峡谷之歌好像是出于同一个专辑。听到曲子之后很久,才在美国国家地理上看到大烟山的真容。大烟山,英文名字叫做 big smoke mountain。烟雾缭绕,群山碧绿,荒无人烟。这首曲子让我灵魂出窍。可以以听到风声,鸟声,水声,听到空旷,听到烟雾。一管笛声,是说人生倏忽而过?是写悬崖丛生大树连绵?是描述风或者鸟翅的痕迹?是说人五六尺山一百丈天一万丈?是说要有酒有月有花有大红大紫?是说要无欲无求无色无相?吉他和鼓,是说时间匆匆而过,是说水从天而降,沿峰峦山谷而下?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5 19:44:02

    侯德健的三首

    一样的
    我爱
    喂,老张


    07年1月我在这里推荐过喂老张。现在把其他两手一起推荐。侯德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音乐人。昙花或流星。

    http://play.9sky.com/t_139415,139417,139419/

  • 窝头小鱼

    窝头小鱼 (和小西) 2009-10-15 20:09:50

    波西米亚狂想曲是忧郁王籽——就是免俗同志——推荐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0-15 20:27:14

    陶喆的《望春风》,很久以前听的歌曲了,当时不知道在唱什么,可是很喜欢那个曲调,听着很放松神经。不知道现在听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6 11:17:09

    是忧郁王籽,一写出来我就认得了。坑儿好记性。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6 11:25:04

    http://play.9sky.com/t_466023/
    陶喆
    望春风

    有魏晋风骨。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6 11:55:46

    出走

    崔健词曲唱

    这是崔健成名之后所有的歌中比较缓慢的一首,却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这个时期的崔健的歌词特立独行,别人想不到或者写不好的选题和角度,他能想到,能写好。这个时期他有很多旋律。是激情澎湃汹涌的一个时期。一个歌手有这么一个时期,有这样的歌,青春总算没有虚度。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6 15:17:08

    恩雅
    The River Sings

    恩雅,一个看上去很平静的女人,会如何描述一条河?她关注的河,是大河,会显示“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景色。她会如何表现一条河?她不说西江月,不说千帆过尽都不是,不说吴山青越山青,不说平静,不说蝴蝶飘摇过江。她描写歌唱中的大河。河如何歌唱?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是潮水汹涌,前赴后继,逆流而上。三联音,一环扣一环,此起彼伏,气势磅礴。一条河的歌唱,被一群女人唱出。是她们在唱自己,还是一条大河在唱她们?或者河与一群站在河岸上的女人彼此歌唱着,大水汹涌,衣裙和长发在风中飘飘?有一天,无比贴切的生动比喻,会把女人和大河联系在一起。

    恩雅,是不是一个内心狂野的女人?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6 15:57:53

    to be by your side
    nick cave 唱

    再推荐一下。第一次听时觉得不过尔尔。觉得有些粗糙。后来听多了,不觉喜欢起来。用英语说,it has grown on me。现在,这首也是我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可惜下载的电影已经不再了。

    在百度mp3搜索,链接乌泱乌泱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0-16 22:17:51

    魏晋风骨?哦,那么当年听歌的我内心还是很桀骜的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8 09:27:58

    猫王
    in the ghetto

    我经常听的猫王的几十首歌中,这一首是为数不多的与爱情无关的歌。与穷人有关。有一种忧伤。猫王唱歌,快歌和慢歌是两个嗓子,两种风格。似乎是两个人。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19 09:23:13

    老鼠爱大米

    杨臣刚词曲唱,香香唱

    没有什么比一首歌更令我着迷。有的人以一首歌名噪天下。杨臣刚看起来像是这种人。想起来这样的人其实不少。一首曲子,仿佛一生精华都在其中。之后竟然无余勇可贾。这真很奇怪。歌手不会写曲写词,唱别人的歌,是很自然的事情。可是有些歌手能唱能写,才华横溢,名作很多。能写能唱,却只有一首歌?真是很奇怪。将这些人这些歌放在一起听,好像隐隐窥到命运或者音乐的最为神秘最深不可测之处。

  • 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 (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2009-10-21 05:18:06

    “猫王”这个绰号不知是谁起的,让人摸不到头脑。“恩雅”则是滑稽得叫人抓狂。呵呵……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23 09:45:25

    我生
    罗大佑林夕词,罗大佑曲

    就像NBA顶尖高手有任意开火权,罗大佑可以写自己想写的歌。到了这个水平,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生,也许就是这么一手歌。激昂。感激。喜悦。情绪涌动。若干音符,唱得有些声嘶力竭。但总体上还是喜欢这首歌。不需要柔情。不需要娘娘腔。在罗大佑的歌里,这首算是有些另类。不知是在什么背景写的。估计林夕是后来加入写词,将罗大佑的词改得更有可读性。

  • DSDSS

    DSDSS (笔记大自然) 2009-10-23 10:38:49

    请问ooboov,你通常把enya翻成什么中文,还是不翻就用英文?谢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23 16:50:08

    在所有昙花一现的歌手中,感觉朴树最感性。那些如夏花的歌,写灿烂奔放,写铭心刻骨。略微有些单薄幼稚的年轻声音,恰到好处表达了年轻的狂野、忧郁、感激、幸运。少年已知愁滋味。不上层楼。感觉许巍的声音与朴树极为相像,但从来都有些偏执地认为,与朴树的光辉灿烂相比,许巍不过是一萤火虫而已。

  • 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 (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2009-10-24 08:49:17

    不喜欢她的歌,所以从来也没谈到过她。通常只是看到enya或“恩雅”,知道是个唱歌的。但如果是音译,我觉得爱你呀应该更好。

  • 窝头小鱼

    窝头小鱼 (和小西) 2009-10-25 12:50:08

    女儿情
    万晓利版
    http://www.douban.com/artist/wanxiaoli/?s=4018

    是夜。不知道如何打发那个毫无意义的生日蛋糕。我不知道如何点燃那些蜡烛,然后再吹熄它们。凌晨一点的时候在路上有搭没搭的听车载收音机。两个陌路上的人,无声的走一路。然后就听到这首歌。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深夜的最深处绵绵不绝的唱起来。街道寂寥空阔,灯火璀璨。那陌生人,你载着我,在这歌声中,从这世上沉默的滑过。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听到这里,整个人都要被羽化了。司机右手背右侧的一方绣着一朵蝴蝶。很美。爱恋伊,爱恋伊。我这样爱恋这一刻,可它还是要与我分离,再不回来。

  •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0-25 20:18:14

    嗯,肯尼亚中间就有个尼音,爱你呀更合适,呵呵

  • DSDSS

    DSDSS (笔记大自然) 2009-10-25 20:21:59

    我也觉得爱你呀更好玩。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yODk4ODYw.html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0-26 12:12:42

    听了一上午豆瓣电台。没几首是我喜欢的。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好好听过王力宏的歌,发现自己从来没喜欢过他的歌。大约今后也不会喜欢。真是很奇怪。不知道自己的音乐规则到底是什么样的。

    最近看到新闻,说是崔健要全国巡演,新歌老歌各一半。希望崔健大获成功。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3 09:54:53

    闲云孤鹤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间的音乐。不记得是谁推荐的了。在电驴上下载了一个系列,包括04年中央台播放雅典奥运会获奖用的那首女生高唱咿咿呀呀。可惜没有气象节目时播放的那首现代版的渔歌唱晚。很喜欢闲云野鹤中各种打击弹拨的声音(不是锣鼓之类)。我喜欢将这些声音称谓颗粒状的声音,大诗人白居易说大珠小珠落玉盘。有电吉他,有木琴,有小提琴,好像有一把月琴。很奇怪,不记得听到过CCTV用过这样的音乐。很中国的意境。有云闲着不动,有鹤闲着不动,天空更为空旷了吗,时间在流动吗?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3 10:15:43

    琵琶吟

    旋律优雅,节奏舒缓平和。有一个西洋乐队伴奏。中间有吉他演奏同样的旋律,也觉得很好听。觉得竹笛有些喧宾夺主。适于夜听雨滴残荷,适于坐在冬阳里喝热咖啡,适于没有我们只有我的时候。在琵琶安静的时候,十面埋伏真的是另一个时代的事情了。中国现有的所谓民族乐器中,似乎唯有琵琶可以大喜大悲,可以平静和狂野两不误,俱是真性情。没有丝毫做作。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3 11:53:52

    钟鼓楼
    何勇词曲唱

    这么年轻这么文艺的声音,要表达某种愤怒和不满,似乎很有些表里不一。现在年岁大了,不知道是不是能表里如一,看起来听起来都很愤怒。喜欢这句歌词: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把那些曾经大量印刷到处传播的光辉说法打翻在地。是一个恰当的标签,还适用于那些即将出炉的正确答案。凭这一句,他可以跻身十大锋利言语歌手,如果有这样的评比。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3 15:19:02

    红颜
    胡彦斌曲唱

    我一直以为这是胡彦斌唯一的一首好歌。以为他也属于昙花一现的歌手。前几天查了一下,原来他也写自己的歌,数量还不少。听了几首,一首都不喜欢。不打算把他所有的歌听一遍,以便决定他是否是昙花一现的歌手。现在只好就有些武断地认定他是只有一首歌的歌手。我的理由是这样的:如果是好歌,一定如好歌那样会脍炙人口,就像其他好歌被人迟早推荐出来,迟早被人听到,迟早被我听到。这一首歌中一定有什么让他卓然不群斐然出彩。而他的其他歌中一定没有什么,让他泯然众人。那究竟是什么呢?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3 15:33:47

    江南
    林俊杰词曲唱

    与胡彦斌一样。这首歌为他赢得无数抛头露面的机会,却没有为他带来超越。在音乐这个行当里,昙花一现已值得大书特书。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事情。没有超越,符合规律。超越,则属于 amazing 的范畴。音乐犹如 NBA,where amazing happens。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4 13:25:26

    take care
    窦唯

    伟大。伟大。伟大。

  • 快樂

    快樂 (流畅感。) 2009-11-04 16:22:05

      嗯,这首歌里描绘的境界
      正是瑜伽的最高境界:三摩地中的境界。

      joe,你要不要试试?

      只是我怀疑,连艾扬格都没有去过。
      所以窦唯说:没有人留下的痕迹。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09-11-05 10:22:41

    窦唯在歌中唱的,与瑜伽或者你或者艾杨格之间不存在因为所以的关系。

<前页 1 2 后页>
75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手机扫描二维码,把小组装进口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