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 蔡康永<有一天啊,寶寶...>連載...

  • 奇奇怪怪

    奇奇怪怪 (付先生和赵小姐结婚吧。。。) 2011-01-27 13:56:14

    做个记号,可以看连载。

  • 豌豆

    豌豆 2011-01-27 16:28:22

    追上LZ了,坐等更新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28 17:15:21

    《誤解》

    親愛的寶寶:

    和你最親的那個女生,跟我是因為電視才認識的。光憑這一點,我就應該對電視好一點才對。
    但就是因為和她都是做電視節目的人,我們應該要比一般人更了解電視做得到的事和做不到的事。就像養雞的人,不應該假裝雞既會生雞蛋,又會打毛線。

    電視只是吉卜賽算命師桌上的水晶球。我們透過它看到一些別人的事,就這樣。
    我們看到別人踢足球,但我們自己癱在沙發上。我們看到有人在打仗、有人房子被火燒,但我們只有力氣煩心我們的背痛和青春痘。我們關心一堆存心或不曾存在過的皇帝大官格格大俠煞有介事的活著,但這些人永遠不會關心我們,連看都永遠不會看我們一眼。

    我們見證各國人種在我們眼前抵死纏綿的戀愛,但我們自己好寂寞。

    親愛的寶寶,電視沒有那麼不好,電視只是讓我們誤以為:好多人好多事都跟我們有關,卻忘了提醒我們一聲:

    其實那些統統不是我們的人生。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28 17:26:42

    《文字》

    親愛的寶寶:

    字。

    我是大量使用字的人,但好笑的是,我仍然老是本能的、土氣的馴服於字的力量。
    我常常經過一家店,這家店是賣魚的,店的招牌上寫著店的名字:『尼羅河』。
    我就忍不住每次都悠然神往的揣想著店裡的魚全是尼羅河來的,然後進一步想像著尼羅河裡的魚都長什麼樣子。
    天可憐見,那家店的魚無非就是從三條街以外哪個批發中心批來的吧!

    我還會在店裡為了某人選卡片。看到一張卡片上印了一群螃蟹,其中只有一隻把八隻腳染成彩色的,底下印了一行字:『你是最特別的……』
    這樣我也會相信,腦中也真的乖乖浮現『某人確實很特別』的念頭。真是的,在看到這張卡片之前,我還從來不曾覺得這個某人有什麼特別的呢!

    我用字用了這以多年,怎麼還是如此受制於文字呢?
    如果是很會用符咒的巫師,一看到其他巫師寫的符咒,一定一眼就看穿上面附了多少法力。沒有法力的,動手撕去就是,管它上面寫了什麼。
    我卻像個初認識字的土人,隨便寫一個店招牌也唬得住我,隨便印就印個幾萬張的卡片也能說服我。
    寶寶啊,你認識字以後,要以我這個愚人為戒。
    我恐怕會繼續的,這麼相信字。

  • Strawberry °

    Strawberry ° (要擁有 必先懂 失去怎接受) 2011-01-28 17:30:08

    哎呀 赶上直播了 M了慢慢看

    LZ辛苦!!~~~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28 17:35:55

    不是直播.两篇.停了.可以去吃饭了.明天继续.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29 15:27:33

    《玩偶》

    親愛的寶寶:

    今天店老闆有兩個十二英寸電影人形玩偶讓我選。一個是『七宗罪』裡,拚了全力對抗宗教殺人狂的熱血警探,穿舊皮夾克的布萊德·彼特的人形。另一個,是『沉默的羔羊』裡聰明、博學、優雅,只是太愛吃掉別人鼻子只好給他戴上透氣面罩的人魔醫生,安東尼·霍普金斯的人形。
    玩具店老闆說,布萊德·彼特的人形比較難得,因為製造的量很少。而且,『七宗罪』這一款是所有布萊德·彼特人形裡,做得最像的。
    我是很喜歡英文片名直接就叫作『七』的這部『七宗罪』,陰暗、憤怒、吊書袋,巴不得用死屍編出一支芭蕾舞來。
    『很搶手喔,你不要,馬上會被買走了。』老闆把布萊德·彼特人形裝回盒子裡。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我當然選了戴面罩的十二英寸的吃人肉醫生。啊,誰能抗拒擁有他做為『玩偶』呢。

  • 娟娟喵喵

    娟娟喵喵 2011-01-29 15:32:18

    不错···这本书在书店等人时··用3个小时看完了·····

  • [已注销] 2011-01-30 00:37:51

    楼楼很好。我喜欢【树】

  • 大灰

    大灰 (我没有口头禅) 2011-01-30 10:53:11

    M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30 14:59:38

    《醫院不是我的家》

    親愛的寶寶:

    醫院。
    我抵達這裡以後,第一個過夜的地方。

    很多嬰兒都會跟你一樣,先在醫院住一段日子。但卻從來沒有聽說誰就因此把醫院當成了第一個家。
    大家對醫院都出奇的冷淡,沒有聽說哪個生小孩的女生偷偷在那張她分娩的床邊刻下自己的名字;沒有聽說哪對情侶約會時帶彼此去看自己出生的醫院;沒有聽說誰把自己的病歷張貼在徵友的版面上;沒有聽說誰把自己胸腔的X光片裱起來掛在房裡。

    我們這麼多人在醫院出生,但一點也不想把醫院當成我們第一個家,我們有意無的略過和醫院有關的一切,覺得在人生的劇院裡,醫院應該永遠被擺在『後台』。

    我們會一輩子對醫院保持警戒,每次進去都只想盡快離開,我們一點也不覺得親切,也一點都沒有回到兒時母校的感懷。
    就這樣保持冷淡,直到最後。最後,我們很多人又躺回醫院的床上,但還是有幾個人會固執的說:『讓我回家,我要死在自己家裡……』
    我們既不肯承認醫院是我們的第一個家,也不肯承認醫院是我們的最後一個家。

    我們真彆扭。

  • Will Chase

    Will Chase (「Someday」≮I'm yours≯) 2011-01-30 15:00:58

    LZ加油!
    给个电梯吧~~哈哈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30 15:17:14

    《算命》

    親愛的寶寶:
    大人會做一件事情,叫作算命。
    大人不但算自己的命,也算伴侶的命、小孩的命、合作夥伴的命,無非是希望自己的人生別太多意外的狀況。
    我也被帶去算過幾次命。每次帶我去的,都是電影界的大老闆。
    拍電影的老闆大概常常明星向他們訴苦,訴苦的內容一定五花八門,缺錢、病痛、愛情出了問題。加上電影賣不賣錢又是如此神秘難料的事,所以電影大亨沒事就把某位有名聲的算命都請來住一陣,號召旗下有煩惱的眾生一起去把命給算一算。

    我每次碰上這種算命大隊,都是剛好去人家家作客,就被一起攜帶了去。其中去了一次,算命者被供養在大飯店的豪華大房裡。我走到大房的客廳,看見整個客廳只要有落地窗的,窗前就排了一排的觀音像,大部分臉朝內,少數幾尊臉朝外。我問大老闆的太太為什麼,她說臉朝外的觀音像,是已經被『開了光』的,我想大概就是『開關已經被打開』的意思。她說開了光的神像已經開始『發動』了,所以臉要一直朝著窗外的太陽。(聽起來實在有點像靠太陽能發電的樣子。)
    算命者接連回答了幾個明星的問題,他用的方式非常多,有時只用目測,就叮嚀那明星小心電插頭。有時冥想一番,就堅持某明星家裡的神像沒有依照『官階』擺放,把三顆星的神放到四顆星的神上面去了,叫他趕快把順序對調。他有時又只用手,在另一個明星腰部隔空抓來抓去,抓出一些像爛肥皂似的渣渣在手上,說是把潛在的一場病拿掉了。
    這些明星被解答之後,各自請了一尊觀音像,由算命者替他們『把開關打開』。

    算命者看我從頭到尾什麼也沒問,就問我有何煩惱,我有點不好意思,回答說只是陪大家一起過來看看。

    他說:『難道你都沒有煩惱嗎?』
    我說煩惱當然有,但今天就不麻煩大師了。
    他微微一笑,叫我把名字寫給他看,我照做了,他看了一眼,說:『你這輩子,都要離水越近越好。』
    我說好的。
    他又說:『離你近的那個水,要越大越好。』
    我說:『是指海嗎?』
    他說:『有海最好,無海就要近大江大河。』
    我說好的。

    寶寶啊,我想我這輩子是住不了沙漠了。
    不過寶寶啊,我也不是很想住到海底去呢。

  • echoang

    echoang 2011-01-30 15:18:19

    m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30 15:19:32

    電梯搭好了。
    不曉得明天會不會出門。今天多更新一點。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1-30 15:23:44

    《菜單》

    親愛的寶寶:

    我的工作使我訪問過的人生故事,多到足夠我編一本《人生菜單》了:前菜、主菜、點心,一道一道列出來。
    如果你一出生,我就把這本《人生菜單》奉上,請你點菜,你一定會責怪我剝奪了你的人生樂趣的。
    誰會願意自己的人生,只是菜單上一道已經被取好菜名的菜呢?那些算姓名筆劃的、算生辰八字的、抽籤卜卦的,有一天也許會同意這個說法,不再把他們整理出來的人生菜單,當成是太討人喜歡的東西。

  • 初一

    初一 (把自己拥有的变成最好的。) 2011-01-30 15:48:56

    M~

  • [已注销] 2011-01-30 15:53:21

    我要来看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02 22:15:28

    在這裡恭祝大家:身體健康!工作的工作順利,升官發財.學習的學習進步.最重要是心想事成.新年快樂.恭喜恭喜!

  • 小恩

    小恩 2011-02-06 14:19:16

    谢谢lz的分享与祝福 新年快乐~

  • Choi.choi

    Choi.choi (stupid people do stupid things) 2011-02-06 23:27:10

    555 LZ 你可不能弃楼啊~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3:44:50

    肥來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3:58:02

    《那一題》

    親愛的寶寶:
    有一個很迷人的歌手,連著上了我兩個節目。
    他上完第二個節目以後,還是和平常一樣,笑著打完招呼就走了。節目的製作人一方面為了禮貌,一方面也對他很著迷,特別一路陪他直到把他送上車去。
    製作人送他上車後,回來告訴我一句話,是那們歌手托她轉告我的:
    『他說,他上禮拜在你另外一個節目裡,回答了你大概十幾個問題,其中有一題的回答,他說了謊。』
    我聽後愣了一下。倒不是因為我節目的來賓說謊。來賓說謊是常有的事,我們主持的是電視節目,又不是法庭。就算是法庭,也防不了說謊。
    我愣了一下,是因為這還是頭一次有來賓這麼鄭重的對我做『事後說明』。錄完影當場馬上做說明的很多,但事隔一星期才特別補上這麼一句,真的從來沒有過。

    『有一題的答案他說謊?……』我困惑的看著我的製作人。

    我工作時,每天最多可能要問出一兩百個問題,這位歌手講的是哪一題呢?
    製作人看我困惑的樣子,又補充了一句:『他說,他這樣講,你就知道是哪件事了。』
    我一聽,立刻恍然大悟,原來是『那一題』。

    『那一題』,其實我的主持搭檔在跟他聊他感情生活時,隨口問的,也只期望他隨口答了,就過去了。問答都很平淡,所以我沒怎麼記得,大概播出時也因為太平淡,根本就剪掉了。
    現在他這樣一提,我才發現,萬一這一題他是照實回答,會有多麼大的威力,以他現在走紅的程度,要上多少天的報紙標題,要有多少人被牽連著追蹤報導,要讓多少迷戀他的人,好好的吃一驚?

    『那他又何必告訴我呢?』我苦笑了一下,但心裡又覺得一點溫暖,能夠得到他的信賴。
    我的製作人急了,她這麼迷戀他,現在只落得一頭霧水:『趕快說啊,到底是什麼事?』
    我微笑著看著她:『你知道郵差這工作為什麼很寂寞嗎?因為郵差永遠都不會知道信裡到底寫了什麼。』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3:59:09

    《鏡子》

    親愛的寶寶:

    鏡子。
    大部分人使用它。
    小部分人凝視它。
    更小部分人凝視它,然後把臉轉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4:06:00

    《錯過》

    親愛的寶寶:
    和你最親密的那個女生,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她?
    先說我最沒興趣的一種女生好了:
    從小被保護到大的、以自己為中心的公主。

    這種公主,我小時候見過一些,長大以後繼續見到。我其實不太懂為什麼很多男生喜歡這些公主型的女生,我連在日本漫畫或武俠小說裡看到她們出場,都會不耐煩的加速翻過去。

    沒有錯,大家都是嬌嫩美麗的玫瑰,但對於偏激的我來說,嬌嫩美麗往往是無趣的。公主的嬌嫩美麗,必須或多或少的挽救這個爛世界,讓世界再往『值得生存』的方向移動幾公分都好。她的嬌嫩美麗不能和世界無關,不能把爛世界映照得更爛更不堪。

    我當然知道有那種『與世界無關』的美。對那種美,我好像既不感動、也不相信。
    親愛的寶寶,等你長大以後,你所看到的那個我喜歡的女生,很可能跟我講的很不一樣了。人和人的相遇都只有一段,你會錯過我的,我也會錯過你的,公平。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4:11:11

    《一個畫面》

    親愛的寶寶:
    我正在寫字。
    寫字。

    和你最親的那個女生,在我面前做過很多精彩的事,但我腦中經常浮現的一個關於她的畫面,卻是一個很安靜的畫面:她在後台,靜靜的在寫字。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在錄影前,漂亮衣服穿好了、頭髮梳好了,卻拿起筆很專心的在紙頭上寫字。
    那天我們的來賓是個她很在意的長輩,她很興奮,又忍不住要想刁鑽的問題對付他。我看見她咬著筆桿想問題,想到了就用力寫幾個字,露出小學生的神情,我覺得可愛極了。

    每個認識她比較久的明星,都會在節目裡稱讚她從小女孩長大成美麗的女人了。
    我卻著迷於她像小學生寫字的那一刻。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1 14:13:24





    天啊。整本書一共223頁,現在才到77頁。

    最近又買了《蔡康永的說話之道》和《LA流浪記》。

    等看完。就分享給大家。

  • Cinderella-Lew

    Cinderella-Lew (一简单就快乐,一世故就变老) 2011-02-11 14:28:19

    关注~

  • 辛德瑞拉

    辛德瑞拉 (杨不悔。) 2011-02-12 00:24:22

    哈哈哈,楼主辛苦啦!

  • 花雨

    花雨 (机会只有一次) 2011-02-12 00:31:05

    m

  • Fannie

    Fannie (Just dance) 2011-02-12 00:34:41

    m

  • 辛德瑞拉

    辛德瑞拉 (杨不悔。) 2011-02-13 18:13:52

    顶顶顶啊啊啊,千万不能让这帖子沉了!楼主我们千呼万唤你啊啊啊!!

  • 豌豆

    豌豆 2011-02-13 23:07:19

    dingding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4 08:32:58

    2011-02-13 18:13:52 莫装逼。 (伪少女战士!) 顶顶顶啊啊啊,千万不能让这帖子沉了!楼主我们千呼万唤你啊啊啊!!


    --------------------
    我最爱你了.
    我有时间就会更新的啦.
    我是不会弃楼的.

  • 林小落

    林小落 (按自己的意思过一生!!) 2011-02-14 08:58:50

    MARK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6 19:24:43

    《難忘的時刻》
    親愛的寶寶:
    我人生的這段時間,花很多時間做電視節目,其中有個一對一個訪問節目,每次會不間斷的問對方問題,從一小時到三小時之間不等。
    當中有些問題,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拿來問我最親近的人,我甚至不會拿來問我自己。就算問了,也答不太出來吧。
    比方說:
    『你後悔做了那個決定嗎?』
    『你從幾歲開始知道自己不好看(或很好看)?』
    『你不在以後,希望將來的人怎麼記得你?』
    有時候也會問問很有錢的人:
    『你到底要賺到多少錢才覺得夠有錢?』

    這些問題,很少人會拿去爸爸媽媽伴侶好友,不一定是不想問,多半是怕問了以後,不確定要怎麼面對那個被問出來的答案。正常

    人可不像我這種受雇的殺手,可以盡情的開槍發射、開完槍就閃。

    所以我訪問好友的時候,反而常常表現得不好。我會不由自主的避開他的痛處、協助防守他的秘密,也不太能一針戳穿他的假。原

    因就這麼簡單:我們在人生裡還要相處下去。
    當然除此之外,我這樣的殺手也常吃鱉,只要來者武功高強、身手比我敏捷,我就會看起來像個笨蛋。
    記者常常問我,我訪問過的千百人裡面,誰最讓我難忘這類的問題。他們總以為,我會轉述一句什麼光芒萬丈的哲王之語,但其實

    我腦中浮現的,通常是不值錢的屁話。
    我問電影導演李安:『你拍完「臥虎藏龍」以後拍「綠巨人浩克」,你有故意把武俠片的元素帶進科幻片吧?』
    『我沒有啊。』李安回答。
    『那為什麼綠巨人浩克會輕功?』
    『那不是輕功,那是跳得高。』
    李安一貫微笑的看著我,我忍不住笑的看著他。
    諸如此類的時刻。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6 19:31:07

    《啟發》
    親愛的寶寶:
    我訪問過的千百人裡面,有誰說了哪一句話,對我很有啟發的?
    不是諾貝爾獎得主,也不是政府領導人,而是曾經以她的身體迷倒過很多人的日本女星,飯島愛。
    我翻著飯島愛的書,問她:
    『你這麼恨你爸爸,但你又這麼想再見到他,這不是很矛盾嗎?』
    『老師啊,』飯島愛笑著用敬語稱呼我,『人生本來就是由矛盾組成的啊。』
    她真是簡單明瞭,我也就恍然大悟。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16 19:32:04

    《簽名》
    親愛的寶寶:
    我身邊出現的很多明星,常常被要求簽名。
    這件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明星的簽名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加持的符咒嗎?還是見過本人的證據?
    最後不就是被轉手賣掉,或者直接丟掉嗎?
    我有一陣子常被要求在陌生人的手機裡錄下叫人聽電話的叫聲,或是取代鬧鐘鈴聲功能叫人趕快起床的叫聲,這好像還比簽名有用一點,加深了我所從事的是服務業的感覺。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25 14:59:35

    《演唱會》

    親愛的寶寶:
    現場演唱會。
    八個朋友,圍著大房子裡的大木頭桌,吃完布丁以後,開始說每個人去過的現場演唱會。
    沒有人夠老得趕上披頭四,但有人竟然聽過鮑布·迪倫的現場,大家讚歎了一下。另外幾個人講起自己哭得最兇的演唱會,都不是很有名的。妮塔說起她在紐約一個荒謬劇院裡聽的那場演唱,她感動的不是主角,半途以神秘嘉賓身分現身的、當時一個剛從勒戒中心放出來、因為遺傳白化症而看著滿頭白髮的年輕女歌手。
    芮塔則說起一個喜歡單腳站立整場演唱會、瘋狂吹笛的吹笛手。
    『他們都只有名那幾年,後來就沒什麼人知道了,有名大概也不是太吸引他們的事吧。』她們說。
    *
    我參加過的演唱會,最多全場的人大概六萬人、最少的大概八十人。每次我都好感動、好高興。我喜歡看幾萬個人接力的、把手上噴火花的火花棒一個接一個的散佈到全場都是。我喜歡在場裡擠滿快讓人窒息的熱情的時候、抽空抬頭看天上的星星。我也喜歡在小酒館裡看有的人醉著有的人吻著的、聽著自己也醉了的滿頭白髮的歌手、在唱我怎麼聽都還是會流眼淚的歌。
    *
    寶寶,我為什麼一直對電視很有戒心,是因為電視老是讓你以為,你聽過那個歌了,但其實你沒聽過;老是讓你以為你看過那個人了,但其實你沒看過;老是讓你以為你知道災難與死亡了,但其實你不知道。
    *
    我每次在現場感動得要命的事,後來再透過電視看到的時候,根本感覺不出來是同一件事情。電視好像漁網,把有生命的都攔截在網子的那一邊,到這一邊流出來的,都只是水而已。
    親愛的寶寶,將來如果有你喜歡的歌手,你要想辦法去聽他的現場演唱會,去跟其他和你一樣喜歡他的人在一起。你不知道那個歌手會有名多久,你也不知道他會願意活多久。你只能趁他還在的時候,讓他變成你回憶的一部分。
    *
    有些人的生命沒有風景,是因為他只在別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裡流過來流過去。你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過一個又一個風景,你才會是一條河。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25 15:08:40

    旅行

    親愛的寶寶:
    旅行。
    不是依賴出色的交通工具,而是依賴出色的態度。
    很多古時候的人,只是靠著腳走、靠船、靠騎驢子、坐牛車,去的也不是什麼天涯海角,可是他們在旅行中感覺豐富,而且,對世界更多讚賞喜愛。
    他們的許,沒有特別安排娛樂節目,也沒什麼逛街採購,沒有導遊照顧你,沒有拍照錄影留念。
    他們只留下一些文字,讓我們相信他們真的好好聞過樹葉、聽過鳥叫,好好看過映在大河裡的大月亮。
    而且,他們有時間回味。
    *
    我旅行回來以後,有時候會不記得那個地方的月亮和氣味,反而會記得一頓令人失望的晚餐、一樣錯過了沒買的東西。
    好差勁的旅行者啊。
    我明明就很喜歡這個世界的。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2-25 15:26:52

    吃肉

    親愛的寶寶:
    我們吃肉,但是我們不想承認我們在吃動物的尸體。
    *
    我們想假裝肉是被『耕種』出來的,是沒有臉的。就算牠們有臉,也跟餅干糖果一樣,是一張一張很卡通的臉。我們在雞肉罐頭上畫的笑咪咪的雞、在豬肉罐頭上畫的笑咪咪的豬,都是為了讓吃肉的人寬心。在這一方面,我們實在經獅子老虎更苛刻些。獅子老虎可沒要求被吃的動物要露出愉快的表情。
    *
    人類也不是都這麼虛偽,吃尸體不敢認帳,大體上,老一點的文明勇敢一點。法國菜會讓雀鳥和海魚露個臉、中東地區會把某些四腳動物的眼球鄭重的當好材料烹飪,亞洲人更勇敢,常把完整的尸體,做特技式的呈現。我一直不是很懂『松鼠黃魚』這道菜追求的境界,明明是條魚,為什麼硬要牠站成松鼠的姿勢?日本人更奇特,最猛的生魚片師傅會表演他刀功的神速,把魚肉從活魚身上快刀削下來,裝盤裝好以後,師傅還要當著食客的面,把只剩骨頭的魚放回水中,完全沒肉的魚還沒晃悠悠的在水裡游上一陣,不會傾斜向任何一邊,展示了師傅拿捏刀法的均衡準確。相對來說,香港海鮮酒樓為了證明你指定的活魚是現殺現煮的,當你面把拎出水的魚『砰』一聲用力擊死,則殺氣騰騰得多。
    *
    美國人這方面最怯懦,吃牛不見牛頭、吃魚不見魚頭,最好都規則切成豆腐狀,湯中如果浮現一對羊眼球,一定棄桌而逃。
    我唯一看過美國人敢面對的餐桌上的全屍,應該是純凈如瓷的白煮雞蛋。美國人持小匙而擊之,蛋殼破而後挖之吞食。
    *
    我想他們自有道理,無非是『胚胎』還不算生命,看不出頭臉就應該還沒有靈魂這類的邏輯吧。
    *
    胚胎有靈魂嗎?親愛的寶寶,你說呢?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02 13:11:02

    外星人呢

    親愛的寶寶:
    我們這個星上,有睦人是很認真的搜尋著其他的星上,到底是不是也有生命。
    設置了昂貴的裝備、耗費研究人員十幾二十年,只偵測到一段沒頭沒腦不能理解的無線電波,但還是有人繼續努力下去。
    這種努力的背後,不會只是理性的好奇吧?更有力量的,應該是對於孤單的恐懼,四千億個太陽系,只有我們這個太陽系裡、小小的地球上,才有宇宙中唯一的生命,這樣的孤單,光是用想的,都已經很難忍受了。
    *
    如果真能找到其他星上可以溝通的生命形態,一定會是千年來的大事。
    但是,寶寶啊,身為人類的我們,一面這麼期待其他星球上的生命會來聯絡我們,一面卻越來越無能力關心同在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大部分時候,甚至連其他的人類,我們都漸漸無能力關心了。
    *
    這樣的我們,就算四千億個太陽系,都各有一個像地球一樣的行星,上面都居住著人類,這樣的我們,就真的會因此而比較不孤單了嗎?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02 13:42:52

    大家的孩子

    親愛的寶寶:
    過不了多久,你就會變成『小孩』了。
    做小孩的樂趣之一,是可以犯錯。做小孩的悲慘之一,是狥會被處罰。
    *
    又有一個明星做錯事被逮到的消息。
    明星啊,就是一直寵著的一群小孩。做的全是小孩做的事,唱歌、跳舞、打打鬧鬧、說笑話、扮家家酒、演警察抓小偷、演新郎新娘、穿得漂漂亮亮出去玩、永遠要吸引大人的注意,永遠要讓大人覺得人生好多樂趣,覺得還沒到手的東西都值得伸手去抓抓看。
    大人用很多很多錢、很多尖叫和讚美,寵溺這些小孩,小孩努力的逗大人開心,但也常常鬧脾氣、要糖吃;鬧完脾氣,又怕大人不再喜愛他們。
    *
    『永遠長不大』是明星存在的意義,也是明星存在的方式。如果有明星願意依照真實世界的法則,長大、負起責任、操心生活、使用折價券,變得蓬頭垢面、雞皮鶴髮,那當然令人有點安慰,但恐怕更多的人會覺得殘忍和掃興吧。
    *
    明星犯的錯,都是孩子氣的錯,說謊、打架、喝醉、亂搞、花離譜的錢、買沒用的東西、不顧做人的道理、鬧個天翻地覆。
    在這個很多事情都熟到快發臭的世界,真的有人要明星也守規矩、變成熟嗎?
    還是,繼續寵溺明星,讓他們鎮守在保持幼稚的邊界上?

  • 爱发呆的沙漏

    爱发呆的沙漏 (生活。 一半记忆、一半继续ゝ) 2011-03-02 13:47:54

    m

  • ^SOFIA^

    ^SOFIA^ (辛德瑞拉的巧合吗) 2011-03-10 01:02:04

    m

  • 瘦憨

    瘦憨 (我!操签名限制限制你!妈) 2011-03-10 01:23:50

    果断码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0 15:55:27

    不原諒

    親愛的寶寶:
    我到了一個地方,這裡的電視節目,隨時會在畫面上出現各種要賣東西給你的小手段。
    有時候是在畫面的小角落裡,閃動著一種飲料或感冒藥的名字。有時候在主持人的背後或腳踩的地板上,出現很大的商品牌子。有時候整個會場幾千把椅子的椅背上、或幾百個人穿的背心上,出現很多公司的名字。有時候節目名稱直接就用那個化妝品或者香煙當作名字。
    *
    已經很少有球迷,能單純乾淨的在腦中記憶一次美好的射門得分了。因為記憶中的某處,那個球場的周圍、或那個球員的球衣上、或那只球門的背後,總會大大的閃現某個跨國大牌子的招牌字樣。
    *
    你和情人一起望向天邊夕陽時能避開那個巨大的內衣廣告看板嗎?你望向開闊的山景時,不覺得房地產商的廣告兩眼嗎?當夜色本該使你憂傷的時候,眩目的霓虹廣告沒有剎那間使一切變得廉價膚淺嗎?
    *
    我可以原諒他們那麼飢渴的想賺我們的錢。但我不想原諒他們剝奪我們那麼多本來可以純凈美好的回憶。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0 15:56:37

    插句話:
    當夜色本該使你憂傷的時候,眩目的霓虹廣告沒有剎那間使一切變得廉價膚淺嗎?

    實在太有同感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0 15:58:27

    《偏心加偏見》

    親愛的寶寶:
    做電影,常常是在比賽你可以堅持到什麼地步。
    做電視,常常是在比賽你可以放棄到什麼地步。
    (我的偏心加偏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0 16:00:04

    《要記得》

    親愛的寶寶:
    我可以永遠也搆不到星星的高度,
    但我不可以假裝忘記了星星的高度,
    這氷是我要常常說電視壞話的原因。

  • 随喜喜不喜.

    随喜喜不喜. (hold on,pain ends) 2011-03-11 10:47:46

    mark ……期待更新。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6:48:42

    《遙控器》

    親愛的寶寶:
    如同曾經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各種電池來發動的小設備,遙控器,有一天也會成為好過時的東西,過時到日後看見的人,會油然而生羞恥的感覺。
    *
    至於目前的遙控器,在我看起來,已經有自卑的傾向,它太小看自己了。
    遙控器,其實很精明,它明確知道我們每天感到寂寞的時數,明確知道我們寂寞時,會向哪個影像或哪個聲音默默的呼救救援。
    遙控器明確知道,除了我們身邊的伴侶之外,我們真正依戀的,是哪一種美色。如果遙控器也記錄我們看電視時的反應,它也就會知道我們私下見不得人的小憤怒,我們的斤斤計較,我們連自己都會詫異的惡毒。
    *
    我們這一代在電視前面長大的人,當我們下葬的時候,應該把掌握太多秘密的遙控器,當陪葬品放進去。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6:50:38

    你一個人

    親愛的寶寶:
    我們這邊到處都是人,直到哪裡都可以看到人,但好多人還是很寂寞,被寂寞折磨得疲倦。
    *
    那你呢?你都一個人在那邊吧?感覺起來你一個人還滿怡然自得的嘛。

  • 嘿嘿黑熊

    嘿嘿黑熊 (不戴眼罩睡不着) 2011-03-13 16:50:58

    喜欢看
    马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6:53:59

    裸露

    親愛的寶寶:
    在我工作的範圍裡,有很多明星擁有美好的身體,但是裸露,仍然常常是話題。哪個明星在哪個戲裡了哪個地方,哪個明星在哪個典禮比另一個明星露得更多,哪個明星在哪個海灘被偷拍到露出了哪個地方,幾十年來都不煩的講這件事。
    *
    『怎麼這麼幼稚啊?』在裡面整天裸露著不穿衣服的你,大概會這樣想吧。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6:59:49

    交換

    親愛的寶寶:
    交換。
    *
    陌生人各陌生人之間,最常產生關係的方法。
    *
    你幫我剪十次頭髪,可以換到一輛腳踏車。我幫你除去花園的害蟲,可以換到去街角餐廳吃一星期的飯。
    但是寶寶,交換很難是一直這麼心平氣和的。因為你能提供的東西,別人不一定缺,而你想交換的那人,他想交換的可能不是你而是別人。
    我們不能太高估我們剪頭髮或除害蟲的能力,在不需要的人眼中,只是多餘的東西而已。
    *
    所以,我們也不能太高估,我們的愛。
    雖然我們常常覺得,那是我們僅有的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7:00:35

    ……



    我們也不能太高估,我們的愛。

    在不需要的人眼中,只是多餘的東西而已。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7:02:15

    節目

    親愛的寶寶:
    我不喜歡節目。
    我不喜歡別人規定我哪一天應該開心,又規定我哪一天應該特別想念哪些人。
    (以上只是故意搞點叛逆罷了,其實有的節日還算好玩啦。)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7:07:45

    誰理你啊

    親愛的寶寶 :
    時至今日,連電器也妄想跟我人『溝通』呢!真是見鬼了。
    我們的冰箱門上有個小顯示幕,告訴我它的體溫、目前狀態,如果我愿意,它還打算告訴我該買牛奶了,該買冰淇淋了這些消息。再過一陣子,它連哪家超級市場在打折,都要歡欣鼓舞的通知我了。
    *
    汽車也變得愛講話了。電子寵物雞寵物狗還逼著你餵它,不餵它,它還死給你看呢!
    *
    什麼東西呀,你們又不是活的,誰有時間理你們啊!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3 17:10:56

    樓梯

    親愛的寶寶:
    樓梯。
    是我到現在都還存疑的東西之一。
    每次我在爬樓梯的時候,都懷疑還有更好的爬到高處去的方法,被某人藏起來了。
    要不然,在樓梯沒有被發明的那麼些年,大夥兒都是怎麼爬到高處去的呀?
    *
    樓梯太乏味了,乏味到實在不像能控制我們這麼久的東西。那個……誰來把樓梯換成個別的什麼吧。

  • ran6659

    ran6659 (咿呀咿呀呦~) 2011-03-13 17:45:20

    M。。。

  • Bellucy

    Bellucy (加油,为明天更好的自己!) 2011-03-13 23:55:30

    马克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4 11:50:03

    神仙

    親愛的寶寶:
    神話裡的神仙,最感動我們的,都是因為他們像人。至於他們像神仙的那部分,我們弄不懂,很難有感覺。
    情況大概有點像螞蟻偶爾聽到我們在煩惱物理考試的考題、或者股票賺錢的事。聽不懂,沒感覺。
    *
    我念書時,我有一門課要讀《聖經》的《舊約》和《新約》,我讀到《舊約》裡的耶和華做的事,覺得牠的心情總是很不好,對人類生氣時,氣到用長痔瘡來處罰人。跟人說話時,必須把一整棵樹燒起來,話還是說不太清楚。
    我只能卑微的猜想,牠不是很喜歡牠做出來的世界。牠肯定有煩惱,但牠已經是至高的存在了,牠有煩惱,要向誰說?
    *
    中國道教的神,跟中國人一樣,喜歡講人情世故,王母生日的時候,請大家喝酒吃桃子。玉帝貶下凡間的罪犯,觀音會偷偷去接濟一下。中國人又喜歡拉關係,事情鬧太大的時候,忍不住把佛教的佛也扯進來,佛被扯到越來越隨和,最後落得如來佛要讓孫悟空在手掌心撒尿,尿完還要大笑三聲把手掌伸出來大聲說,你們大家看還是我如來佛最厲害。
    *
    希臘的神又火爆些,話一說僵了,就捲起袖子開打。大天神宙斯又喜歡拈花惹草、天皇希拉又喜歡吃醋抓姦,這個為愛變野豬、那個為愛變植物,忙到一個不行,但總歸是有來有往,有商有量,很熱閙。
    *
    耶和華那邊氣氛森嚴多了,牠要跟誰來往呢?有事跟誰商量呢?唯一的兒子又被送到人間去,從基層做起,吃盡苦頭。比較不寂寞的是總算大詩人米爾頓安排了大天使背叛牠,於是兩邊有仗可以打,不然,牠的生命,要依據什麼來測量?
    *
    信仰神的人,不管信仰的是哪個神,總不免偶爾探問一下,我們此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如果被問煩了的牠,把雙手一攤,說:『那你倒是看看,我這邊又有什麼樂子了呢?』我們應該就會心甘情愿的噤聲了吧。
    *
    親愛的寶寶啊,我的人生很短,見識很有限,我努力讀過的一些嚴肅的書,看過的的嚴肅的電影,都有人用過很大的力氣,和他們信仰的神,追究這引動事情的答案。
    我真的越來越常偷偷想著:『如果跳過這些呢?如果像穴居人一樣,不能依賴牠、或牠、或牠或牠呢?如果不花這麼多力氣,追著牠們要答案呢?會不會比較簡單明了啊?』
    *
    有了這麼多的神可以選,結果,我們變得比較明白了嗎?比較善良了嗎?

  • ❤.蘇胖纸。

    ❤.蘇胖纸。 (主页第一个相册求分享!) 2011-03-14 11:53:49

    M

  • 木偶盒子

    木偶盒子 (**~拔草呀~拔草~**) 2011-03-14 12:06:32

    华丽M~~`华丽M~~~

  • June

    June (______一个叫梨的苹果) 2011-03-14 12:49:29

    宝宝啊,听到这个词就感动。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4 12:50:00

    何苦啊

    親愛的寶寶:
    兩個絕頂有智慧的人,一個自己整自己,另一個被整。
    *
    自己整自己的那個,名叫蘇格拉底。
    *
    蘇格拉底娶了據說當時最兇悍最難纏的女人。蘇格拉底的學生在宴席上忍不住問他:『您不是主張女人和男人一樣,可以被教育嗎?那您為什麼不能把師母變成一位有教養的女人呢?』
    『正如同馴馬的人,不可能靠著馴服一匹本來就很乖的馬,來顯露本事。』蘇格拉底回答:『我娶這個太太,正是要測試我教化別人的能力啊。』
    唉,這是何苦啊。
    *
    至於被整的那位,名叫笛卡兒,說出『我思故我在』的笛卡兒。
    *
    笛卡兒隱居在荷蘭鄉下,可是盛名遠播,二十三歲的瑞典皇后非常仰慕他,一定要當他的學生,三催四請都請不動,最後派了一艘軍艦去,才把笛卡兒接到了斯德哥爾摩。
    奇特的是,年輕的皇后把上課時間訂在冷得要命的清晨五點,結果笛卡兒挨不住凍,受了風寒,引發肺炎,病死了。
    從『我思故我在』,到『他思,故他不在』了。
    唉,這又是何苦啊!

  • 香菇

    香菇 (豆瓣音乐最懂我~~~) 2011-03-14 12:56:13

    马克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4 12:58:20

    腳放下

    親愛的寶寶:
    印度的濕婆神,是他們的宇宙之神。
    濕婆神踩在惡魔的身上跳舞,四條手臂擺出各種曼妙的舞姿,舞出整個宇宙的節奏。
    濕婆神一腳穩穩的踩踏惡魔的背,另一腳高高的舉在半空中。據說,如果濕婆神把那只腳放下來,時間就會停止。
    *
    親愛的寶寶,時間停止應該是一件人類沒辦法想像的事啊。時間停止,我們也就無從知道自己還在不在了。也許連濕婆神都無從知道祂自己還在不在了吧。
    *
    無從知道自己還在不在,那,不就等於死亡嗎?
    *
    可是寶寶,妙就妙在,很多人害怕死亡,但卻嚮往著時間可以靜止呢。
    大概他們以為濕神婆最多只是把腳放下來歇一歇,總會再抬起來的,那樣時間就又流動了,人就又話了,也就不那麼可怕了。
    *
    如果濕婆神真的累了呢?時間不就永遠靜止了嗎?那不就是死亡了嗎?
    所以死亡沒有那麼可怕啊,和我們的嚮往差別只在,祂的腳會不會再抬起來而已。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4 13:01:22

    月亮

    親愛的寶寶:
    月亮。
    無用,迷人,稀有,怎麼看都看不厭。
    『應該原本是哪個人忘在哪個抽屜裡的一顆寶石吧。』我猜測,那個人隨手把這顆寶石掛出來的時候,也沒有預料到,這顆無用的寶石,會引發出我們這麼多對自己的疼惜,會支撐我們度過這麼多本來沒有辦法度過的夜晚。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4 13:03:11

    大家午安囉。
    中午不睡。下午崩潰。

  • 然后没了然后。

    然后没了然后。 (我念旧。我快乐。) 2011-03-14 13:33:45

    LS~~加油加油!!~把这给收藏了方便打开~~哈哈

  • Bellucy

    Bellucy (加油,为明天更好的自己!) 2011-03-14 23:18:51

    花了两个晚上看到这.等更新

  • 起司不裤头

    起司不裤头 (不停的用失去换来新的) 2011-03-14 23:30:32

    M 楼主加油

  • 孤独也高兴

    孤独也高兴 2011-03-15 07:12:25

    喜欢…支持…

  • ♪.落灬筱寞.

    ♪.落灬筱寞. (快乐是选择。) 2011-03-15 11:20:01

    加油噢~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5 17:14:17

    逗哭了

    親愛的寶寶:
    那天我們在節目裡又隨口胡鬧,亂七八糟的假裝我們埋伏了一個神秘嘉賓在現場。本來以為絕不會有人上當,結果,把來上節目的那位剛失戀的女明星弄哭了。
    我那天沒有太大的罪惡感,主要是因為:我們失戀時全都是這個德性,我們失戀,都會變得這麼茫然、好騙、依賴人、愛哭。那們女明星只是剛好在失戀裡來上節目,就像感冒的明星來上節目,結果打噴嚏那樣。我當然有問她,把她逗哭的那段要不要剪掉,別給觀眾看到,她很大方,說沒關係。
    *
    我有時候喜歡我們的節目,就是因為它記錄了某些人生命的某個時刻。那些人下了節目,就繼續往他們的人生走下去。
    而我們,和我們的觀眾,也就表現得好像我們也有點更懂人生了的樣子。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5 17:20:32

    禮物

    親愛的寶寶:
    去了一個北方的城市,收到一些好心的人送的禮物,其中有一個神秘的小鐵盒,不太容易打開,打開以後,發現是一個彈弓。
    木頭的彈弓,被畫成了魚的樣子,像哪個部落的巫師要讓我在面臨災厄時動用的。附有精靈的法寶。
    我拿起彈弓,發了一會呆,因為只有了彈弓,沒有附發射的彈丸。
    *
    我對於這樣的武器最感覺到神秘,小時候看京劇,看到台上的將軍拿了好大的一付弓,但卻沒有箭,只見將軍擺了很華麗的姿勢,輕輕撥了一下弓弦,結果天上就跌落一隻道具死鳥下來,我從此就相信:沒有箭的弓,比有箭的厲害;沒有彈子的彈弓,比有彈子的厲害。
    *
    沒有抱著企圖的疑問,比抱著企圖的疑問厲害。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5 17:21:35

    去上學

    親愛的寶寶:
    我很擔心上學是把你帶向平庸的第一步。
    所以我實在很難放心的叫你去上學。
    明明就有這麼多值得教、值得學的事啊,在學校以外的地方。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5 17:28:04

    學校

    親愛的寶寶:
    學校,是大人很一廂情愿的想法,常常是根本什麼都學不到。
    上學如果不對抗學校、不對抗老師、不戀愛、不失戀、不結交朋友和仇人,那,學校可能只等於是專收年輕人的停屍間吧。
    *
    我因為發現自己腦子裡另有可以自由活動的空間,就『唰』一聲把這個空間和課本清楚的隔開來。
    課本對我來說,只是提供現成的東西,讓大人用來敷衍我們:『哎呀,世界當然就是這個樣子的,相信課本說的就對了。』
    因為警覺過了頭,對抗的意識太強,於是竟然連課本上一些可以相信的事,也變得不屑一顧。比方說,哪裡通到哪裡應該搭哪一條鐵路、交流電和直流電的差別,全部當成只是就會這討厭整人遊戲的瑣碎答案,遊戲過頭就唯恐來不及的一腳踹開。結果呢,也就成長為一個出奇的缺乏常識的笨蛋。
    而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就任性的想要全靠自己去摸索。
    *
    所謂學校,最後培養的是:鬥志,這是很多學校唯一培養出來的東西。
    寶寶,世界並不是戰場,人生並不是戰爭,我們要那麼多鬥志幹什麼?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5 17:29:56

    。。。
    鼓掌。
    罵得太好了。對不對。我們國家的學校都爭取成為『專收年輕人的停屍間』。

    鼓掌。
    我最近太勤奮了。

    哈哈。

  • 几点

    几点 2011-03-15 20:54:07

    感谢楼主的辛苦劳动。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8 17:02:41

    錢是一樣的

    親愛的寶寶
    我小時候,被爸爸帶去過兩位報紙老闆的家裡作客。他們兩家各有一道待客的菜,令我印象深刻。
    *
    一位老闆家住城的這一頭,那一餐是把菜一盆一盆擺開,好讓幾桌打麻將的客人,各自依照各桌打完一圈的時間,再下桌吃飯。
    我到他家時,菜剛擺出來,我看到有一盆大小大概像個提籃,裡面堆滿了一塊一塊杯蓋大小的、圓圓的、深茶色、像豆腐乾的東西。
    我隨手拿叉子叉了一塊起來啃,覺得比豆腐乾有彈性一點,吃起來也很有趣,看看滿盆子都是,就多叉了幾個吃著玩。這時爸爸那桌離桌來喫飯了,爸爸走過來看我,我就問他我吃的這東西是什麼,他告訴我:『這叫鮑魚。』
    *
    另外一次,被叫到另外一位報紙老闆家去吃晚飯。這位老闆住在城的另一頭。這位老闆向來不喜歡把菜擺開來讓客人取,一方面怕菜的溫度不對,一方面不願意勞駕客人自己走動去拿吃的。所以他家打算吃飯,就寧愿讓各桌互相等一等,等到一齊告一段落了才開飯。所以他家備了不同尺寸的圓桌面,喫飯的客人越多,就架上越大的圓桌面,總是可以讓所有客人一起圍桌共餐。
    從小孩子眼中看起來,當然就覺得圓桌很遼闊,每缸菜都巨大又冒煙。其中有一缸端上桌時,只見淡茶色透明刺鬚從缸口滿出來,顫巍巍朝四方亂七八糟的,呈噴射狀散開。女主人熱情的招呼,拿勺一大碗一大碗分盛給客人。我吃了覺得脆脆的很好吃,拿眼睛看我爸,我爸說:『這叫魚翅。』
    *
    我後來當然還在不同主人的家里,吃過其他好吃的東西,有的主人請客時,對端上桌來的那份鮑魚或魚翅,或隨便什麼其他美食會很鄭重的介紹,如果那份鮑魚或魚翅,又被鄭重的打扮得像要供百姓瞻仰的貴族遺體的話,這時我腦中就會自然而然的浮現我小時候遇見這兩道菜的畫面。
    我一直都不喜歡參加裝模作樣的宴會,我甚至覺得一群人相聚時,不聊些有意思的事情,反而鄭重基本的討論著,此刻開的是哪一年份的酒,或哪位身上穿的是哪家牌子的衣服,都會讓我有點疲倦。
    主人請客人吃什麼,那是主人的情意。客人為主人穿上什麼,那是客人的情意。如果事事都要明白說破,那還有什麼情意?不如直接把價錢標在上面算了。
    我常常被問到老派有錢人和新富的人有什麼不同。
    一樣是錢,給人的感受不同。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8 17:08:27

    犬陣

    親愛的寶寶:
    賭錢賭輸的人,常會變得怪怪的。
    我爸爸以前一起打麻將的人里面,有一位是某個軍種的退役總司令。
    他家裡面養了四隻站起來和人一般高大的惡犬,我爸爸這些去他家打牌的客人抵達的時候,他當然會出來迎接,喝止這幾隻對客人流涎狂吠的惡犬。
    *
    等到晚上牌局結束,總懷念若是贏錢的,就當然好好的送客出門去。
    他若是輸錢呢,就默默推椅起身、自顧自上樓睡覺去了,任由客人自己摸黑步出庭院,受四隻被拴住的巨大惡犬千鈞一髮的噴沫圍攻。我爸爸這些客人就揣著贏來的錢,心驚膽戰的落荒逃出他家。
    *
    這世界是什麼樣的主人都有啊。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8 17:15:41

    夫人陣

    親愛的寶寶:
    賭錢賭輸的人,不一定會變怪,有時是他的太太會變得怪怪的。
    我爸爸以前一起打麻將的人里面,有一位是非常有錢的會計師,人也很瀟灑風趣,但是他的夫人,是一位奇人。
    我爸爸他們那時多半打的是應酬麻將。應酬麻將,很少讓男女客人同桌,大概桌上聊的話題也不一樣,社交場合也應該設男女之防,省得麻煩。
    *
    我爸爸和這位大會計師打牌時,有一苦處,就是會計師的夫人一定會搬一把椅子,坐在桌邊看男客人打牌。我可以想像這種好像有女老師在背後盯著你做功課的不自在。
    如果只是這樣,那這位太太也完全稱不上是奇人。她做的奇事是:如果當天她先生的手氣不好,一直輸錢,那等到一圈打完,男客們起身去廁所的空檔,她就出手把贏家抽屜裡金額最大的籌碼,移到她先生的抽屜裡去。
    *
    打算的人豈會胡塗到不知自己抽屜裡籌碼大概的數目,但應酬麻將首要不是玩錢,雖有輸贏,不能傷了和氣,所以遇上這等怪事,誰也不好說破。結果呢,以後男客到這會計師家打牌,若要去上廁所,一律把籌碼都裝進褲子口袋,免得發生尷尬的事,也算當時麻將一景。

  • eLeVen Y.

    eLeVen Y. (Never Let Me Go.) 2011-03-18 18:05:45

    LZ..我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想入手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8 18:51:20

    2011-03-18 18:05:45 eLeVen Y. (Never Let Me Go.)
    LZ..我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想入手了..


    ---------------------------------------------------------
    入吧入吧。這書不是快餐式的,很適合收藏。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台灣原版好。

    那個質量實在太正了。



    我買完有一天啊,寶寶 LA流浪記 說話之道 之後,想將他其他書全部入了。

  • 哆啦二默

    哆啦二默 (吃货的生活) 2011-03-18 19:10:00

    M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9 13:35:03

    有錢爸爸

    親愛的寶寶:
    好多人都想要有個有錢的爸爸,覺得這樣人生會很輕松。
    我想了一下我認識的人裡面,哪些人的爸爸是很有錢的,他們的人生輕鬆嗎?
    *
    嗯,很可惜的,情況和傳聞的不太一樣。
    *
    首先,要看這個有錢爸爸,對他的小孩是抱著什麼樣的期望。這個通常決定於這個爸爸有多有錢,以及,是哪一種有錢。
    *
    普通有錢的,大概期望也就普通些,小孩的日子也就好過一點。比方說,醫生、律師、明星,這一類靠著自己的『手工』賺到些錢的,他們大致上始終維持著一個『個人』的存在狀態,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把自己當成『帝王』,沒有認為『只要眼睛看得到的地主,都是必須征服佔領的地方』。
    這種爸爸,有錢程度有限,征討天下的野心有限,而且,他們賺錢的方法,必須不斷跟活生生的人接觸,他們因此得以常常維持在人的狀態,也比較難把其他人的臉都抹去,抹成一張一張鈔票,或 是經營報告上的一個一個數字。
    做這種有錢爸爸的小孩,也就比較有機會只被當成一般人看待,可以有自己的興趣、弱點、想法,可以把人生就只是當成人生而已。
    *
    至於一般人喜歡掛在嘴上講的:『真希望某某人是我爸爸。』那個某某人,通常是嚇死人的有錢,這種排行榜上前一百名的有錢爸爸,多半是帝王霸主型的人物了。
    在這些帝王眼中,很多仗是一定要打的、很多敵人一定要殲滅。在他們眼中,買東西的人並沒有五官或姓名,只是一個數字、一個造成他市場占有率往上或往下一點點的黑點。
    在他們眼中,小孩有時是『儲備幹部』、『接班人』、『儲君』。如果是這樣,小孩的日子就輕鬆不起來了。他在人生的某個階段,總會需要試著成就他父親的期望,也許讀書的時候,他可以撒一點野;也許畢業以後,還是可以閒晃一陣子,但大概就這樣了,他總有一天得接過父親的戰盔,上陣去衝殺。
    當然,這樣的小孩也可能敗下陣來,也可能輸到一無所有,但無論如何,那不會是一個輕松的人生。不會是一個可以『少奮鬥』的人生。
    *
    只要是背負著爸爸的期望,就很難輕鬆。做小孩的可以逃避這個期望、達不到這個期望,但不可能像個沒事人那樣,怡然自得的在自己的人生摸索。
    這樣的『儲君』,不能說不幸運、更不能說不過癮。他們能見識很多大場面、玩很高規格的遊戲,他們會被追著報導、能擁有很多東西、決定很多人的浮沉、被很多人羨慕一輩子。
    擁有這樣一個有錢爸爸,應該是很好的了。只是啊,我很在意的,在人生裡一個人摸索的、晃蕩的自由,不用規劃別人人生的自由,都會比較遙遠的事了。
    *
    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樂趣和痛苦,我只是告訴你這個『真希望某某人是我爸爸』的許愿,應該並不像傳說中那樣萬事如意罷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19 13:37:13

    寓言

    親愛的寶寶:
    寓言裡面說:
    螞蟻一直辛勤的儲存糧食,而蝴蝶只顧伸展美麗的翅膀,盡情的飛舞。
    冬天來了,螞蟻安然度過,蝴蝶就凍死了。
    寶寶,這個寓言,是在可憐蝴蝶?還是可憐螞蟻啊?

  • 大大媛

    大大媛 (平底鞋,偏执狂,宅女) 2011-03-19 13:52:06

    mark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20 12:33:11

    睡覺和工作

    親愛的寶寶:
    很多人算一算以後,驚嘆我們一輩子大概有整整二十幾年到三十幾年的時間,在睡覺。
    我不是很驚嘆這件事,睡覺本來就應該在生命占一大塊。我比較驚嘆的,是工作占我們一生的多少年。
    不但占去比睡覺更大的一塊,而且,幾乎還決定了我們人生的很多事;我們日子可以過多舒適,我們被人稱呼的頭銜,我們必須每天相處的一群人,我們必須聽命的人,我們日復一日的得意和失意,以及,說來還真過分,我們的自尊。
    睡覺才沒這麼多花樣,我們睡覺的姿勢不會印在名片上,我們才不必為了睡覺就要和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每天關在同一個房子裡,我們睡覺不用打卡、不睡覺也不用請假,我們沒聽說過,有誰睡覺結果把自尊也睡沒了。
    *
    工作占的比重,比睡覺嚇人太多了。
    世界上有這麼多人要工作,但聽起來會讓人嚮往的工作有幾種啊?
    睡覺多麼簡潔、多麼一視同仁;而工作多麼瑣碎、多麼歧視。
    *
    親愛的寶寶,我知道不是只有人要工作,有些螞蟻甲蟲也都一輩子忙到不行。但我很介意的,是工作變成了人生的最大一幕戲,在這幕戲之前的,都是為了這一幕做準備;在這幕戲之後的,都是這一幕殘餘的尾聲。
    不必搞成這樣吧。
    *
    我覺得學習是人生最有趣的事之一,學校就該是最享受學習的地方。結果呢,學校常常淪落成為師生一起憂慮學生畢業以後『有沒有前途』的地方。
    大人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有前途,必須有力賺很多錢,給孩子他們想像中最有用的教育。小孩從此衡量父母夠不夠盡力,父母以此衡量小孩夠不夠用心,工作的巨大影子,就這樣橫亙在我們人生的上空。
    *
    寶寶啊,這不對勁,應該改變。

  • 索菲亚

    索菲亚 (死如秋叶之静美) 2011-03-21 00:20:56

    m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21 13:00:46

    被看見被記得
    親愛的寶寶:
    有些疑問聽起來很天真,問出口,會讓人覺得裝腔作勢。但那些問題如果對我很重要的話,我還是會問的,但只問我信賴的人,免得對方噗哧一笑。
    *
    在一個很靠近我居住地點的小島上,我的朋友做了一個展覽,他邀了十八個很聰明的人,把這小島上已經荒廢的作戰碉堡,各自佈置成遠離戰爭、又充滿玄機的神秘場所。
    在其中一個幽暗的、被被種上了出奇巨大假花的碉堡裡,我問了我的朋友一個問題。
    『我的工作,追求的是被盡可能多的人看見。我們這邊的勝負,常常只是決定於這件事。雖然粗魯,但規則簡明。』我說。
    『那你這樣快樂嗎?』他問。
    『有時候。』我聳聳肩,『做得多了,總是比較容易遇上快樂的。』
    『什麼樣的快樂?』他問。
    『……有人為了對的原因喜歡你……』我想了一下。
    『就這樣?』
    『……如果一定要再多一點,在那個人的人生,留下一點點改變吧。』我說。
    『不能算是奢求啊!』他說。
    『那你呢?你們做藝術的人,要的時什麼?看藝術的人,比看電視的人少很多啊!』
    他的回答,比我想的快很多。
    『以我們想要的方式,被記得。』他說。
    『啊,要被記得嗎?這對做電視的人來說,算是很奢的奢求了。』
    我們還聊了些別的,但我最想問的問題已經問了。
    *
    一定要比較的話,我應該比他容易快樂吧。因為我比較像雜貨店的店員,每天都結賬。而他可能要等店都已經不在了,依賴某個他也不知道在哪裡的人,來替他結賬,就算他賺的比我多百倍,他恐怕也無從知道了。
    『那,你要被多少人喜歡,才夠呢?永遠都會有人比你得到更多人喜歡的。』他說。
    『我知道的,一個人可以被喜歡的量,恐怕是永無止境。只是,一個人能夠「感受」到的、被喜歡的量,是有限的。』我說。
    *
    我在這件事上,相信這個世紀的人,和與自己的小部落共居的穴居人,並沒有兩樣。
    大概就是你真正在乎的那幾個人、那兩個人、那一個人,能夠改變這世界對你的意義吧。
    如果那幾個人喜歡你、重視你,那其他的幾萬人、幾百萬人,他們喜不喜歡你,就是有關係的事。
    但如果你身邊的那幾個人、那一個人,改變心意不喜歡你了。那其他的幾萬人、幾百萬人都會化成稀薄的空氣,也許夠你維持淡淡的呼吸,但你很容易就忽略這空氣的存在了。
    *
    地球上出現過的大明星、大英雄,都一樣,能夠動搖他們根本的存在的,或鞏固他們根本的存在的,恐怕不是那麼幾個人。
    *
    但願我這樣的相信是成立的。要不然,虛榮就是真理了,貪婪就是生存之道了。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21 13:02:21

    稀有動物

    親愛的寶寶:
    有些記者把我當成電視圈的稀有動物來問問題,這時我會講不太出來。
    哪有熊貓一本正經在談生存之道的。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24 14:30:05

    蠢事

    親愛的寶寶:
    有一部很好看的卡通電影,講一隻海裡的小魚,被人抓回去養在魚缸裡,小魚好想念爸爸,爸爸也好想念小魚,父子兩個歷盡千辛萬苦,才終於又在大海裡團聚。
    這部電影拍得太感人了,看過電影的小孩都要求在家裡養一條同樣的小魚。
    結果,當然就有千萬條這種小魚被迫離開大海,和牠們的爸爸分開了啊。
    *
    還能有比這更蠢的事嗎?

  • 叫我小雲童鞋。

    叫我小雲童鞋。 (或許荒唐 。或許胡來 。) 2011-03-24 14:32:10

    打發時間

    親愛的寶寶:
    人類做很多事來打發時間,講電話、聊天、談論很多和自己一點也不相干的人的事。
    看起來,我們真的有好多時間需要打發喔,那我們為什麼還這麼努力的要再活久一點?
    寶寶啊,應該是:人生最令我們留戀的,往往是那些我們講再多也講不清楚的事吧。

  • 小呀嘛小二郎

    小呀嘛小二郎 (我有一只小毛驴 我从来也不骑) 2011-03-24 14:34:40

    我不是来看什么的,我是来翻页的

  • 小呀嘛小二郎

    小呀嘛小二郎 (我有一只小毛驴 我从来也不骑) 2011-03-24 14:34:49

    没有就再翻

  • 小呀嘛小二郎

    小呀嘛小二郎 (我有一只小毛驴 我从来也不骑) 2011-03-24 14:34:59

    翻翻翻

14136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手机扫描二维码,把小组装进口袋

↑回顶部